318国道穿贯“万里城墙(绿色城墙)”—一一齐岳山。我在苏马荡度假就住在齐岳山脚下。
  星期五下午,天气有点闷热,我下楼出去走走。我正好步行至318国道(1725km),它处在鄂渝两省重要经济连接带上,是“鄂渝生态走廊,宜万旅游驿站”。
  318国道马峰坳段两旁均匀排布着高大挺拔的云杉,云杉们争高直指,似乎就插入云霄中了,但最吸引眼球是云杉旁边的树桩盆景。
  顺着盆景走着看着,在国道的右侧有个偌大的庭院,院子大门用水泥构造成树枝,用“树枝”编识成大门,大门左侧奇石山镌刻“柏花园艺”四个大字,我好奇地走了进去,想欣赏里面更多盆景。
  “这里有人吗?”我大声问了问。
  “有事吗?老师(当地人对客人的尊称:老师)”正在凉棚躺椅上熟睡的园艺师应声我,分明听得出他被我的叫声刚惊醒的。
  “没什么,我随便看看,这盆景园好大好大,作品都是你制作的吗?这么好的作品应该获过不少奖吧?建这个园子花了多少钱?”我一连串的问题问得盆景制作人无法一一应答。
  “我叫马林,幸会!你坐嘛,坐下我们慢慢聊。”他起先坐着和我说话,后来他索性站起来了,边观看边介绍他的盆景。我才发现每一处盆景设计都用心良苦,整体设计巧夺天工,取势多样但又自然随意,有直干式、悬崖式、丛林式、斜曲式,高树与低树俯仰生姿,树木与山石巧妙配合,每一处细节中无不透露着精湛。
  盆景制作这不仅仅是技术,更是一项艺术。
  首先扑入我视野的神态各异的黑松盆景,黑松树皮呈鳞片状开裂,叶针形,两针一束;枝条横展,树姿苍劲古雅,看得我眼花缭乱。
  最大一棵黑松,颜色浓绿,形状奇异,好似一位笔挺的大将军,浑身上下长着又长又密的纤细的白色绒毛,仿佛刚刚打了一场胜仗,一副可以吓跑任何人的架式,立在那里,天不怕,地不怕。
  黑松附近还有好多盆劲松,大小不等,但棵棵松树都坚毅挺拔,造型俊秀雅致。马林还介绍树桩盆景知识:1.5米以上为景观树;80公分以下为中型盆景;40公分以下为小型盆景;20公分以下为微型盆景;10公分以下为掌上盆景。他指着劲松说:“这就是我在重庆市万州首届盆景奇石艺术节上获奖的作品。”《劲松》盆景获得了铜奖。他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份自豪,又是一份恬淡。
  我们继续向前走,他指着阴凉处放的几大盆万年红介绍,“这个你认识吧?它又叫年年红,颜色喜庆,名字吉祥,养这个花就图红红火火、大吉大利,在重庆市万州首届盆景奇石艺术节上,《万年红》盆景获得金奖。”
  听着他在盆景制作中取得的成就,我惊讶地问:“这其中肯定有诀窍吧?”。马林笑了,笑得很平静:“哪有,如果有,那只能说痴心、爱心和耐心”。
  他继续介绍,“培植一盆景至少要3-5年,有的需要10一30年才能成型,这个过程中,经历施肥、松土、浇水、除草、剪枝、打药。前期要在温室里培养,保持恒温,而温度和湿度根据树种确定。对待每一棵像抚养小孩一样,精心呵护,才能成才。”我深深慨叹:“是啊,没有耐心,怎待花开?”
  我们虽然素不相识,但他看我对盆景感兴趣,他又讲述自己对盆景的痴迷。他的老家在利川市南坪乡,他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人称他父亲为马老爷,马老爷子一手美术字誉名十里八村,无论谁家办婚丧喜事,都要请马老爷泼墨,做房屋,刻碑得请马老爷写美术字。他父亲闲暇时间喜欢侍弄盆栽树,有茶花树、紫薇、翠柏等。现在他的园里还有父亲留给马林的盆栽树种,马林接着用肯定的语气,这些遗产(观尝树)是不卖的。马老爷子一生养育二男二女,其中马林是大儿子。小时候特别淘气,上山控树桩、釆野果、捡山菌,下山打鱼摸虾,不过他幼小的心田里已经埋下了希望的种子:长大后侍弄花草制,像父亲一样也想能成为一个园林艺术达人。马老爷时刻没有放松管理与教育并希望他能成才成器,于是在后山石碑在刻下三个大字:“柏花园”,希望后代能在这方面有造诣。
  15岁的他初中毕业后,便四处找工作,80年代初,他聪明,机灵通过做肠衣生意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他开始收购树桩,买花卉,支花架,上山挖树都(树桩),圆他从小埋在心田的艺术之梦。
  1987年,他首先在谋道镇买地,然后投入修建楼房和盆景园,这个“柏花园”就建成了。
  1988年开始上山挖古树木,制作盆景。
  有一年冬天,天气特别寒冷,马林开着三轮车,带上锅盔(烧饼),用军用水壶装着开水,带上铁锹上齐岳山挖树桩,干了一整天,终于有了收获,树桩装了满满一车。因三轮车车斗小,树桩重,当三轮车行驶在大山拐弯处突然发生侧翻,连人带车翻在悬崖边,头部受伤,差点丢了性命。
  家人坚决反对马林从事树桩盆景事业,妻子发脾气说:“弄这玩意干啥,又不是没钱花,你那古董何时能换成钱?”马林听着一声不啃。事后依然坚持盆景创作。
  如果没有对盆景的痴迷,哪来的那份执着?他对盆景艺术的执着追求,他才没有放弃,才有今天的硕果累累。
  他的盆景艺术深深植根于土家族艺术土壤之中,他默默地与土家族人长期生活,真真切切地表现着土家族人的审美观和艺术魅力。土家族手工艺品各式各样,种类很多。所以他研制的盆景艺术风格多样,深受土族人的喜爱。
  他还说盆景艺术,它给人一个活动的天地,从事起来有兴趣,有投入就有产出,是一项有益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高雅活动。
  等听完他的讲述,已经是下午七点钟了,是呀!任何一种艺术,都需要有人用心投入,需要兴趣,需要痴迷,更需要耐心,需要脚踏实地才会创造奇迹。
  用心触摸真实生活,就会真正的感觉到,只有脚踏实地执着追求才是是真!盆景创作的阅历与历练赋予了他恬淡、从容、成熟的姿态,人在树中行,风定落花香,享受盆景成熟的美,那是经历了无数的春夏秋冬的执着与痴迷。
  
  2022年夏于苏马荡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