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么?
  浓郁的四溢酒香,嘈杂的鼎沸人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却见你步履蹒跚地被搀扶下山,落寞的背影渐渐地从我的目光中消失。
  在依稀梦幻中,你站在天阶石之上,立于苍穹之下,那里的视线会极度开阔吧?你的眼睛是否也如我初落之际,极度贪婪地享受威虎岭的博大之美?——远山、近树、临石、花开,脚下空谷中几条细密的雾霁,与苍穹下层次分明的白云,错落有致地落入你的仰望与鸟瞰,海市蜃楼般地惊艳了你终日乾乾的想象。
  你立于天阶石之上,那里,你伸手捕捉的是最接近天空的湛蓝,你的目光里有女作家帽檐边蝴蝶的恋停,有男作家酒杯相撞的酣畅。而我,只能在这一方禁锢的领域里,以一棵树木的形态,生发出许多奇思妙想。
  ——我就在你的怀抱里,你却感受不到我的温情。
  你由南向北,走过情人树的象征,越过夫妻崖的拟人,拜过地藏王的道场,爬上高高的大砬子,向北远望的时候,你说:“置身山巅,这一方小世界的净洁感,仿佛也是一种威压!”
  苍穹下之云白如絮,纷呈各态,此时你意象中白云背后的东北蓝,倒映着山谷底处的森林,仿佛是一处宁静的海。而你看到的真实的峭壁悬崖、深山峡谷,会是你意念里的极乐世界么?你驰骋于苍穹之下,天阶之上,畅游于宇宙之间,脱离了尘世的灵魂,在圣境下与天地融在一起。
  只是,你真的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吗?
  几世轮回的回眸,唤不醒你良人的心迹吗?
  我是鸿蒙初生时,朱雀自洪荒大野的不咸山衔来的一枚朱果,跌落于威虎岭夫妻崖。
  初萌,远古的讯息中传来了“玄鸟生商”的美丽传说,传说中,我找寻到你从封神之战的战场上空,尘埃飘扬中逃离的身影。
  你是弥勒寂灭后,留于燃灯的一枚菩提,在三千世界中,你穿越而来,跌伽于夫妻崖之上,我看着你,从春到夏,破土而出。
  时间轻薄,有雨自大唐而来,春日的思念连天碧绿,在斑驳的回忆中,我随着你“渤海臣唐”的诗句,与你踏入长安,惊扰了那场和爱情有关的长恨歌,那座澄澈而古老的城市,你用一枝云鬓花颜金步摇,划伤了我的婉约,那伤口处的暴力美学摄人心魄。
  我用冰冷的指尖,在千里江山图上,临摹出一幅古老的战场。一梦穿越千年,于伤口处睁开眼时,大唐盛世的琴棋书画诗酒花,一朝繁华,爱恨情仇中传播的野史,在离乱红尘中,一眼千年。
  自大唐而归,我沉寂于夫妻崖顶,你却转身而去。
  你的轮回由玄鸟捡拾而遗落的,每一颗朱果都会在红尘中辗转,跌落于天女裙裾,创造了一段历史,一个民族。
  人生蹉跎,你顺江流而下,平定三姓,创立国都。你的子孙踏马中原,入主关内,封禁了216年的龙兴之地。只有我,站在威虎岭夫妻崖之上,在红尘轮回的期盼中,沿着那一枚朱果里蕴藏的暗香,在流年的爱情岁月里,在沧桑间读一纸流年。
  轮回中真的泯灭了你的记忆吗?还是我的坚守令你懦弱地转身逃离,旬月后又再登天阶之石。
  你说,苍穹之下,天阶之上,你摸不到的湛蓝,只是一种向往,一个情怀。思想有多远,苍穹有多高。
  人类对苍穹之外,亦有着极向往的特殊的情结。从远古女娲补天开始。太多的情感,抛洒于苍穹之下,天阶之上,那一片领域,极美。人生亦如这一片真空,在熠熠生辉,爱是遇见,散是相爱。一别大地,红尘终远。
  苍穹之下,天阶之上。是一个令人生发敬畏之意的领域。是一个极具浪漫主义的位面。是一个放空自己的空间。是一个可以回首缅怀往事的维度。
  又是一个轮回,你走了,你归来,你归来,你走了,路线相同,感觉不一,来与去的思绪毕竟不同。
  来时你哭,归时你笑,或来时你笑,归时你哭,所有的来来去去都是强作欢颜,因为你所见不是熟知的红颜。你来,你往,在那个平行世界里,你是虚无?虚无是你?你是沙,还是光,你是芥子还是须弥。你是大,还是小,你是真还是假,你是刹那还是芳华,你是你,还是谁是你?
  身死道消后谁为我披那一缕蓑衣,谁会渡我过忘川,拾起与我的前缘,却终究是孟婆之后的滥觞。
  前世天注定,悲与喜风雨里,你身向何方?
  抵死缠绵比不过前世恩爱,看你那缕无奈我放手西归,回眸之处,可有我的爱情痴缠?
  苍穹之下,天阶之上。如何看透生命的本质?你说人世间是一场修行,无境中的小我,可得解脱,有境中的大我,以何解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我只能修自身,终落小乘。
  还会有下一场轮回吗,我却想携你逃离命运,却不能从命数中逃亡,我投向你强壮的胸膛,身后却响起凄婉的古埙。虎、豹、鹰、狐、蟾,围剿而来,就连地藏王也不能将你我救赎,从此冰封吧,将此身葬于漫山遍野的三月的冰凌花开,五月的杜鹃嘶鸣之中。
  于是,静默,相拥,圆寂。
  从此,威虎岭,夫妻崖,情人树。
  亦是刹那繁华!
  
  
  
  
  
  
  
  是你么?
  浓郁的四溢酒香,嘈杂的鼎沸人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却见你步履蹒跚地被搀扶下山,落寞的背影渐渐地从我的目光中消失。
  在依稀梦幻中,你站在天阶石之上,立于苍穹之下,那里的视线会极度开阔吧?你的眼睛是否也如我初落之际,极度贪婪地享受威虎岭的博大之美?——远山、近树、临石、花开,脚下空谷中几条细密的雾霁,与苍穹下层次分明的白云,错落有致地落入你的仰望与鸟瞰,海市蜃楼般地惊艳了你终日乾乾的想象。
  你立于天阶石之上,那里,你伸手捕捉的是最接近天空的湛蓝,你的目光里有女作家帽檐边蝴蝶的恋停,有男作家酒杯相撞的酣畅。而我,只能在这一方禁锢的领域里,以一棵树木的形态,生发出许多奇思妙想。
  ——我就在你的怀抱里,你却感受不到我的温情。
  你由南向北,走过情人树的象征,越过夫妻崖的拟人,拜过地藏王的道场,爬上高高的大砬子,向北远望的时候,你说:“置身山巅,这一方小世界的净洁感,仿佛也是一种威压!”
  苍穹下之云白如絮,纷呈各态,此时你意象中白云背后的东北蓝,倒映着山谷底处的森林,仿佛是一处宁静的海。而你看到的真实的峭壁悬崖、深山峡谷,会是你意念里的极乐世界么?你驰骋于苍穹之下,天阶之上,畅游于宇宙之间,脱离了尘世的灵魂,在圣境下与天地融在一起。
  只是,你真的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吗?
  几世轮回的回眸,唤不醒你良人的心迹吗?
  我是鸿蒙初生时,朱雀自洪荒大野的不咸山衔来的一枚朱果,跌落于威虎岭夫妻崖。
  初萌,远古的讯息中传来了“玄鸟生商”的美丽传说,传说中,我找寻到你从封神之战的战场上空,尘埃飘扬中逃离的身影。
  你是弥勒寂灭后,留于燃灯的一枚菩提,在三千世界中,你穿越而来,跌伽于夫妻崖之上,我看着你,从春到夏,破土而出。
  时间轻薄,有雨自大唐而来,春日的思念连天碧绿,在斑驳的回忆中,我随着你“渤海臣唐”的诗句,与你踏入长安,惊扰了那场和爱情有关的长恨歌,那座澄澈而古老的城市,你用一枝云鬓花颜金步摇,划伤了我的婉约,那伤口处的暴力美学摄人心魄。
  我用冰冷的指尖,在千里江山图上,临摹出一幅古老的战场。一梦穿越千年,于伤口处睁开眼时,大唐盛世的琴棋书画诗酒花,一朝繁华,爱恨情仇中传播的野史,在离乱红尘中,一眼千年。
  自大唐而归,我沉寂于夫妻崖顶,你却转身而去。
  你的轮回由玄鸟捡拾而遗落的,每一颗朱果都会在红尘中辗转,跌落于天女裙裾,创造了一段历史,一个民族。
  人生蹉跎,你顺江流而下,平定三姓,创立国都。你的子孙踏马中原,入主关内,封禁了216年的龙兴之地。只有我,站在威虎岭夫妻崖之上,在红尘轮回的期盼中,沿着那一枚朱果里蕴藏的暗香,在流年的爱情岁月里,在沧桑间读一纸流年。
  轮回中真的泯灭了你的记忆吗?还是我的坚守令你懦弱地转身逃离,旬月后又再登天阶之石。
  你说,苍穹之下,天阶之上,你摸不到的湛蓝,只是一种向往,一个情怀。思想有多远,苍穹有多高。
  人类对苍穹之外,亦有着极向往的特殊的情结。从远古女娲补天开始。太多的情感,抛洒于苍穹之下,天阶之上,那一片领域,极美。人生亦如这一片真空,在熠熠生辉,爱是遇见,散是相爱。一别大地,红尘终远。
  苍穹之下,天阶之上。是一个令人生发敬畏之意的领域。是一个极具浪漫主义的位面。是一个放空自己的空间。是一个可以回首缅怀往事的维度。
  又是一个轮回,你走了,你归来,你归来,你走了,路线相同,感觉不一,来与去的思绪毕竟不同。
  来时你哭,归时你笑,或来时你笑,归时你哭,所有的来来去去都是强作欢颜,因为你所见不是熟知的红颜。你来,你往,在那个平行世界里,你是虚无?虚无是你?你是沙,还是光,你是芥子还是须弥。你是大,还是小,你是真还是假,你是刹那还是芳华,你是你,还是谁是你?
  身死道消后谁为我披那一缕蓑衣,谁会渡我过忘川,拾起与我的前缘,却终究是孟婆之后的滥觞。
  前世天注定,悲与喜风雨里,你身向何方?
  抵死缠绵比不过前世恩爱,看你那缕无奈我放手西归,回眸之处,可有我的爱情痴缠?
  苍穹之下,天阶之上。如何看透生命的本质?你说人世间是一场修行,无境中的小我,可得解脱,有境中的大我,以何解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我只能修自身,终落小乘。
  还会有下一场轮回吗,我却想携你逃离命运,却不能从命数中逃亡,我投向你强壮的胸膛,身后却响起凄婉的古埙。虎、豹、鹰、狐、蟾,围剿而来,就连地藏王也不能将你我救赎,从此冰封吧,将此身葬于漫山遍野的三月的冰凌花开,五月的杜鹃嘶鸣之中。
  于是,静默,相拥,圆寂。
  从此,威虎岭,夫妻崖,情人树。
  亦是刹那繁华!
  
  
  是你么?
  浓郁的四溢酒香,嘈杂的鼎沸人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却见你步履蹒跚地被搀扶下山,落寞的背影渐渐地从我的目光中消失。
  在依稀梦幻中,你站在天阶石之上,立于苍穹之下,那里的视线会极度开阔吧?你的眼睛是否也如我初落之际,极度贪婪地享受威虎岭的博大之美?——远山、近树、临石、花开,脚下空谷中几条细密的雾霁,与苍穹下层次分明的白云,错落有致地落入你的仰望与鸟瞰,海市蜃楼般地惊艳了你终日乾乾的想象。
  你立于天阶石之上,那里,你伸手捕捉的是最接近天空的湛蓝,你的目光里有女作家帽檐边蝴蝶的恋停,有男作家酒杯相撞的酣畅。而我,只能在这一方禁锢的领域里,以一棵树木的形态,生发出许多奇思妙想。
  ——我就在你的怀抱里,你却感受不到我的温情。
  你由南向北,走过情人树的象征,越过夫妻崖的拟人,拜过地藏王的道场,爬上高高的大砬子,向北远望的时候,你说:“置身山巅,这一方小世界的净洁感,仿佛也是一种威压!”
  苍穹下之云白如絮,纷呈各态,此时你意象中白云背后的东北蓝,倒映着山谷底处的森林,仿佛是一处宁静的海。而你看到的真实的峭壁悬崖、深山峡谷,会是你意念里的极乐世界么?你驰骋于苍穹之下,天阶之上,畅游于宇宙之间,脱离了尘世的灵魂,在圣境下与天地融在一起。
  只是,你真的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吗?
  几世轮回的回眸,唤不醒你良人的心迹吗?
  我是鸿蒙初生时,朱雀自洪荒大野的不咸山衔来的一枚朱果,跌落于威虎岭夫妻崖。
  初萌,远古的讯息中传来了“玄鸟生商”的美丽传说,传说中,我找寻到你从封神之战的战场上空,尘埃飘扬中逃离的身影。
  你是弥勒寂灭后,留于燃灯的一枚菩提,在三千世界中,你穿越而来,跌伽于夫妻崖之上,我看着你,从春到夏,破土而出。
  时间轻薄,有雨自大唐而来,春日的思念连天碧绿,在斑驳的回忆中,我随着你“渤海臣唐”的诗句,与你踏入长安,惊扰了那场和爱情有关的长恨歌,那座澄澈而古老的城市,你用一枝云鬓花颜金步摇,划伤了我的婉约,那伤口处的暴力美学摄人心魄。
  我用冰冷的指尖,在千里江山图上,临摹出一幅古老的战场。一梦穿越千年,于伤口处睁开眼时,大唐盛世的琴棋书画诗酒花,一朝繁华,爱恨情仇中传播的野史,在离乱红尘中,一眼千年。
  自大唐而归,我沉寂于夫妻崖顶,你却转身而去。
  你的轮回由玄鸟捡拾而遗落的,每一颗朱果都会在红尘中辗转,跌落于天女裙裾,创造了一段历史,一个民族。
  人生蹉跎,你顺江流而下,平定三姓,创立国都。你的子孙踏马中原,入主关内,封禁了216年的龙兴之地。只有我,站在威虎岭夫妻崖之上,在红尘轮回的期盼中,沿着那一枚朱果里蕴藏的暗香,在流年的爱情岁月里,在沧桑间读一纸流年。
  轮回中真的泯灭了你的记忆吗?还是我的坚守令你懦弱地转身逃离,旬月后又再登天阶之石。
  你说,苍穹之下,天阶之上,你摸不到的湛蓝,只是一种向往,一个情怀。思想有多远,苍穹有多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