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实的事业是尊贵的,花的事业是甜美的;但是让我做叶的事业吧,叶是谦逊地、专心地垂着绿荫的。”
  这是泰戈尔的一句名言,却更像是玉田县绿城救援创始人丁伟民内心的真实写照。一座城市的美好与文明,离不开千千万万个甘当绿叶的人,而丁伟民和他的绿城救援,便是这万绿丛中一道极其靓丽的风景线。
  
  一
  
  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玉田县,北挽燕山,南瞻渤海,位于燕赵大地的东北部,是一座千年古县,春秋时期为无终国属地。
  回望玉田悠长的历史,县名便是义善美德的衍生。晋干宝《搜神记》中有“杨伯雍义浆济人,种石得玉”的传说,自此“伯雍种玉”成为玉田人代代相传的佳话,古麻山顶上续立于乾隆三年四月的“古人种玉处”碑,是铭记,更是一种弘扬和传承。
  玉田城西十五里,还矗立着一座金代石桥,相传为大学士杨采亭所建。杨采亭年老辞官还乡,为解决乡民们行路的艰苦,捐资在兰泉河上建了此桥。乡亲敬重他的义举,特将此桥定名为“彩亭桥”。
  风雨变迁近千载,种玉田上义善的传承从未间断。
  2008年,玉田县十三位农民兄弟远赴湖南郴州,踏雪履冰抢险救助,用大爱至善感动了13亿中国人。
  还有被网友们称为“唐山愚公”的94岁老人果让,号称“中国好人”、“快乐理发匠”的贾潮江……
  他们都是玉田人心中的榜样。
  
  二
  
  丁伟民,男,1977年12月,生于玉田县林头屯乡前户部庄村。他八岁的时候,举家搬到了玉田镇南关村。
  他长到一岁多,生母因病去世,不久继母陈玉凤嫁了进来。这次变故对弱小的丁伟民而言是异常的不幸,可他又是那么幸运地遇见了一位善良有爱的好继母。
  在丁伟民眼里,继母就如亲生母亲一般。即便后来又生下了妹妹,对他的爱也没有丝毫减损。
  继母的爱让丁伟民幸福快乐地成长着。他心里懂,也知道感恩,可到了青春期,叛逆却成了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让他身不由己。
  那时候他已经到镇里读初中了。他不太爱学习,老师的话往往是左耳听右耳冒。在教室里也坐不住,感觉椅子上生了刺儿。虽然他自己不惹祸,却因为讲义气好面子,一次次帮别人出头。现在想想,那时的他或许就已经有了某种侠义的潜质,只是太让老师们头疼,也让父母操碎了心。
  他已记不清继母因为自己往学校里跑了多少回。继母对老师们小心翼翼地陪笑脸,真诚地替他赔不是。可回到家,他一脸愧疚地垂着头,跟继母认错的时候,继母又是循循善诱,温和地跟他讲道理。正是继母的宽容和善良,才将他这匹桀骜的小野马又从悬崖边拽了回来。
  初中毕业后,丁伟民长成了个半大小伙儿,虽然身材不算强壮高大,腰板却挺直,加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浑身上下透着精神气儿。他也变得沉稳多了,开始思谋自己未来的方向。他打算去当兵了,想凭着自己这双脚,从这个有些闭塞的小城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部队这个更广阔、更充实的天地里锻造自己。
  1993年12月,一身崭新军装的丁伟民坐上了开往陕西的火车。在部队里经过两年多的磨练,1996年5月,他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可说到底,他也还是个十几岁的青葱少年,又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难免想家。那天,他在部队里犯了阑尾炎,疼得打滚,不得不去做手术;让他想不到的是,就在同一天,继母骑车驮着妹妹过南关铁道桥,一不小心被大拖拉机撞伤。
  娘俩真是连着心啊,在同一天承受着身心的痛苦,这让丁伟民更加相信命运,对生命也有了更深的思考和敬畏。
  1996年年底,丁伟民光荣退伍回到了玉田,被安排到路政部门工作,更激发出他对社会和家乡的责任感。他开始参加各种公益组织,于他这样一个有血性的北方汉子,加上当兵那几年的磨练,肩负起更大的使命似乎成了顺理成章。
  2017年5月4日,丁伟民联合多名爱心人士,成立了爱心公社,专门用于救助困难家庭。之后,他又成立了车辆救援队、蓝鹰突击队,实现多渠道为百姓服务。18年的5月4日,爱心公社正式在民政局注册,更名为玉田绿城社区服务中心,成了玉田县第一家有正规手续的民间公益组织,也是唯一一支省应急管理厅承认的防灾减灾社会力量。
  起这个名称,丁伟民有自己的考量。绿城,一座充满生命力和希望的城市,是祈愿,更是目标和追求。
  “作为一名普通人,能在工作之余为家乡为身边人做点事,心里特别满足,特别有成就感,希望我们玉田变成一座爱的城市。”
  说这话的时候,丁伟民那么真诚、自然。这也恰恰符合他的性格,他这人向来注重实干。
  一晃五年多的时光过去了,丁伟民还是像最初那样心怀火热和豪情,他看不得谁落难。正如他的微信签名:帮助别人,快乐自己。
  其实在绿城所有志愿者们的心里,早把能帮助别人当成是自己的快乐和福气了!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至。自18年注册以来,绿城救援队共有志愿者600多人,专门负责应急救援的有72人。
  五年来,他们共救助困难家庭、学生500余户;救助亏气、亏电车辆4200余辆;寻找失联老人和儿童200余人;溺水救助打捞35起;参与灭火行动30余次;参与精准扶贫活动150余次;组织各类志愿服务活动300余场。
  2020年春天新冠疫情肆虐,当时负责城内消杀的只有他们一支队伍。
  32名志愿者,每天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背几十斤重的药水和弥雾消杀机,转社区、转街道,从早到晚要走30000多步,工作达十五六个小时,一干就是38天。
  身畔是料峭的春寒,身上是淙淙的热汗,等汗落下去,又是两重天的冰火……
  防疫物资短缺的情况下,他们用热水、消毒液浸泡防护服;不能回家便住在绿城总部简易的彩钢房里,饿了啃面包、方便面,或者吃速冻饺子。
  可无论条件多艰苦,他们都说:“疫情不退,绿城不退。”
  
  三
  
  丁伟民习惯叫她“林西女孩儿”,说起他们的缘分,要追溯到四年前。
  第一次听说是通过朋友。小姑娘从小到大跟着姥姥,靠几亩田地维持生活,有空了姥姥就捡些废品补贴家用。小姑娘当时正上初中。
  那时的绿城也刚起步,丁伟民带着几个志愿者,拉着米、面、油,还有给女孩儿准备的几件衣裳和一袋学习用品。
  初见,女孩有些羞涩,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脑后垂着长长的马尾辫儿;个头挺高,长腿;眉毛生得浓密,衬得眼睛、鼻子和嘴略显秀气,给人一种清雅文静的感觉。
  老人看上去得有七十来岁了,满脑袋的白头发也在身后梳成一条短马尾,身材不高,略有些发胖。
  他们几个七手八脚把东西卸下来,放到柜子上,顺便问着娘俩的情况。老人很是有些过意不去,感激地拉着他的手,嘴里谢着,说着说着眼圈红了。
  丁伟民赶紧安慰老人,又从兜里掏出500元钱,塞到老人手里……接下来的每个学期,他都会提前把钱、物给娘俩送去。一来二去的,祖孙俩把他当成了亲人。
  2019年春天的某个上午,丁伟民正带着几个人在外面救援车辆,忽然接到了老人的电话,说有要紧事。丁伟民一听很着急,赶紧把手上的活转给同伴,心急火燎地赶过去。原来老人想跟他说个秘密,这秘密像根刺儿在她心上扎了十六年,想起来就疼,可现在瞒不下去了。
  随着老人的讲述,女孩的身世也被一点点揭开。
  女孩的父亲是迁安人,比她妈大十来岁。她妈初中一毕业就去外面打工,两人遇上了,渐渐走到一起。女孩出生不久,夫妻俩开始闹离婚。
  离婚当天回玉田的路上,女孩的母亲就出了车祸。老人就这么一个亲人,知道信儿后悲恸难当,哭着闹着非找女孩的父亲讨说法。那个前女婿当然不认账,一气之下老人把孩子抱回了玉田,不愿再见这个男人。
  然而小女孩还没上户口呢,眼看要上高中了,老人愁得睡不着觉。
  一听这情况,丁伟民也是又急又心疼,赶紧联系志愿者们,先找到玉田派出所,又通过玉田派出所找到迁安派出所,几经辗转,总算跟女孩的父亲联系上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交流,他决定亲自带着女孩和姥姥去认亲。为了避免尴尬,还悄悄做了安排,嘱咐那个父亲:见到她们娘俩啊,你可千万得亲热、得哭!
  女孩一下车,那个花白头发的父亲就喊着闺女迎了过去。快五十岁的人了,孑然一身,忽然有了这么大个女儿,能不激动!
  就这样,分别了十六年的父女俩终于相认,紧紧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看到这一幕,丁伟民也真是欣慰,他扯扯嘴角想笑,却不知啥时候,眼泪淌了出来。
  这一天是2019年的5月8日,丁伟民记着呢。
  
  四
  
  “当你在为别人付出的同时,其实,别人也一样在为你付出。”
  “你拿人家当亲人,人家一样拿你当亲人。”
  说起在河南抗洪抢险的经历,丁伟民感慨颇多。
  2021年7月20日,河南省很多地方遭了暴雨,街道上水流湍急,不仅冲毁数不清的车辆和树木,也摧垮好多建筑,连居民区都积了一层楼高的水。
  河南告急,丁伟民一样跟着心急如焚。
  7月21日早上,他召开绿城紧急动员会,决定兵分两路。一路是他精心筛选的,以丁振涛为领队的8名经验丰富、水性良好的救援队员,带上冲锋舟、船机、橡皮船、抽水机等救援设备,即刻出发。另一路暂时在后方待命。
  从21日下午1点到22日凌晨1点,经过12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到了郑州市的中牟县。形势严峻,救援刻不容缓。按照当地应急部门的安排,他们负责凤栖街被困人员的转移和物资运送。
  驾着冲锋舟,救援队员们一次次驶向居民区的楼口或者路旁的呼救者;一次次跳进没腰深的水里,躬身驮运着那些被吓坏了的孩子和花白头发的老人。
  让他们觉得无比惊险困难的,是救援那对母女。
  女孩长得比较胖,看上去有200来斤。洪水来了,母亲想拽住孩子,却被一起卷进了水里。漫漾的洪水冲撞着她们,娘俩又怕又呛,鼻子脸上都是血,眼看就被洪水冲走了,却也只能无助地挣扎、呼号。
  乍一发现,救援队员们也急坏了,开着冲锋舟一路飞过去,拦到了母女的前面。可汹涌的洪水哪肯善罢甘休啊,像猛兽般推搡着、冲撞着、咆哮着,让他们身不由己。一不小心,冲锋舟也被顶出了一道大口子,开始往里面漏水。情况万分危急,救援队员杜明晟毅然决然地跳进水里,一米八五的大个啊,瞬间就被吞没了,只有他身上那件红色的救生服和“绿城救援”四个大字,在一片昏汤飞沫儿间醒目着,浮浮沉沉……浮浮沉沉……向着母女俩一点点靠过去,几个人连拖带拽、连顶再扛,终于把母女俩救了起来,转移到安全地带。
  前方的灾情同样牵动着后方绿城人的心。仅仅不到两天的时间,他们就募集了一万多元的救灾物资。7月23日下午,第二路救援人员在丁伟民的带领下拉上物资,又急匆匆地上路了。
  从22日凌晨开始,绿城救援的志愿者们先后转战新乡、牧野、卫辉等地。至27日,20名救援队员共计救出老人、儿童、妇女、孕妇等落难人员2000余人。
  在绿城志愿者们无私无畏援助灾区的同时,灾区的百姓们也在用行动温暖回馈着他们。
  每次救援队员一上岸,百姓们就迎上前嘘寒问暖。颤巍巍的大爷推着车子,车上装的是西瓜和大饼;抱着矿泉水的大娘赶紧把盖子拧开,高高地举着,递到他们干裂的唇边。一家家几乎都是夫妻共同上阵,推着三轮车,就在岸上等着为志愿者们炒菜、做饭。一到晚上,他们又提前收拾好屋子,争着抢着让志愿者们住到自己家里。
  撤离灾区的最后一晚,丁伟民他们是在卫辉。当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完成任务后,他们成了最后一班岗。水忽然又上来了,可他们的救援艇已经装上了车。让丁伟民想不到的是,一人多深的水里,没一会哗哗啦啦一辆大装载机开了过来,一路劈波斩浪,愣是把他们几个端到了岸上。
  他们一上岸,岸边守着的百姓们欢呼着,有人递矿泉水,有人递煮熟了的玉米,还有人往手里递羊肉串儿……他们是大家的英雄!
  那种感觉没法形容,忽然就让丁伟民鼻子一酸,百感交集地落了泪。他觉得自己这千里迢迢跑过来,哪是在救助人家啊,分明是人家在无时无刻的救助自己,让自己不断净化,不断升华,为他们心甘情愿地抛开生死。
  想想自己从组建绿城那天起,每天吃着苦、受着累、搭着钱、冒着险,却又感觉这么做非常幸福,非常值得,或许也正是这种让他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情绪感染激励着他吧。
  
  从创办绿城到现在,近两千个日夜飞奔着走了。心怀一腔滚烫,一路披荆斩棘的丁伟民成了省、市优秀志愿者,最美玉田人。他的绿城也获奖无数,得到市县领导高度认可。就在前几天全市的防洪防汛演练中,还四次被市领导表扬呢。
  作为一个自发的民间公益组织,这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自豪的事啊。可无论走出去多远,达到一个怎样的高度,丁伟民都认为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一群人,一条心,一辈子,一件事,感动自己,影响他人,我们在一起,就会了不起。”
  这是绿城人的生命宣言,也是他们执着多年的追求。为了这份初心,不管背后是淌血流汗,还是吃苦受累,都值得。
  绿树成荫,众志成城。
  丁伟民和他的队员们甘心就做那一片片叶子,绿得鲜亮,绿得生动,以勃勃生机装点玉田这座小城。他们坚信,用不了多久,这里将成为一片文明、和谐的大森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