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谁,在什么时候,都需要有一股精神力量来支撑当时的生活。
  
   一
  这天,农活干完,我忙三火四地往家赶。隔壁余妹,在半路将我拦住,要与我闲扯八卦。我没停下脚步径直走,她问,急的啥名堂?我故作神秘:“回到家才有网,我要在我的一块小田地里,干我的私人行当。”
   她疑惑不解地看着我:“怎么回事,听不懂。”我微微一笑,也觉得她能听懂才怪,不过还是回了声:“就是我近年加入了一个文学网站,这里是练笔写文的好地方,我在这里得花些时间”。她愣愣地、像是在看怪物似地看着我走远。
  其实,我就是一插田种地的农民,没读多少书,文化底子薄,根本就不懂什么文字文学。说练笔写文,也就是老鼠爬秤钩——自称自的一种自我嘲笑,找找自我陶醉的感觉。之所以喜欢这样做,完全是为了给寂寞的心灵找个安放之处,让空虚的灵魂有个归宿,让一直心灵贫困的我,找回一些自信,让自己的精神状态渐渐好起来。我个人觉得,一个人,在需要物质生活的同时,也必须有属于自己的精神生活。现在的我,就与有的人爱钓鱼、有的人爱赛车、有的人爱跳舞、有的人爱弹琴、有的人爱打牌一样,我就爱猪鼻子插葱——装象,冒充文人这个行当。我在最近几年像是着了魔,喜欢在网上写些不叫诗的诗,写些称不上文的文,且一发不可收拾,每天乐此不疲,像受了蛊毒,越陷越深。戒不掉了,也没打算戒,还想继续疯癫下去!
  自从爱好文字游戏后,我感觉比以前更会说话,更懂他人了。看周围的人越来越顺眼,所做的事情也越来越顺心,精神面貌也好了很多,更加明白人要明事理,常感恩。我知道舞文弄墨不比插田种地,脑力劳动的强度比体力劳动的强度,往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横撇竖捺、阴阳上去等认识汉字的基本功不到位,就弄不懂句子中的标点符号、语法修辞等基本技巧,也弄不懂写诗写文该如何谋篇布局,更弄不懂文中的意境与内涵,更抓不住读者的心了。我只是为了自己的一份爱好,从没有想过要出人头地、当什么诗人或者作家。没事的时候,开开心心地利用分秒,时常慢慢琢磨慢慢啃。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也有颜如玉,陶醉在自己的小小区域,耕耘自己的小田地,就足够。
  
   二
  我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娘家是,婆家也是。我在田地里已经苦苦经营了大半辈子。田地里耕耘,老百姓都知道,若是风调雨顺还好,一份耕耘还能有一份收获。若遇到老天爷耍脾气,它会颠覆你对“人勤地不懒,秋后粮满仓”的认知,如果突然来个暴风雨,来个洪水猛兽,有可能将已经到手的农作物毁于一旦,辛苦劳动几个月或者几年的成果,它只需几个小时或者几分钟,秒变穷光蛋,甚至还背上巨额债务。如果来上数十日的持续高温,将即将成熟的作物直接灼烧、烤熟,必定会造成严重减产。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百姓往往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欲哭无泪的滋味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真懂。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不去劳动,不去耕种,就连一丁点希望都不会有。人,靠希望才有活路;心,怀希望才有坚持。心中有阳光,不怕黑暗使坏。在苦涩的生活中,记住给自己加块糖,让糟糕的心情变得舒畅,路也会随着变顺畅。
  其实耕耘,不单单只是针对农民,工人是如此,科技工作者是如此,文化工作者也是如此,保家卫国的军人更是如此,只是分工不一样而已。每一种劳动都是一种前进的力量,不同的劳动流着相同的汗水,相同的汗水怀着不同的希望,揣着各自的梦想,都是为了创造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构筑和谐人生。
  
   三
  我五十岁后才重新拿笔写诗写文,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有些厚。开始不少人笑话我,说我老了老了还发神经,做些不切实际的梦,年轻时干嘛去了。我心说: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年龄不是问题,可悲的是浑浑噩噩地等老等死。我知道,我明白得确实有些晚了,但迟到了总比永远缺席、永不醒来的好!因此,我的脸皮不得不厚一些,即使是无盐无油的诗文,我也是鼓起勇气往各个群里发,相信总会有人指点一二。许多时候,居然还有人点赞,嘿嘿,甭管他人是出于什么心思给我点赞,我的心情都会变的超好,就当是善意的谎言吧,我也当感激不尽。见他人写得杠杠的绝诗律诗,我也照葫芦画瓢学着写。有好心老师告诉我,何处当仄,何处应平,这里几个字改成什么字,会更好,有老师说了,我怀着感恩的心仔细琢磨。刚开始,他们说的“仄”和“平”,我根本就不懂是咋回事,常常质疑一些古人真是没事干,还弄出什么平水韵、词林正韵等,现代人还整出一套中华通韵中华新韵,把我们这些没水平的人懵得云里雾里,晕头转向。反正我开始是不管韵不韵,平不平,仄不仄的,先就写大白话的顺口溜,写了就往群里发。
  一次,有人写【喝火令】的词牌诗,我从来没见过,觉得很是稀奇,便在几百人的群里认真地问:既然有“喝火令”,是不是还有“喝水令”?当即有不少人笑侃逗乐,说还有“喝粥令”“喝汤令”“喝茶令”,甚至有人说还有“喝药令”,一下子,因为我的文学无知将群里的气氛给调动起来了!嗨,我才不管别人笑不笑呢,我本就是打赤脚的泥腿子,对文学知识几乎就是空白。也管不了那些大咖们怎么看我,同在一个群,彼此就是平等,我相信,有文化的人大都有很高涵养。正因为我不懂,才请教才学嘛!
  我就在这些写文吟诗群里,晃来晃去。他们一般都很低调,正能量足。渐渐感觉,我受了他们的影响,我做人的素质在不断提高中,写诗写文在不断进步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拿笔发抖的手,不再发抖。忘记了的字也记起了很多,读书时读过的知识也记起了不少。练笔写文时,上下句子也能逐渐连贯一些了,也开始学着用修辞手法,琢磨文章的意境和内涵。虽然比那些作家诗人还差十万八千里,但起码每天都在进步中,自我感觉比刚开始强了千倍万倍。
  我是农民的身份,在网上是公开的。曾有好心人劝我,说写简介时,不要写是农民,免得别人看不起。这个好心的建议,我一直没有采纳。我心想,看不起农民的人,只能证明他的人品有问题;我若以假面具识人,也证明了我的虚荣心太强,人品也有问题。我虽是农村女子,也当光明磊落,身为农民,我没必要自卑,相反,我代表了生活在底层的草根,当高兴才是!
  
   四
  我这个农民,飘来飘去,居然还飘到了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刚注册成功那会儿,几晚上兴奋得睡不着觉,全身心都是轻飘飘的。点击里面的文,里面居然有写长篇小说的大咖,还有连载小说的作者,写剧本的、写小品、写诗写词写曲的等等,都是大咖级别的作者,水平都特别高,有些实在太深奥,我根本就看不懂,更不用说能理解了。我的天啦!我也太幸运了吧,居然和这些国内外的文学佼佼者同在一个屋檐下,我有如获至宝、久旱逢甘霖的感觉。当即决定,再也不东游西荡,就在这里安家,认真学习。我虽然不敢有当作家当诗人的梦,但起码能够陶冶自己的情操,长人生的智慧,提高自己的修养与品味。经常看他们的文,看编者按,看他人的评论,通过自己认真思考,多问几个为什么。在这种环境下,耳濡目染,近赤者红,想不进步都难。我相信,在这里,我的水平肯定会有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我的这份自信,并不是想当然,是有底气有根据的。江山文学网站有我的文学启蒙恩师黄金山老师,虽然与他不在同一个社团,但同在一个网站,他写的文,我随时可以点开学习。平时有看不懂的,可以及时向他请教,黄老师从来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些年,他一直都是免费给我补习文学知识,他的人品我信得过,他的写作水平在江山文学网站来说,是佼佼者,更重要的是,他每天坚持写作的精神时刻激励着我,让我不能懈怠。我写的文,黄老师每次都是从鼓励的角度出发,首先给我肯定,然后指出不足,他当文学是他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怎么忙,他是每天必写几千上万字的文,他是各个体裁都有研究,写作很内行。他是真正热爱文学给我帮助最大的好老师。
  
   五
  如果说加入江山,我找到了家,那么我加入东篱社团,便觉得找对了自己的房间。这是一个非常团结友爱、积极上进的团体。他们从来不拿有色眼镜看我,相反,他们还时刻鼓励我帮助我。将我的文加以修改润色,非常中肯地提出修改意见,我每天都在感动中度过。本社团里的老师,整体写作水平都比较高,投稿的文,各编辑会认真对待每一位作者,写出的评论也都是从文中内容出发,给予肯定的同时也会给出我些小小建议。
  我在东篱社团,压力还是很大的,就怕给社团拉太多的后腿。但是,又一想,水因受阻而出声,人因有压力才产生动力。为了对得起未来的自己,面对抉择,必须坚定信心不彷徨;努力学习,昂首闊步大胆往前走;坚持练笔,力争不要掉队太远。
  社长怀才老师的写作水平,毫无疑问是一流,每个月他写的文最多,获得的精品数绝品数也最多。他为了提高社团其他成员的写作水平,他是不遗余力的给予点评、指导。他以身作则,时刻号召社员多看多写多练。我觉得他是百事通,啥也难不倒他,不知道他大脑里的知识库怎么就那么强大,如此多的知识是怎么装下的。副社长李湘莉老师的写作水平也是杠杠的,她的文字非常优美,遣词造句的能力非一般人所及,还有副社长鸿雁南飞老师,总编琳达如菊老师,还有枫桦老师,白玄老师,罗莲香老师,雪胎梅骨老师,天方夜谭老师等等,都是社团写文的高手,我是望尘莫及,他们要么因为工作忙,没时间动笔写文,但只要动笔就是成功的精品文。我在这里,每天如获至宝一般,日夜不睡都有看不完学不完的知识。我当自己已经掉进了知识宝库,就看我如何把握了。社团里每天都有精彩的文章出现,时刻让我的大脑处于兴奋状态,不能自拔。
  感谢网络平台,感谢江山,感谢东篱,感谢所有帮助我的老师和朋友,是你们给了我学习成长的机会,让我结识的这么多正能量的老师。我失去得太多,觉醒得太晚,我只有在自己狭小的田地里,更加勤奋努力地耕耘,争取不断进步,写出更美的文字来报答这些帮助过我的老师与朋友。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