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去过中国大东北的人,听说过那里冰天雪地、气候非常寒冷,想当然夏天时也一定清凉舒爽,不像南方那样闷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其实错了,北方的冬天尽管很冷,但夏天也很热烈,尽管没有南方“四大火炉”那样赤日炎炎、热浪似火的执着,但直射北回归线的阳光,亦然不可小觑,照到东北时依然也很毒辣,气温有时飙升到摄氏三十几度,同样令北方人大不爽。各机关商场、学校家庭等也会采取一些相应防暑降温的措施,有条件的启动空调,搞一些抗署福利等。
  水是大自然对人类最为慷慨的恩赐,人类无时无刻都离不开水,不单单是生存和生命,生活质量与生命乐趣上,水同样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夏天,一湾清水,就是理想的消暑纳凉之所,是人们心心向往的地方,也是一城一地最美丽的风景区。水边清风习习,碧草绿树,阳光沙滩,鱼跃鸟飞,天地自然多灵秀,水汽云天共氤氲。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海滨之城,都是最适合人类宜居的地方,这些地方,相对气候温和,冬暖夏凉。水泽万物,水通万国,自然地理条件得天独厚。占地球表面积达百分之七十一的水,形成了众多的大海、大洋,起源了生物及生命,是地球万物不可或缺的保障。物华天宝,风光旖旎,物候的适宜加之资源丰富,这一切皆因为有水。
  至于内陆,人们仍然喜欢依靠大河大泽。统观全世界人类,多少人口密集而著名的大都市,无不崛起于水之畔,后历经岁月演绎,逐步成为人类生活与活动的重要中心。
  我居住的北方鹤城,就紧靠一条古老的嫩江,也许是因先有了嫩江而成就美丽的鹤城,也许是鹤城的美丽反过来又装点了嫩江多娇。江与城有着化不开的情缘,人与水有着讲不完的故事,他们共同制造出一道风景线,靓丽着北方的夏天。
  亘古大嫩江之水湾过鹤城后,奔涌南去,同时遗下一些灵气,养育了万千子民。这是一条大义的江、英雄的江、北方民族自古崇拜而通灵的江。大江源自莽莽大兴安岭,雄山霸气而又钟灵毓秀,而日夜奔腾不息的江水,带着北方大山的狂野,带着原始森林的清韵,一路千回百转,招河纳溪,浩浩荡荡地奔流向前,并播下众多湖泊和沼泽后,在哈尔滨以西的肇源三岔河与松花江南源会合,共同东流入黑龙江。这套水系是广阔松嫩平原上的生命河,也是北方古老土著民族的母亲河。自古嫩江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黑土地的大画布上,尽情描绘一幅幅壮丽的画卷,春夏秋冬,风光无限,城乡田野,荫惠万民。
  苍茫宇宙,地球是生命的唯一,天地万古,人类在宇宙最为幸运。自然造化,人类未出现以前,大江大河即睿智的为人类打好基础。大嫩江,历经亿万年的岁月,造就茫茫无际的黑土大原,埋下丰富的宝藏,成就了今天令国人非常骄傲的北大粮仓。草原、湿地、风雪云雨,共同演绎着这方沃土上的生物多样性;阳光、水土、冷暖枯荣,演化和积攒下最富饶的财富,以供人类生活。只一个大庆石油,即挺起了共和国的脊梁。
  中国近代史上,嫩江是英雄的大江,嫩江水哺育的北方儿女,是英勇无畏的人民。当年日寇侵犯中国,意欲先霸占东北,再吞并全国。而打响“中国抗战第一枪”的地方,即在鹤城的江桥。而今,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中华儿女鲜血染红的江水也已东流,大江东去,浪淘尽,多少千古风流人物。嫩江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先烈们拼命守护的这方热土,及他们舍身保卫的嫩江,赢得了太平盛世,福泽下新时代的鹤城新人。他们更爱嫩江,更爱黑土,年年夏天,把嫩江打扮得更加美丽、更加迷人。
  盛夏的高温,酷热难当,江畔水边自然就成了人们消暑游玩的首选。或单位或团体或全家或个人,有坐公交有开车自驾,寻得宽馀日,相聚在江边。垂钓、玩水、进行野餐,享受夏日的清凉;游泳、弄船、举行联欢,寻趣江野大自然。徐徐江风吹散心头的浮躁,浩浩江水洗去灵魂的污浊,满眼的绿碧,使人宽心放松,大江的情趣,使人神清气爽,心灵得以净化,神魂有了皈依,压力得到释放,身体补能充电。盛夏时节的江边一聚,确是人生一大快事。
  会游泳的人,难得北方之夏短暂的黄金时段,当然不会放过展示自我的机会。下到大江中,到中流击水,浪遏搏技。大江中游泳可不比泳池,体质、技术必须全过硬。滚滚的江水,有一股强大的推力,汹涌的激流,有把一切卷入江底的危险,这些都是个人之力难以抗拒的,所以横渡大江者,必须借势借力,大斜度顺流而渡江,当然还必须做好安全保护措施。
  北方人多是“旱鸭子”,但也不乏游泳高手,人在江水中,远远看去,只露出一个个头颅,他们更是龙的传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身后各拖一块醒目的泡沫或一捆鲜艳的空塑料瓶,为的是以防万一。两者一前一后,保持着距离,但都飘飘悠悠、摇摇晃晃,随着波浪上下起浮,随着急流越游越远,仿佛消失在天际的白云里。
  这是强者的风范,是勇敢者的表现,“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岸边观看的人,无不喝彩,无不羡慕,无不激情澎湃。我自信水性还不错,跃跃欲试,终没敢越过政府部门以绳索和浮球设置的警戒线,怕体力不支。即使这样,已令朋友们羡慕不已,投来很多赞许的目光。
  大江中游泳极具挑战性,使人身心畅快淋漓不说,更能体会出人世沉浮,与搏击潮流而赢得人生的感触。自然就是人生的大课堂,我们人类生存的的本领,无不源自千万年来与大自然相依相抗的生存斗争。
  那些不谙游泳的人,则高挽裤管,赤足在沙滩上、在浅水区游涉。松软、洁净、而又舒适的沙滩,如床如毯;柔滑、亲切而又清爽的江水,似情似意。沙滩的质感按摩着足底的穴道,把无限的舒爽传进大脑,兴奋着情绪。流水的沁润慰抚着肌肤,大自然的灵力充盈到全身,心情有说不出的舒畅,情绪有无限的放松。这对于久居高楼,和常年正襟危坐办公室的人,是多么大的诱惑和迷恋。清风水汽,涉足生情,无不欣慰着人们的心境,自然野趣,触景有爱,更彰显着作为人的快乐和意义。
  天地自由,自然自由,在这里你可以无所顾忌地脱去西装革履,可以无拘无束的放下伪装和矜持,半赤身裸体,半返璞归真,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原形尽情毕露。江、水、大自然激发人们童心不泯,风、光,大江情促使人人自由平等,共同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任意而为,大口呼吸,无拘无束,又心宽体泰。唯此时此地可尽情而放松,在彼时彼地均不可求多得。况且新时代的年轻人,也巴不得有机会展示自我,靓丽人生。
  这就是北方的嫩江,这就是嫩江之夏江边的风景,无限美丽,无限惬意,无限彰显盛世太平。
  一座座简易帐篷,搭满江畔、树下,一个个五颜六色的伞盖,立在沙滩、水边,与其说是为了隐秘最后的隐私,不如说为的是遮阳避暑。华盖下,有人聚餐,有人歇息,有人举杯小酌,有人嬉笑聊天,男女老少,大多席地而坐,让肌肤零距离的接地气。更有甚者,身挂一片遮羞布,或在浅水中嬉戏,或平躺于沙滩上观天,让下肢浸泡到江水中,任凭阳光江风抚摸,任凭波浪江水冲洗,唯此方感真正融入了自然,与大江进行了心灵的对话。
  中国人在礼仪上有着不成文的潜规则,说是“有礼的街道,无礼的河道”。意思是街道无礼不足以文明,河道在野,水边营生之人,讲究不得衣冠风纪,哪怕走光露丑也不必细究,大家心照不宣,见惯不怪。
  圣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乐水之人,不仅仅为了纳凉消暑,水浩浩荡荡,荡涤无涯,能激发出人的雄心;水奔流不息,大度包容,能影响人的情绪。水洗涤灵魂教人以忍耐和自由,水启迪智慧可解放人的思想,开拓视野。
  有人说,“荡舟在湖,玩艇在江”。碧波荡漾的小湖上,一叶画舟,一对情人,漫舟摇浆,醉心绿水,看岸柳婆娑,寻芦丛探幽,比似鸳鸯戏水,赏目荷红叶碧,一湖的优雅与浪漫,一怀的甜心和情调。而大江大河,则激流翻滚,波涛涌浪,水阔天空之间,潜龙腾蛟。游江的人,志在广阔和狂野,追求的不再是清雅与静娴。驾一艘极速快艇,以极限的速度或顺水或逆流,如骏马飞驰,似凌波微步,乘风破浪,直挂云帆,千重波浪等闲过,万类江天竞自由。飞溅的水花是撒下的激情宣言,隆隆的声响是唱出的豪迈音符。追风的速度,畅快淋漓,一往无前疾驶,展现出勇者的风度,观者心情激动,驾者万丈豪情。
  大嫩江呵护着鹤城,鹤城人热爱嫩江,江带湖泽,湖助江威,江和湖共同成就了鹤城的美丽。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形成完美的统一体,为夏季天时水边的风景,提供了地利与人和。
  嫩江流经鹤城一侧时,分一支秀水入城为湖,湖上修月桥精岛,建亭台楼阁,很早即规划成城中公园。园里广植花草树木,水上添置画舫小舟,高望古建筑倒影,低闻花香荷气。小湖与嫩江一堤之隔,同气连枝,这一动一静的两水,犹如英雄与美人。堤外大江上,摩托快艇唱响着豪迈的时代强音,天地间展现自然的狂野,堤内,湖光山色,亭台水榭,小船悠悠,情侣切切,一派太平盛世的祥和。
  天地悠悠,宇宙永恒,北国之夏,年复一年。北方的嫩江,北方的鹤城,北方的黑土地,北方的人民,组成北方盛夏水边永远的风景,永远装点着北方的大好河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