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红的七月火红的心
  七月,家乡那条弯弯的小河,流淌着爱的源泉。拥抱父辈的大爱,脚踩缤纷的沃土,金湖我们在赶超中,写下了幸福的诗篇。农民的我,追赶时代的时速,用一颗澎湃的心愿,耕耘在字里行间的飞跃。
  把什么给你?我的父辈,行医卖药手捧吃饭的碗,追求更大的舞台,去演绎心中的憧憬。池塘边,聆听蛙声一片,荷香舞动,在风吹的飘逸中,醉了、醉了乡下人的忙碌。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的宽泛的典故、没有拘谨的韵律,在一腔热血的澎湃中,把爱书写成新生活的浪花朵朵。
  老家的后菜园里,春、夏、秋、冬缔结出四季的丰硕,仿佛就是一篇篇激动人心的佳作。我,没有理由退宿;我,没有理由畏惧;我,没有理由恐慌,在滚烫的爱恋中,写下《红船颂》诗歌集。冠名,是在借船出海的指点中,把爱再度诠释。
  无限风景,陇上播种。字里行间的绘画,一幅幅人间仙境,是美的绽放;是爱的传递;是幸福的流淌,更是一张新时代的美丽画卷。七月的金湖,莲花异彩绽放,火红心愿,把一本诗歌集《红船颂》送给父辈惠存雅正,是心愿更是向父辈的汇报。
  深知在跨行的行走中,没有渊博的艺术功底,怎能有一席之地的容身。喜好与痴迷、执着与攀越、忘我与笃定,把心中的行走历程,用词汇与灵性组合成一首首喜闻乐见的诗篇,田头地间的传唱。或许,能成为一首首脍炙人口的传说;或许,能在梦寐以求的诗词殿堂上演绎;或许,能登上诗词殿堂的客座领奖。或许,或许……
  七月,火红的温度,润泽着懵懂的心房,把激情四射的七月,在诗词歌赋的创作中;在红红火火的炙热里;在骄阳似火的感召下,在文章的通透性、诗词的格律性、小说的情节中,满满的火热!
  一本《红船颂》诗歌集,是农民对新生活的深情厚爱;是农民对党的无限热情;是农民对新生活的狂热追求。把爱奉献给党;把爱奉献给祖国;把爱奉献给人民。一颗颗爱的种子,在希望的田园,生根开花。
  都市的舞台,诗歌的翅膀,能不能飞翔?在问自己的能量?把飞的欲望系上腾飞的翅,爱,在梦想中为腾飞的起航。
  家乡那条弯弯的小路,承载着祖祖辈辈的重托。前行的脚步,要紧紧踩稳。潮流涌动,把对诗词的那份执着的爱,嫁接在追赶时代的快车上,我们没有理由,不为前人前行的脚印而感到深的敬仰。《红船颂》在百花园的争奇斗艳中,独领风骚。是时代的潮流;是新生活的放飞;是感恩的回馈。
  行医卖药的一往情深,深深地烙下了少年的志向烙印。当有一天,能站在人民大会堂的领奖的舞台,心花怒放;当有一天,能站在南京的国际会展中心开展《红船颂》新书推介会的时候;当有一天我们收到来自北京全国大赛获奖的信函。农民的我,心潮澎湃。把七月的火辣,写进追赶的时速。把七月的执着,绘就一泻千里的奔放。把七月的辉煌,刻录在阳光明媚的画卷里。我们面朝阳光,追赶时代的节拍,一支沾满泥土的笔,在勤勉中,耕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