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见我办公室没有一盆绿植,心生佳意,赶忙从自家抱来两盆绿萝,一并摆放到办公室的文件柜顶上。
  这两盆绿萝,犹如两道绿瀑,条条藤蔓纠结缠绕,缀满浓绿的心形叶片,从柜顶一泻而下,看起来是既打眼又精神。朋友告我,绿萝喜水、喜阴,好养活,平常也不必过多打理,只需定期补足水分即可。
  因有它们的存在,瞬间,办公室里注入了一股生机与活力,似乎,连凝滞而沉闷的空气也由此变得活泼灵动起来。当工作疲累、眼睛发酸之际,不经意的一抬头,那多情的绿呀,好似心心相映的故人,兀然闯进眼眸,心儿也跟着沉醉不已……据说,绿色是最解乏的一种颜色,目光所至,眼里的每一根神经,仿佛都连连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获得了短暂的歇息。
  绿萝有意,人自多情。每过一段时间,我都会手提水壶,脚踩矮凳,拨开绿萝浓密的叶,耐心浇灌它们。伴随一股清流缓缓倾进花盆,我仿佛听到绿萝发达的根系正在“滋滋”吸水的声音,就像一个饥渴的婴孩贪婪而津津有味地吮吸着母亲的乳液。有了水的滋润,绿萝的每一片叶子仿佛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又像刚刚沐浴过一样,轻展腰身,轻舒叶脉,郁郁葱葱,卓然而立……
  时光如纸,一页一页翻薄,两盆绿萝也伴我匆匆走过数个春秋。每每看着它们在主人的悉心呵护下,“发辫”愈发浓密而修长,绿叶愈发葱茏而茂盛,于心中自然生出种种莫名的感动。之前,对于“生生不息”这个词,唯知其音其义,并无多少深切的感受,而今,却以肉眼可见的知觉,终于洞见生命的密码——生生不息,是生命的延展与生长,是精神的蔓延与永不衰竭,是世间最激荡人心的力量!
  然而,随着我搬离这间办公室,不知什么原因,两盆绿萝勃发的生命力仿佛被人活生生掐断,渐渐生出萎靡之态,就连那些绿叶也日渐枯黄,一片一片地,从长长的藤蔓上颓然掉落。失去绿叶的衬托,那些细细的藤蔓,光秃秃的,犹似一条条僵直的长蛇,再也看不出任何生命迹象。
  也曾请教养花高手,或在网络上查阅资料,有人说,绿萝不能接受阳光直射,或许是太阳晒多了吧?也有人说,估计是绿萝缺少营养,急需补充养分。然而,即便把两盆绿萝搬离阳光直射的地方,又给它们补充了营养液,却始终不见好转,反而叶片越发脱落得厉害。未几,曾经墨绿而肥硕的叶片掉落殆尽,两盆花也处于濒死的状态。
  花草无语,不能称病,空让疼爱它的主人束手无策。心痛之余,用剪刀一一剪断缠绕如麻的条条枯藤,只留下尚残存着数枚叶片的几小截青藤,期望着,经过删繁就简之后,它们能逐渐挣脱死亡的纠缠,继续还我以一片葱茏绿意。
  也许,花草有灵,实在不忍辜负主人的殷切美意,时过数月,离根不远的几条藤蔓竟然逐渐翻出浓绿,且生出数片娇嫩的新叶。我知道,它们终归是以顽强的毅力挣离死亡的重重羁绊,再次迸发出了一股生生不息的力量!我不禁由衷感喟时光的无私馈赠,感慨生命的倔强与韧性——只要岁月不老,只要有阳光雨露的倾心滋润,它们便一定能获得疗愈一切的能量,硬生生挽住自己生命的颓势,再次勃发出旺盛的生机与活力!
  
  二
  7月9日,是侄女大喜的日子。确切地说,早在去年国庆节,她已办过婚礼,只不过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始终没有在老家办过一桌像样的酒席。按照老家的规矩,新人要想得到他人的认承与祝福,自然还需摆上几桌酒席,邀约亲朋与乡邻共同见证他们喜结连理。得到兄长的约请,于当日携妻带子,如约而至,一同见证侄女的幸福时刻。
  其实,自从父母相继过世,且办过三周年后,兄妹们已是聚少离多,即便子侄外甥,也是很少见面。这下可好,借着侄女的大好日子,皆已年过半百的兄弟姐妹们,还有一帮子子侄外甥又凑到了临近的几张桌上,也算是难得的一次家庭聚会。
  对于子侄外甥,我还是能数过来的,统共14个罢了,然而,他们这辈儿人,或娶妻,或嫁人,花开叶散,又衍生出了更小的一辈儿。由于身处异地,与晚辈们极少谋面,有的,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来。至于他们这一辈人到底有多少个,一个外甥女告我,大大小小,已经有18个了。哦,18个,在他人听来,无非就是一个枯燥的数字,然而,于我,却感到一种莫大的惊喜与感动。因为,在那一个个了无生气的数字背后,却站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个个有思想、有情感的灵魂。他们,既是我父母血脉的延续,又以铁的事实,折射出一个家族在和平年代的生生不息与兴旺发达。既如此,他们身上,一定有我父母的影子;他们的血管里,一定流淌着我父母的血液。这便是生命的伟大与神奇之处!即便我的父母已然故去多年,然而,他们的基因链条却从未间断,反而藉着后辈儿孙的生命得以无限延续。
  计划生育年代,也曾仗着受过几年教育,对远亲近邻虔诚地信奉香火嗤之以鼻,也曾腹诽他们死抱着封建思想的衣钵而不肯松手。可如今,年过半百,在喜庆而盛大的婚礼现场,眼望子侄外甥及他们的儿女觥筹交错,脸上洋溢着幸福愉悦的笑意,我的心也随着他们的喜悦绽成了一朵绚烂的花朵。心想,倘若父母再高寿些,于今也欣然端坐于正席中央,他们的眉梢眼际,一定也会写满欣喜、满足与骄傲……
  历史星空璀璨浩瀚,生命长河奔腾不息。我的父母,我,乃至我的子侄,都是这生命长河中的朵朵浪花。在暂坐人世的这几十年间,我们如同接力赛场上的选手,郑重地从父辈那里接过延续家族血脉的接力棒,不惜一切地奋力跑下去,在垂垂老矣之时,再把接力棒传递到下一辈手中,以此圆满完成祖辈交予的神圣使命,而后,才能不留任何遗憾地辞离这个娑婆世界。
  我的家族如斯,而世上千千万万个家族又何尝不是如此?正是这种百折不挠、绵延不绝的生命伟力,才使人类由此而获得了一种不朽与永生!
  
  三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壬寅年仲夏,孑然独立于故乡渺无涯际的旷野,遥望南山崔嵬而峥嵘,近闻暴涨的象峪河水从狭窄的河道呼啸而下,于满目的蓊郁中,我似乎听到洪钟大吕之音,轰然洞穿悠远的时光隧道,一头撞到耳膜上……
  洋洋“诗三百”,作为现实主义的最高峰,在为古老民族树起立言、立行的标杆之时,也让这个民族彻底了悟立足现实、脚踏实地的人生真谛。千百年来,人们不谈怪力乱神,鄙视华而不实,务实而不虚妄,沉稳而不浅薄,终以无上智慧与辛勤的汗水创造出了绚烂多姿的华夏文明。荡气回肠“离骚赋”,以其浪漫主义的情怀,赋予黄皮肤仰望星空的无尽遐思,更赐予白衣秀士一颗颗如弦般灵动的诗心。一代代有识之士始终不懈追求阳光与空气,崇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以不屈的灵魂和傲岸的风骨,让人们终归领悟到,“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淮南子•本经训》记载:“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我惊叹于这“一点一横”所拥有的神谕一般的力量,更为“一撇一捺”所蕴藏的无穷魅力而痴迷不已。它们就如同唐槐、周柏,深深扎根于这片广袤的千里沃土,生发出“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绽放出唐风宋韵锦绣篇章,让悠悠华夏绵延五千年而从未断绝,即便屡遭外族入侵、屡受铁蹄践踏,却始终睥睨天下、屹立不倒。
  汉字不死,文明不灭;生生不息,光耀日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