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中都有爸爸妈妈陪伴的人,有多幸福,多幸运,可能他们自己不觉。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生活常态,是基本的生活组成方式。
  可对于我这样,既缺乏父爱又缺乏母爱的人来说,却对此有不尽的渴望,羡慕。我和妈妈聚少离多,而我的爸爸,只陪了我不过十年,就撒手人寰,再也不得相见……
  可就是这十年,也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因为家里孩子多,他不可能把他的爱只留给我一个人。他还长期在外工作,只有极短的时间,回到家来陪伴我们。
  家里有几个孩子,他哪顾得过来去特别呵护谁,一回家,他就要帮着妈妈做好多繁琐的家事。大事小事都离不了他,都等他回家来办来解决……所以,我对和爸爸相处的印象比较模糊。
  朱自清对于他的父亲,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背影,而在我的记忆里,对爸爸都是些不清晰的掠影。
  回想起来,真正和爸爸朝夕相处的时光,记不太清具体的年龄,大概是六七岁左右,有一段时间里,记忆里稍微清晰一点。那对我来说,就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了,我唯一有完整印象的一段美好时光……
  
  二
  那时在老家还没有上小学。我上学稍晚点,学前是自由的。还有,大概是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吧?毕竟她一个人要带我们几个孩子,顾不过来。所以有一次,让我离开了家,跟着爸爸一起,去了他工作的地方,住了一段日子。
  印象里,爸爸的单位离我们家好远,需要坐绿皮火车。不记得是什么季节了,我只记得,火车上人多的不得了,到处都挤得满满的,人根本就走不动道。
  到了一个荒凉的小站,爸爸好像是先从车窗口跳下火车的,然后我整个人被车内的人给托起,从车窗户往下递:“接着,接好啊……”“哎,行,好了!”爸爸在车外把我给接住……
  跟着爸爸来到他上班的地方,当时什么都不清楚,懵里懵懂的,也不知道是到了哪。只记得走过一个小广场,再往右走,就有个大院子。那里有一排排的平房,爸爸就住在其中一排,最靠里面的一间。
  屋子不大,有三张床,还有两个人,和爸爸同住一间宿舍。一进门左边那个床,就是爸爸的床位,挨着门口,在他床头边摆放着一个小桌子。床后面堆放着爸爸的大藤条箱,里面装着他的衣服,和他的一些私人物品。
  我就和爸爸在这间屋子里住着,晚上和爸爸挤在一张床上。我睡紧里面贴着墙根,他则挡在床的外边,怕我掉下床去。
  
  三
  身在北方,那时很少有吃大米饭的时候,一般都是吃面食,大馒头,大煎饼,玉米面做的窝头之类的食物。物以稀为贵,在来这里之前,我还从来都没有吃过大米饭。
  爸爸每次去食堂打饭,都是只给我单独打份米饭和菜,他自己舍不得吃,只吃馒头咸菜,然后我吃不了的,剩下的饭菜,他再来打扫干净。日子久了,我居然把米饭给吃够了。
  直到现在,我妈妈姐姐她们作为北方人,却很爱吃米饭。而我作为北方人,几十年以来,又是一直居住在以米饭为主食的南方,但我却并不喜欢吃米饭,反而更爱吃面食。我就在想:“是不是就是因为小时候,爸爸老是给我打米饭吃,让我给吃腻了?反而不当稀奇好东西了?”
  虽然只是吃米饭这样的小事,但已经足以让我感受到了,爸爸对我的疼爱;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爸爸这样待我,让我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什么叫父爱如山,令我终生难忘。有爸爸陪伴和呵护的日子,真的太幸福了,有爸爸真好!
  来到爸爸的单位,满眼所见都是新鲜,在小广场的空地上,竖着一根长长的铁杆子,滑溜溜的,也不知道是干啥用的。我没事就喜欢往上爬着玩,别看我人小,我能爬好高好高。
  有一次,我爬的好快,感觉还差一截,就快爬到杆顶了。从上往下看,离房顶都有些高了,让我都有点头晕,离地面太远了,我开始有点心慌了。正在惊慌失措之时,就听到有人,在大喊大叫我爸爸的名字,对他说:“快来看看你女儿呀!爬了那么高!”
  爸爸听闻就急急忙忙地赶过来,又急又气地在底下吼我:“你给我赶快下来!快点下来!听见没有!快下来!下来!”感觉爸爸急得有点语无伦次,我也怕了,赶紧出溜溜地往下滑落。爸爸在杆子底下早早地伸出双臂,把我接住。
  事后爸爸又把我狠说了一顿,但我能感觉得到,他不是真的生我的气,他只是担心我,怕我爬那么高摔下来。至今我都记忆犹新,当时怎么会爬那么高了?身体还挺灵巧的。也记得爸爸当时那着急紧张,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在我的脑海里隐约闪现……
  
  四
  因为爸爸不常在家,他其实根本就不太清楚,在老家,我玩过的花样可多了去了。用面粉洗出面筋沾过知了,在小河沟里摸过鱼虾,夏天热时偷偷背着妈妈去河里玩过水;还爱爬树,顺着墙边的树,再爬到高高的院墙上,然后从墙上猛地往地下跳……
  还在杨树上面的分叉口,扔上一根绳子,再用手拽住绳子,助力跑几步,绳子就围着树飞快的转圈。我踮起脚尖,享受极速转圈的快感……那速度可快的很哦!能把人转得头晕。
  小时候的我就像个野小子,根本不文静。爸爸哪里知道,对我来说,爬个铁杆子,肯定不在话下。这些危险的事,爸妈都不全知道,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咋批评我呢!不过我明白,他们的批评也一定是为我好,怕我出事。
  爸爸不上班的日子里,就带着我到处去玩,跟着爸爸好开心。记得去过一些人家里做客,他的朋友们,人家总会拿给我一些好吃的零食。除了糖果,印象最深的是,油炸的酥脆的馓子,油汪汪香喷喷,一咬嘎嘣脆,那时就流行吃这些东西,一般爱拿来送人。
  爸爸要上班时就不能陪着我,他把我托付给对面一家姓张的人家。他们一家四口人,除了叔叔,还有阿姨和两个妹妹,两个妹妹都比我略小一点。
  有玩伴一起玩挺开心,无忧无虑的年纪,很是贪玩。可是,也有不开心的时候,人家毕竟有妈妈爸爸陪伴,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多幸福。而我只跟着爸爸,我的妈妈和姐姐弟弟都还远在老家,我毕竟也还小,也期盼和自己的爸爸妈妈都在一起生活。
  
  五
  后来,印象里有一次,看到她们姐妹俩拿着零钱,去小卖部买山楂片和糖果零食,而自己手上却并没有零钱。爸爸也上班去了,不在身边,小馋猫的我,眼巴巴地望着她们吃,心里觉得充满了委屈……
  我很不开心,那会特别想马上找到爸爸。于是我就一个小小的人,沿着往北方向的那条大路走,还知道小心翼翼的,走在大路的边沿。有时还会下到路边的小土沟里,以避开大路上,来来往往车子的危险,一直往北走呀走呀……
  那是爸爸上班的方向,他在北区上班,职工宿舍都是在南区,可是我并不清楚爸爸具体在哪上班,只知道他就是往北边走的……再后来的事我都不记得了,脑子里就是,一直走,爸爸就在前面……
  至今想起那时那刻的情景,让已到中年的我,依然忍不住地泪流满面……为什么我总感觉,那次的找爸爸,让我这一生,都活在追寻爸爸的身影中,一直走在去寻找爸爸的路上;从未停歇,至今都还未走完,还未找到,还在不停地追寻……
  我好想找到爸爸,亲口对他说:“您走后,女儿所受到的一切委屈,心里对您的无比思念,您都知道吗?我真的好想您呀,有好多好多话想给您诉说,我都找了您半辈子了,您可知道我心里的苦……”
  
  六
  心理学家阿德勒说过:“幸福的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用一生去治愈。”我感觉自己就是这样,童年父爱的缺失,少年又远离妈妈的陪伴,远离故乡,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外面,陌生的环境里独自寂寞生长。虽是亲戚家,再好也比不上亲生父母的陪伴,再好也都是寄人篱下,不会像在属于自己真正的家里那样自由自在,总归拘谨。
  真想替天下所有孤苦无依的孩子们,对他们的父母说上一句话:“无论再难,请一定把孩子带在身边,就和他们在一起就好!”孩子是不能离开家人的陪伴的,不能缺失家庭的爱和温暖的;你不知道你那样做,会带给孩子多大的心灵伤害,能影响孩子一生的幸福!
  每每看到那些可怜的留守儿童,我都能理解他们心里的苦楚和对被爱的渴望;每每看到哪个父母离异,孩子只能跟着爷爷奶奶,我都能理解他们的孤单和自闭;还有那些孤儿院里的孩子们,甚至文学作品里的主人公《简爱》,《红楼梦》中寄人篱下的林黛玉……
  我都能理解他们那种被遗弃感,孤独感,无助感,漂泊感,自卑感……他们一生都缺乏安全感,一生都在寻寻觅觅;就算不是实际上的孤儿,在精神上也是一个孤儿,得不到真正的爱和呵护。什么都代替不了,亲生父母给予的爱心呵护和陪伴。
  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都经历过什么,经历过怎样的绝望无助,由此变得胆小怕事,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充满了不确定感,过度敏感,讨好型人格,不健全人格。总之,就是跟正常家庭养育的孩子,完全不同……
  我相信,终会有一天,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我是可以找到爸爸的;与他再度重逢后,我就再也不用担心,和他再分开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