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临睡前,我都会习惯性地在客厅的沙发上靠一会儿,在舒缓的音乐声中,与眼前的藤蔓无声地对话。这是一盆绿萝,长着六七条近两米长的藤蔓,丝丝青绿满缀叶片垂挂下来,茎似飞瀑流泉,叶片温蕴秀藉,像婉约的宋词小令,温柔了平淡的时光,滋养了孤独的灵魂。在这炽热又薄凉的人世间,有绿萝相伴,心中有一种找到了同类的窃喜,也远离了室外的暑气。
  喜欢绿萝,是因为她不娇气,易存活,不需要费时费力打理,这样相处起来不麻烦。就像人一样,太过复杂的人,需要用心去揣摩的关系都让我觉得累。所以,看到普通简单又淡然的绿萝,内心总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在绿萝身上,我总能看到许多与自己相似的地方:相较于那些伟岸的树,绚丽的花,我们没有惊艳的外表,没有傲然的身姿,没有过人的才华,也没有呼风唤雨的能力,和所有平凡的大多数一样,我们在有限的资源中努力地活着。
  选这盆绿萝,是在装修了房子以后,听说绿萝可以清除甲醛,不知是否真有此功效,反正心理安慰的作用很大,房间有了绿萝守护,似乎危害就减轻了不少。
  在绿萝还没有长藤的时候,我是放在矮柜上的。矮柜临窗,阳光充足,过了春天,日子向暖,她就开始疯狂生长。我有时用一根米黄色的线系在上面,观察她的生长速度,一天一夜,她居然可以延伸出一节手指的长度。绿萝体内奔涌的生命之力打破了原本的沉闷单调,给平淡的日子带来许多惊喜和期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四季更替,时光流转,一切都走在从量变到质变的途中,不是更好,就是更坏。当然,绿萝在变好,她越长越有劲,一节一节,看似纤细,又异常柔韧,像过河的卒子,日拱一卒,只进不退。每在时光里走过一小段路程,就打个结,仿佛里程碑,又仿佛是刻的生命周记,暗藏心灵密码,记载着不为人知的喜怒哀乐。
  当我忙于工作,困于琐碎事务,很长时间忘记给她浇水时,她亦不嗔不恨,依然笃定地生长;不像人,一遭遇点烦心事,就爱抱怨,牢骚满腹;一遇点挫折,就易气馁,惶惶然。绿萝永远没有情绪污染,不仅给我带来新鲜的氧气,还为我缓解眼疲劳,愉悦心情。每一天,我都被这小小的生命影响着、感动着。
  绿萝要的不多,就那么一捧泥土,一瓢清水,我从未给她施过肥,她就长得郁郁葱葱。当我很长时间忘了移动绿萝的位置,我发现她的叶片都倾向于靠窗的那一边,旁逸斜出,似要破窗而飞。原来,在植物的内心,也是向往阳光与自由的,肢体语言往往更能坦露内心的秘密。所以,我时常将她放在窗台,让她看看天空,听听蝉鸣,享受一下阳光雨露,沐浴一下月亮的清辉。
  后来,绿萝的藤蔓越长越长,随着藤蔓长度的增加,我不停地转移她所处的位置。就像人一样,能力与位置总是相匹配的,虽然世间总是不乏怀才不遇之人,但如果记住一点:你是在为自己努力生长,而不是为外界的位置,为他人的看法,你就释然了。生命是自己的,只管尽情地生长,体现生命价值的不是位置本身,而是生命的状态,灵魂的质地。
  六年时间,绿萝的藤蔓已经长得比我还高了,我就将她放在书柜顶上,那垂下的藤蔓似一袭流苏,让黯淡的日子生出许多华彩。以前常听人说“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生”,在我心里,绿萝的价值远远地超过了美玉,绿萝有生命,有气息,有纹理,有色泽,有光华。
  绿萝带给我的是生命的朝气,无声的陪伴,成长的惊喜。虽说生命的成长充满着剧痛,绿萝永远悄无声息,在悲喜自渡中,呈现给外界的,总是一派与世无争的从容。“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有时候无声胜有声,一份懂得,一份默然的相守,更能给人带来心灵上的慰藉。相比于那些开得绚烂,香气浓烈,却又生命短暂的花儿,我更喜欢绿萝的这份实诚与长情,乍见之欢不若久处不厌。
  平凡的生命往往易被忽略。自古以来,人们赞美一样事物时总爱贬低一样事物,是谓比较法,好像不比较,就不足以展示他所赞美对象的优良品质。比如赞美一棵树的高大,就喜欢用弱小的藤蔓来作比较。
  在我看来,只有大树,没有小草藤蔓的世界是单调的、苍白的、残缺的。大树是生命,小草也是生命,世间万物各司其职,都值得尊重。但世人就不一样,他们眼里往往只有“大”的存在,容不下或忽略“小”的存在,甚至还肆意践踏弱小。
  高大的树木,天生就是廊庙之才,受人瞩目,令人敬仰。越是高大,越适合远观,近距离地看,只能看到饱经岁月沧桑的树皮:坚硬、粗糙、斑驳、伤痕累累,很难给人带来柔美的感觉;要看树叶,还得仰视,需要仰视的物种就少了一份亲切,多了一份疏离感。正如看起来过于完美的人,总让人敬而远之,强大的气场对别人本身就是一种压力。藤蔓具有更大的包容性,她自带的亲和力,更能赢得我的好感,相处起来更舒心自在。
  在一个日趋功利化的时代,人人都向往“超凡”“不凡”的人生,似乎“平凡”一词等同于黯淡无光,无所作为。所以很多人挖空心思,极尽全力要摆脱“平凡”。
  看着视频、抖音上那些又唱又跳、丑态百出的人;网红一条街上,那些搔首弄姿,唱得声嘶力竭的人(实际上,这些人无论才貌都很平庸,有的还很恶俗),都不甘心过平凡的生活,渴望出人头地,渴望一夜爆红,大事做不来,小事不愿做。喧嚣的背后是无尽的苍凉与悲哀,不能客观公正地认识自己,认识世界,是致命的缺陷。
  人活到一定年纪,终能意识到很多事情已成定局,能改变的东西少之又少,却又不想随波逐流,只好痴于文字,癖于草木,寄情自然山水,完成这平凡的生命之旅。可就算过好这平凡的每一天,也要倾尽全力,既要抵挡来自精神上的压力,更要抵挡来自外界的种种无常。
  所幸,有绿萝相伴,长久的时光让我和绿萝在生命之间,建立了跨越物种的友谊。人要认识生命的本质,是需要参照物的,镜于水,见面容;镜于人,知吉凶,镜于藤蔓,见到了安静的力量,见到了光阴的流淌。
  藤蔓,是绿萝力量的见证,灵魂的延伸;她在平淡中的坚守,不仅温柔了我的岁月,也成全了她的理想,那就是将生命绽放到极致。
  
  写于2022年7月19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