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七月,暑伏天已至,长夏伊始。天气很热,听到蝉的高频鸣叫,便可知天气有多么得炎热了。
  忽而一夜滂沱大雨,电闪雷鸣,雷闪刚过,天地又浑然为一体。倾刻间,街道上便大水茫茫。一直持续至午夜过后,便见雨停天清,又现了长天星月。
  清晨,那鸟儿们便先放歌起了百家争鸣,你听,“赶紧,赶紧”,“文一一,文一一,文一一”,“啥一一,啥一一,啥一一”,“钓,钓,钓,钓千两”,“布谷,布谷,布谷”,那布谷鸟唱出了雨后得清新,雨后得惬意。
  闻鸟鸣,人梦醒,起床,推开窗,哇!天空一片蔚蓝,四野一片青绿,好一派鲜明,清新的世界呀!
  路边的草坪经园丁的早期修剪过后,又冒出了一期新鲜的剑叶草,一眼望去,一片鲜翠色。那人称“百日红”的紫薇,花团紧簇,好一派万紫千红,百花齐放。
  紫薇那红红的大花团,将气氛渲染得那么的气派,尤其是她又红的那么得耀眼,红的那么得纯粹,红的那么得热烈奔放,红的那么得令人心醉。白色的紫薇,白的又是那么得明快,白的那么得清新,白的那么得纯洁。黄色的又是那么得鲜艳夺目,那么得水泠。
  还有那凌霄花,向上翘着金黄色的喇叭花,搭配绿色的羽状复叶,沿着攀木向上爬去。还有那石榴花,开得红红火火,很是让人心驰神往,令人激情四射!
  蓦然,一阵清香飘来,泌人心脾,润人肺脉,啊!是白色的大栀子花送来得芳香。在花的世界里,有之五彩斑斓,繁纷烂漫;有之花香四溢,漂香万里,繁花将世界装点的如此之鲜美,如此之美艳,如此的令人旷达心怡。
  然而,另一幕却使我心绪顿觉低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背部已高度驼弯了,但为了生活,还必须顽强地顶上去。在杂滥有味的垃圾桶中挑捡废品,然后再去废品回收站去卖。老人起得应更早些,他已经挑捡了近一大袋子的废品了。
  老人为无儿无女?还是儿女独顾自家?而不管老人艰辛的支撑着生活?我不得而知,知之的只有我的一分怜悯与同情。
  路上,行人散行,有晨练的,有散步的,有跑步的。不远处的小绿地广场上有打太极拳的,有舞剑的。还有些老人将鸟笼子挂在树上,那画眉鸟在轮番地高歌,真乃是一个悦人的小快活林呐。
  人行道上,还有溜狗消遣的,好一番逍遥自得,幸福满满。有一个一家四口人,其中有晚生一代的小儿童,有中生一代的夫妻,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老人应该为中生代人的父亲。不慎,那小宠物狗将大便便在了人行道上,于是那老人就用几层卫生纸将狗便盖上,然后抓起来送到离路远一点的地方。清晨溜狗者大有人在,不乏多人,但能如同这位老人一般者,竟能如此的注重环境的保护,如此地顾及维护公共的卫生,能有多少?能有几个?我不得而知。
  我就曾见到我同一单元楼上的年轻夫妻的宠物狗将大便便到了楼宇间底层的大门内,接下来呐?走狗走人,一走了之,一便了之,至于那狗便予楼底层大门内熏之的臭气,这便不关他们什么事喽。唉!真是没有办法呀!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还有没有点公德意识?
  晨之所见,有喜有忧,有慕有怨,还是继续地向前走吧。忽见人行道上有两只小麻雀正在扑拉着翅膀,嘴咬嘴呐,至于何以至此,我无以厘清悟明,无以知晓,那两只小麻雀见有人来,便拆分开各奔东西而飞走了。
  又见路边的一棵树,其顶端又长出了一轮新生翠绿的新枝叶,好似其青春又已复来,这青春,这清新,这鲜翠,使我顿觉心怡,使我顿觉心悦,使我顿觉心喜。
  再过桥,走下小河堤,由于昨天夜晚雨大,在河堤的人游道上之地势低点处,覆盖了一薄层的瘀泥,护河工正在清理。
  河水水势很大,水流滔滔淼淼,水质也有些变黄,人工瀑布更是狂流猛泼,瀑底水花翻滚。
  高岸上的大垂柳长势很猛,浓绿下垂的枝条已与水面相接。由于水势大,前期河面铺滿的绿萍,也已被大水流冲的荡然无存了,那大水菖蒲也被水推冲的个个前倾。
  今天为双休日,鱼郎群聚而钓,各显神通。一位高个青年钓鱼郎,手下四把鱼杆。头上还打着一把大遮阳伞。瞬间,两把鱼杆之鱼弦的浮漂都动了起来,其中有一个鱼浮漂沉下了水中,并将两个鱼弦搅在了一起,高个鱼郎先提鱼浮漂动得轻的鱼弦,当鱼钩刚一出水面时,见是一条鲫鱼,然后右手又提鱼浮漂沉到水中的鱼弦,这次只见出水的是那,哇!一只乌龟呀!此时,高个鱼郎有点手忙脚乱,于是那条鲫鱼挣脱了鱼钩,就只剩一只乌龟了,他挑举着鱼杆,喊附近旁边的鱼友,“谁要这只乌龟,我不敢拿”,这时旁边来了一个小个头的青年鱼郎,“给我吧,我拿家养着”,然后他问:乌龟咬不咬人?另一个鱼郎说:“没事”,我立即告诉他“一定要小心,乌龟咬人很厉害,当乌龟咬到人手后,便将头缩回乌龟壳里去,据说必须待晚上天上星星出全时乌龟方可松口”。于是那小个鱼郎就用脚踩着乌龟,慢慢小心的摘下鱼钩,再将乌龟放进鱼筒中去。
  再往前走,继续探察钓鱼情,又见一鱼郎钓到了一条两斤多重的大鲤鱼,我称赞他会钓,他说:“会钓啥呀,钓到了四条大鲤鱼,跑了三条”。至于为什么钓到了大鱼后,会又跑掉了呢?原因是当钓到了大鱼后,要以专用的操网将鱼在水中时就操到网里,然后再将大鱼端上来。不然,当钓到大鱼后,只挑提鱼弦,当大鱼出水后,便拼命的挣扎,由于大鱼劲大,于是就将鱼嘴拉豁了,然后又掉下水里去,再回到属于他们鱼儿们的水中世界里。
  东边的朝阳从海上冉冉升起,金光万道,霞光滿天,那水中立现岸边楼宇与垂柳的倒影,微风吹来,涟漪波动,水面金星闪烁,水中又一虚幻的世界!
  树上,蝉儿们又在高歌轮唱了,世界朝气逢勃新的一天,又在铺展开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