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是不分国籍的,只要投缘就可以成为朋友,比如林徽因、梁思成夫妇与来自美国的费正清夫妇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的友谊深厚而长远。我的忘年交朋友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子,她的名字叫“Shirley”,翻译成中文名就是“雪莉”,我喜欢这个名字,如白雪一样纯洁莹润,似茉莉花一样芳香怡人。
  朋友是不论年龄的,我认为,朋友交往的最高境界是灵魂的交融,因为灵魂是没有年龄的,只要灵魂相互吸引彼此欣赏就可以成为朋友。就如文友之间的交往,不分年龄,因文字结缘而成为朋友。我的这位忘年交朋友非常”年轻“,差一岁就是零零后,芳龄九十九。倘若以十二岁为一个年轮的话,雪莉大我很多年轮,如果按年龄称呼的话,我要尊称她为“奶奶”或“姥姥”,但在西方国家,和中国的称呼截然不同,不管对方多大的年龄,对于熟悉的人,除了家人或亲属之外,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直呼其名,只有在正式的场合,才会在姓氏后加上先生或女士来作为尊称。因此,我和雪莉彼此的称呼就有些随意了,自从我与她熟识之后,见面连名字都省略了,直接称呼对方为“亲爱的朋友”。
  缘分真的很奇妙,万发缘生,皆系缘分,说起我和雪莉的相识和相知,纯属机缘巧合。
  家离公司比较近,如果以不紧不慢的速度行走的话,差不多十五分钟就能走到公司,若开车的话,只需五分钟就能抵达,但我更喜欢走路上下班,这一路上,不仅能够欣赏沿途美丽的风景,而且又能够呼吸新鲜的空气。
  今年春天的一个傍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当我走出公司的大门,看到天正下着小雨,于是,我从包里取出事先预备好的那把小巧玲珑的折叠雨伞,撑开伞面,手里擎着雨伞,快速走在回家的路上。当我走到一棵大树的旁边时,看到一位气质高雅的婆婆正坐在树下避雨,枝叶繁茂的浓荫大树就像擎天而立的一把巨伞,遮挡住了从天上落下的雨水,树下的她,没有遭受一丝雨的侵袭,就连同树下围绕在她周围的那一圈地面,都是干爽的。
  我的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最先吸引我的,是她不俗的穿着,她头上戴着一顶浅灰色的精致毡帽,上身穿一件淡蓝色绣有精美花纹的衣服,下身是一条深灰色的过膝薄呢裙,在春寒料峭的时节,婆婆还穿着裙装,这是多么时尚的打扮啊!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是英国女王给世人留下的印象,穿着讲究,气质高贵典雅。她让我意识到,女人的高贵和优雅,不是年龄所能限制的。
  在那顶毡帽下面,是一张和蔼慈祥的面容,她的皮肤白皙,眉清目秀,脸上的皱纹并不多,而且是浅浅的,淡淡的,仿佛岁月对她格外偏爱,没有给她留下岁月走过的深深印痕。
  这时候的雨好像小了一些,太阳正从一片乌黑的云朵中探出头来,雨点变得淅淅沥沥,并慢慢地停了下来。
  我和她友好地打了一声招呼,问她住得远不远?需不需要帮忙?她回答道,住得不远,不需要帮忙,并向我道了一声谢谢,说了一句“上帝保佑你!”然后站起身来,推着那辆能坐能推的助力车,朝着我身后的方向走去。
  我朝着家的方向走去,我们走的是两个方向。走了一小会儿,天又开始下起了雨,我当时好想立刻转身回去,打着伞送她回家,但想起她刚才说的那句“不需要帮忙”,这句话让我望而却步,因为在西方的国家,尊重别人的意愿,才是最礼貌的做法。虽然心里担心大雨有可能会淋湿了她的衣服,但也只能尊重她的决定。她给我留下的最初印象,是一种刚柔并济的品性,高贵典雅的外表,融合着自强自立的精神内涵。
  
  二
  再次遇到她,是今年五月份的一天,也是在下班的路上,远远就看到她正推着那辆能坐的助力车,慢慢地向我这个方向走过来。此时,路旁篱笆院落内的一树红色的茶花正开得如火如荼,还有几丛色彩缤纷的郁金香妩媚地盛开着,几只白色的蝴蝶在花间飞来飞去,蜜蜂“嗡嗡”地唱着欢快的小曲,不辞辛苦地在花间忙着采蜜。
  当她和我快相遇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并主动和我打招呼,估计是上次我和她的初次相遇,她记住了我,我也礼貌地回应了一句。她头上依然戴着一顶帽子,但不是上次我看到的那顶,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乳白色宽边遮阳帽,在帽子的一侧配饰了一朵浅紫色的花朵,她上身穿着一件紫红色的衣服,和帽子上的花朵相得益彰,她的下身穿着一条白底带着红花的裙子。我在心里暗暗赞叹她穿衣的讲究,尤其是她这个年龄,还穿得那么优雅飘逸,我情不自禁地夸了她一句:“你穿这身衣服,看起来真漂亮!”她听到我赞美的话,开心地笑了。
  在愉快的氛围中,她和我开始了交谈,我怕她站久了会累,示意她坐下来说话,她于是把小车推到了路边,不至于阻挡过路的行人,然后慢慢坐了下来。为了保持和她坐着的高度平齐,我半蹲下来,以便和她近距离交谈。
  在她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大概拼接出了关于她人生经历的完整的故事。她的名字叫雪莉,今年九十九岁,明年就是一百岁了,她出生在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共十三人,有一个弟弟刚生下一天就夭折了,在众多的兄弟姐妹中,她排第六,因为小时候家里人口太多,家里的生活条件异常窘困,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十几岁就出外参加工作了,辛苦挣钱贴补家用。她最初是到家附近的一所医院当了一名护工,再后来边工作边学习,通过勤奋努力,成为了一名专业的护士。
  二十多岁时,随着国家派遣的医疗队,到各个国家进行医疗援助。她在英国待了三年,在非洲待了五年……她去过很多国家,在外漂泊了二十多年,四十三岁那年,她正在非洲的一个国家工作,当她收到家里寄来的一封信,告知她最亲的一个哥哥因病去世的消息,还有父母年龄大了,需要她回家照顾,她才终止了漂泊的生涯,回归故里,开始照顾年迈的父母,也开始了她的另一段人生之旅。
  在此之前,她由于一直随军行医,浪迹天涯,个人的婚姻大事就耽误了,虽然她年轻时是一个美人,但到了四十三岁的年龄,选择的机会少之又少,已经过了挑剔的年龄。
  小镇里有一个男子经常来到她家,表面上是找她的父亲,实际上是看上了她,由于他和她的父亲的关系处得比较好,后来直接和她的父亲说,要娶她做妻子。那个男子各个方面条件都很好,年龄和她同岁,只比她大一个月,很般配,但她感觉自己年龄大了,可能不会再有小孩了,而那个男子,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估计父母等着传宗接代呢。
  她坦诚地和他说,如果他们两个人结合的话,有可能没有子女,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不容忽视。没想到的是,那个男子回答道:“我本身就是父母领养的孩子,所以有没有小孩也没有关系,我爱的是你,有你相伴走完下半生,我就很满足了。”他的回答让她很感动,她于是做出决定,嫁给这个真心爱她的男子。
  婚后两人相亲相爱,并相濡以沫,虽然他们两人一生没有儿女,但丝毫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她的丈夫爱屋及乌,是一个懂得担当的男子,一直帮她照顾她的父母,他们的房子距离她的父母家很近,当她的父母很老的时候,他和她就把她的父母接到了身边照顾。
  雪莉告诉我,她的父亲活到八十九岁零两个月,她的母亲活到九十四岁零六个月,从她的话里,可以看出她对父母的深情,就连零几个月都记得那么清楚。当她回忆起这段生活经历的时候,对她的丈夫充满了感恩,她说,多亏了他,帮她一起照顾父母。
  我问她,她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为什么最后由她一人来照顾父母?她说,在她照顾之前,父母是那个和她最亲的哥哥照顾的,哥哥去世之后,她感觉自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别的兄弟姐妹住得都比较远,她住得离父母最近,而且经济条件也比他们好,她感觉和父母在一起生活非常幸福,她得到了父母更多的爱,这是其他的兄弟姐妹所缺少的。
  雪莉的话,让我非常感动,有多少家庭,兄弟姐妹之间因为父母的养老问题争得面红耳赤,要么轮流赡养,要么经济分担。而她,虽然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但她并不攀比,是那么善解人意,她无怨无悔地照顾父母,承担着一份责任和担当,她内心深处感到的不是辛苦,而是幸福。
  当我问起她退休前具体做什么工作的时候,她举起她的双手,做了一个托举的动作,告诉我说,她是一名妇产科的护士,把新生命带到人间,这是多么伟大而崇高的职业!她告诉我,她工作到六十三岁才退休,经过她的双手来到这个世界的婴儿有各种肤色,来自于不同的国家,究竟她在职业生涯中一共接生过多少个新生儿,她已经记不得了,她感觉她这一生活得充实而快乐,她非常热爱她的工作,她好想再工作几年……
  我和她之间的这番谈话,确实有些长,我担心她的家人会着急,就问她住在哪里,离得远不远,家人会不会担心?她说她住在养老院,离得很近,就在下一个路口。她告诉我,自从老伴十一年前去世之后,她就住在一个全自理的养老院,她外出活动是自由的。说完,她站起身来,和我挥手道别,我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对她多了几分钦佩和怜惜,我知道有一种叫友情的情感在我的心里滋生并流淌。
  
  三
  第三次看到雪莉,是今年的六月初,还是在下班的路上。我想,可能是她每天傍晚散步的时间和我下班的时间相吻合的缘故吧,只不过大多数时候,我下班后没有立刻离开公司,差不多要晚走半个多小时,保证每天的工作完满,并大致准备一下第二天的工作,待一切准备就绪,才起身回家。我遇到她的这几次,是我下班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一切,无需在公司逗留,下班后直接往家走,由此可见,她有傍晚散步的习惯,而且非常有规律。
  她这次穿着一套粉色的裙装,格外惹眼,她一见到我,特别亲热,说道:“亲爱的朋友,你下班了。”我笑着回答:“是啊,我才下班,亲爱的朋友,你今天的穿着太好看了!”她听到我的夸奖,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我走到她身边,让她坐下来说话,她还像上次一样,把推车靠边停下来。我看到座位上铺放着一条温暖又美观的拉舍尔毛毯,我把毯子帮她搭在椅背上,以便腾出位置让她坐下来。她没有立刻坐下来,而是指着这条柔软而精美的毛毯对我说:“也不知谁那么浪费!这么好的毯子就扔掉了,这是我在街角处的地上捡到的。”我说道,这条毯子质量非常好,手感非常柔软,晚上睡觉时候,盖在身上一定很舒服。她回答道:“我在养老院住,条件非常好,一切都很齐全,我用不到毯子,我准备洗干净了,送给那些穷苦的人。”
  她接着又掀开座位的盖板,我这才注意到,在座位下,隐藏着一个小小的储藏箱,我看到有一袋五斤装的纸装面粉静静地躺在那里。我于是问她:“这是你买的?你还自己做饭呢?”她回答:“这袋面是去超市买的,她不需要自己做饭,养老院提供一日三餐,饭菜鲜美可口,她感到非常满意,她准备把这袋面送给饥饿的人。”
  我所在的地区,有一些慈善机构,将爱心人士捐献的衣物和食品资助本国或外国的那些正在挨饿受冻的穷苦人,帮他们度过生活的难关,人间因为有爱心奉献和传递才更加温暖而美好。
  雪莉的言行举止,真的让我很感动,她本身是一个孤苦的耄耋老人,但她的心里却牵挂着那些受冻挨饿的穷苦人,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啊!她才是真正的美人,不仅美在外表,更美在心里。
  心怀善念的人,展现出心灵的高贵和灵魂的高洁。路边的玫瑰开得正娇艳,我感觉雪莉就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散发着馥郁的芬芳,清香怡人。
  
  四
  七月初,我又一次在下班路上遇见到雪莉,我们相互亲切地打了一声招呼,还像以往一样,她坐着,我半蹲着和她聊天。我感觉雪莉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我很想听她讲更多的关于她的人生故事。于是我问她:“亲爱的朋友,我想倾听关于你的更多的故事,不知您愿不愿意讲给我听?”她温婉地笑了一下,说道:“我不想讲过去了,我要向前看!”她的话让我感到非常诧异和惊奇,诧异的是,一个九十九岁的耄耋老人,不想回顾过去,而是像年轻人一样,展望未来。这是有着怎样朝气蓬勃的心态!
  虽然她不愿意再和我讲诉她过去的经历,但我并不感觉失望,因为她的话让我感受到了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我转换了话题问她,亲爱的朋友,那你就给我讲讲长寿的秘诀吧。她听完,俏皮地冲我笑了一下,说道,没有什么秘诀。我接着又问,那就说说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吧,其实我是想了解一下她的生活习惯,从而间接了解她长寿的秘诀。
  雪莉又笑了一下,但没有拒绝我的问话,说道,今天给弟弟打了一个电话,感觉非常开心。我问她还有几个兄弟姐妹健在?她说,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了。我又问,弟弟好吗?她说,非常好!弟弟有四个儿女,都非常孝顺,弟弟正在享受着天伦之乐,她替弟弟感到高兴。她接着又说,弟弟比她小十二岁,还很年轻呢!
  我屈指算了一下她弟弟的年龄,她今年九十九岁,那么她的弟弟就是八十七岁,一位八十七岁的老人,在她看来还很年轻呢。我不禁感叹,这是怎样的年轻快乐的心态!
  我问雪莉,坚持锻炼身体是不是对健康很重要?只见雪莉的眼睛一亮,灵光一闪,我能感觉出来从她的眼睛中蹦跳出来的火花。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重要!”她告诉我,她每天吃完晚餐都要出来走一大圈,昨天还去了附近的公园散步,散步,已经成为了她每天必不可少的习惯。
  这次我和她分别的时候,她说要指给我看她住的房间,我就陪着她往回走,走到下一个十字路口处停了下来。雪莉指着一处六层高的红色楼房对我说,你看到那座楼大门上的字没有?我说看到了,她告诉我,她就住在大门正上方四楼的那个房间。我和她拥抱了一下,对她说:“亲爱的朋友,照顾好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一丝伤感如流星般掠过我的心头,我怕有一天失去这位朋友,感觉人与人之间一旦有了感情,就多了一份牵挂和不舍。我目送她穿过马路,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
  其实雪莉的人生并不是一番风顺,她在非洲时,曾经亲眼目睹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当她和我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她脸上流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但她马上终止了回忆,说道,忘掉那些痛苦的经历。她能够做到及时调整自己的情绪,这一点很让人佩服。她有十二个兄弟姐妹,现在只剩下她和弟弟两个人,在她的人生旅途中,她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挚爱的亲人,但她始终保持着一份快乐的心态和对生活的无比热忱,她每天将自己打扮的优雅得体,怀揣着对明天的美好憧憬和希冀,快乐地生活着每一天。
  我的忘年交朋友,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内在的精神力量,她在九十九岁的高龄,依然保持着一份年轻又快乐的心态,还有善良慈爱的心怀。她给我的人生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
  雪莉的身上有着“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与从容,她关爱他人,追求生命的质量,珍爱生命,用心谱写了一曲最美的生命之歌。
  人都会走向衰老,这是生命的自然规律,谁都不能够逃避,但如何以积极向上的心态面对老年,雪莉对人生的态度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启示,她让我们懂得,无论活到多大年龄,都要保持年轻快乐的心态,坚持每天锻炼身体,热爱生活,珍视生命,无论处于人生的哪个阶段,都要活出人生的精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