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遥远的地方祝福你
  过去的一切终将成为美好。
  ——普希金
  
  面对似水流年的时光,已过花甲之年的我,平静的盘点着逝去的岁月。偶尔在记忆的长河里打捞起一些碎片,以玩味欣赏。令我不解的是,浩浩六十余载,为何每次打捞起的碎片多取自那”人之初”?那个梦魂牵扰的童年时光,何以令我那么难以忘怀?渐渐的我明白了,因为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迷雾中向我走了过来。就是他让我的童年乐趣盈怀。
  在我和众多儿时的小伙伴眼里,他都是个小帅哥。身材高挑,一副小分头分的很利落。几分傲气的脸上,总爱用下嘴唇绷紧上唇。如此,我内心里总有几分担心:他经常这样,会不会牵的鼻子和嘴变了形?他经常身着黑衣皂裤,像一股黑色的旋风,所到之处,引来众多小伙伴们臣服在他的“麾下”。他叫金胜,是我本家的一个哥哥。他13岁的时候,跟着他在建筑公司工作的父亲,我的二大伯去了西北,以后多年,音信皆无。我们在老家相处的三年多时间里,是金胜哥带我走进无比玄妙,又乐趣盎然的童年世界。那个时候尽管没有,今天孩童的五花八门的玩具,也没有他们花样纷繁的游戏世界,但我们依然是丰富多彩的,我们在乡土的游戏中享受着无尽乐趣。
  那时候金胜哥带我们经常玩的一个游戏,叫做”官兵打贼。”它的规则是先用锤子剪刀布,分出两方——官兵和贼各一方,然后把对方圈进一个划定的区域,形同监狱的地方,有官兵看守。贼伺机而逃,官兵追之。若能将贼捉住,则为胜,维持原状。若追逃失败,则调换位置。不知是什么原因,金胜哥都能占据官兵一角,他如同战场上的指挥官,镇定的布置手下,重点部位的看守。一俟发现贼人越狱,立即组织追逃。他身先士卒,迅猛如虎,常常是跑不多远,便被其擒住,乖乖的被带回监狱,继续被看守。
  金胜哥去大西北那年,我已经上了小学二年级。每天下午放学后,我就书包一放去金胜哥家。我家的院子和他的院子挨着,中间有一个小胡同,我每次去他家都是从那个小胡同穿过。那天我和往常一样,放下书包就去了金胜哥家。到了他家檐下,喊了一声,没有应声。进门一看,金胜哥坐在炕沿上,垂着头,脸上是少有的忧郁。二伯母在收拾着衣物,神情中也难见往日的开朗。当我听到他们要走的消息,我如五雷轰顶一下懵在那里。金胜哥毕竟年长几岁,他恢复了平静,喃喃的安慰我说:“小弟别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一定有回来的那一天。”
  谁会料到,这一天静等了足足30多年!
  再次见到金胜哥,是在前年的一个清明节,我回乡祭祖。刚一进村就碰到一位同乡,他告诉我,金胜回来了,现住在他大伯家里。我喜不自禁:几十年朝思暮想,今天终于盼得再见面。内心也涌起一股急于见他的冲动。时隔30多年,他会是什么样子,他做什么呢?按年龄说应该是一个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中年人了……我带着急切,飞快的赶到他大伯家。等见到他时,心里有些震惊,感叹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他身体微驼,黑红的脸上,除了一堆纵横的皱纹,再也找不到当年那种英气傲然的影子。昔日的小分头,也被秃顶取代。——这还是我当年的那个意气风发的金胜哥吗?看到我有些茫然的表情,金胜哥发窘的脸上,现出尴尬的笑容。他显然听说过有关我的一些情况,所以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嗫嚅的说了几句恭维的话。聊到他自己,已显出明显的自卑,他嘴角蠕动着,显出怯生生的神情,让我很难从当年那个无所畏惧,英姿飒爽的翩翩少年联系在一起。
  从与金胜哥不太顺畅的交谈中,我获知了他的一些情况:自打到了大西北后,这些年,他可谓是命运多舛。成家后生活过得艰难,妻子多病,一个独子不成器,成天游手好闲,打架生事。金胜哥所在的一家生产建材的小厂又不景气,常常发不出工资。为了维持生计,他只好买个三轮车,跑起了摩的。
  这次相聚,我心情有些沉重。一些纷繁复杂的念头在脑子里萦绕:世事难料,人作为一个渺小的个体,遭受命运的捉弄,也是司空见惯。我的想象力再强,也绝难预料,金胜哥现在的境况。命运有时候也会欺软怕硬啊,金胜哥!你当年的英勇豪气就消退的没有一丝踪影了吗——我忽然觉得有很多话要跟他说。
  金胜哥你还记得吗?当年开小学生运动会,刚入二年级的我哪敢报运动项目?是你鼓励我,帮我选择了一个200米的短跑项目,并在跑道一侧为我呐喊助阵。虽然只夺得第5名,但以后的人生经历告诉我,那是一次突破!第一次冲破心理上的藩篱,敢于向自己向往的目标迈进。
  金胜哥,我记得那一次,你用你的无畏,让我脱离险境:一个燥热的夏日,我随你去村东逮蝈蝈,离目标还有很远,就听见了蝈蝈清脆的叫声。我们循声迅速的踅过去。一会儿在灌木丛中发现了目标,惊喜不已。你让我待在原地,自己弓着腰,蹑手蹑脚的向前摸去,就在你要扑身的一霎那,我却突遇状况:原来有一条蛇正在我脚下蠕动!我平生很惧怕此类动物,当时我魂飞窍外,不顾一切的惊叫起来。听到了我的喊声,你立即回转身朝我奔过来。你用脚踩住蛇头,手抓住蛇尾,把蛇抡起,转动两圈,尔后向远方用力抛去。虽然蝈蝈因突发情况而成功逃脱,可你知道吗?你的英勇无畏让小弟仰视!
  他回西北的那天,我特意去车站为他送行。时节已接近晚秋,早晨已让人感到一些寒意,太阳出来后却把周身照得暖融融的。在站外,我们默默的呆了很长时间。看到车快进站了,在家人的催促下,金胜哥依依不舍的走进站口。望着他缓缓的背影,我内心深处为他祈祷:金胜哥,前面的路一定要走好,一切坎坷都会过去,让我心中那个勇敢无畏的金胜哥,大步迈向幸福的彼岸。我在遥远的地方祝福你!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