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是一个自由写作人,闲暇的时候,写点小短文,留在自己的QQ空间里,自娱自乐。不投稿、不进文学网站。原因有二,一是文章拙劣,登不了大雅之堂,二是自由贯了,带着任务写文章,硬是写不出来。
  今年五月,一位文友生拖硬拽把我拉进了北京一家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站。
  前不久又有一位诗友把我拉进了本县“尧舜文学研究会”微信群。于是,告别了,“我以我笔写快乐,我以我笔写心情”的自由天空。
  一周前,尧舜文学研究会文青会长约我,本月16日到葛公镇采访民生工作,我勉强答应了。心里却诚惶诚恐。
  7月16日,入伏的第一天,湛蓝的天空中悬挂着一轮炽热的太阳,大地生火,只要出了空调间,汗珠直冒,眼都睁不开来。
  16日上午8点不到,三辆采访车鱼贯进了葛公政府大院。葛公镇党委委员汪洁,站在大院迎接我们。汪党委,三十出头,瓜子脸,身材匀称,身穿红色衬衫,显得格外的喜庆,出乎大家的意外,接待我们的,是这么一位颇有气质,非常漂亮的美女领导。
  我们在美女领导的带领下,走到办公楼三楼会议室。办公室空调早已开好,一股凉风扑面吹来,浑身一震,格外地舒坦。
  沿着圆桌纷纷落座。哇,除了会长,一位诗友和一位同事外,其他都是一副生面孔,彼此寒暄一番,原来都是不见其人久闻其名的大作家,尤其是徐从福老先生,从报刊杂志上读过他的文章,令我肃然起敬。
  很快进入主题,文青会长首先说明了这次采访的主题、目的、意义和要求。大力推广“群众话民生”项目,是县委县政府的统一要求。2022年东至县21项民生实事应落地生根。葛公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民生工程,将任务分配到各科室,然后分解到各村组甚至落实到具体人。今年已过去半年,由于葛公镇领导亲力亲为,一线督促,许多民生项目落地有声,完成得非常漂亮,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文青会长强调,我们这群人,就是利用我们的笔,大力宣传葛公镇民生工作中的成绩和亮点,在全县宣传推广,起到示范引领作用。
  接着汪党委,详细介绍了半年来葛公镇民生工程落实情况。
  悦民村,通过争取镇政府资金,对该村生产生活的地下水进行了源头改造、净化,提高水质,保证群众用水安全。大华村砂厂黄盆闸河道源头,河坝坡面硬化。天井村种植大户汪双杰,自筹资金五元投入抗旱,缓解了1500余亩的水稻旱情。同春村村民刘华保老人,女儿在上海务工,因上海疫情影响,几乎无收入,镇政府立即安排临时求助。葛公村聋哑人潘春华,本人患先天性心脏病,妻子患了子宫癌,一类低保,镇政府给予极大求助。在提升养老服务水平上,尽力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按照“一户一方案”的要求及时开展帮扶,用心用情解民忧——汪党委如数家珍,侃侃而谈。最后汪党委对采访路线做了具体安排。
  烈日当空照,采访情绪高。美女车开道,一路领队跑。
  冒着酷暑,我们第一站来到洪方红色教育基地“徽州工委”纪念馆。这是一片红色的故土。忆当年,葛公人民为了争独立、求解放,甘愿抛头颅、洒热血,殊死斗争、英勇不屈,留下许许多多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事迹,成为后人心中永远不能忘却的红色记忆,令人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2020年,葛公镇政府耗资近百万,建起这座纪念馆。依托纪念馆,还建起了休闲场所。从竣工的那天起,游客就络绎不绝。仅今年7月一日党的生日那天,就有600多人来此旅游,缅怀烈士、重温入党誓词。红色纪念馆的建立,不仅得到精神的洗礼,而且洪方老百姓的茶叶、香菇、木耳、西瓜的销售红火起来,餐饮业也常常出现爆满。
  第二站调转车头来到同春村。同春,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以前,从同春到县城必经花园里,是一条高高低低,曲曲折折的小山路,由于山高路窄,交通闭塞,同春是全镇最贫穷、最落后的乡村之一。就好像亭亭玉立的少女一样,养在深闺人不识,然而,改革开放之后,特别在近几年来精准脱贫和乡镇振兴战略的深入推进,栖住在大山深处的同春人抓住机遇,趁势而上,尤其在村支书郑志芳的带领下,实现了华丽转身。从此,同春村也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今天,我们一行可以目睹同春的风采了。
  下了车,踏上同春的土地,来到村口,村落沿山转,宽阔的水泥村级公路也跟着曲折延伸,瓦舍竹篱,小乔流水,曲径通幽。从北向南沿着公路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两岸用水泥做起了长城墙,美观漂亮,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走进村部,只有副支书一人留守值班,与副支书寒暄几句后,副支书就带着我们四处看看。
  沿河而走,河的西边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黑色大棚,副支书告诉我们,大棚种植羊肚菌面积170余亩,年产近二千万元,木耳70万棒,年产值约350万元。羊肚菌、木耳已成为同春村的拳头产业,准备明年再扩大种植面积,做大做强拳头产业。另外,还种植紫薯30多亩;西瓜、哈密瓜近50亩。副支书高兴地说,今年的西瓜,由于棚瓜早,上市也早,瓜甜,加上今年入伏前的气温高,瓜都卖得差不多了,而且也卖上了好价钱。
  尽管骄阳似火,汗流满面,副支书依然兴致勃勃地介绍道:同春人口1621人,国土面积27.7平方公里,山场面积约49500亩,耕地面积1800余亩。同春的竹、木、柴、碳,芍药、枇杷、天麻、柴胡等资源丰富,发展经济潜力巨大,尤其同春茶叶,分布在上东边、冯湾、太阳坞等地,80%属于高山茶,由于山势高,多雾沐浴,茶质好,有“一杯在手,天下同春”的美誉。
  说起同春茶,副支书自豪感忒强,他给我们讲起,“祁红”与余干臣的故事:清光绪元年,黟县人余干臣由福建罢官回乡经商,目睹福建红茶畅销多利,遂于建德县尧渡街设立红茶庄,并仿照闽红试制功夫红茶,获成功。为扩大生产,余干臣又在祁门县里中、闪里,洪方的同春开办红茶分庄,同春茶号为“同泰号”,所制红茶(含尧渡街红茶庄)统以祁门红茶称之,简称“祁红”。“祁红”品质优良,色泽乌润,条索紧细,锋杪秀丽,汤色叶底红亮,香气清鲜持久,滋味醇和浑厚,因之誉满海内外,嬴得了“茶中英豪”的美称。民国4年(1915)“祁红”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金质奖章。
  天气太热,我们来到路边一家农户小憩,户主老大爷非常客气,又倒茶,又递烟。知道我们的来意后,高兴地与我们攀谈起同春的由来:相传古时这里称锦溪,锦溪有一财主,家有一女儿,名叫碧云,几岁时母亲得病走了,自从继母进门后,常常挨打挨骂。村里都看不下去了,都替她感叹惋惜。碧云的临村有个年轻后生,名叫同春。同春不仅长得眉清目秀,还有一双巧手。清光绪年间,他来到余干臣在锦溪开设的“同泰号”茶庄制作红茶。他深谙“仙芝”、“嫩蕊”等茶叶的制作技巧,制作的红茶,供不应求。由于聪明能干赢得女孩的喜爱。碧云离“同泰号”茶庄不远,很快认识同春,两人相爱并私定终生。继母是个嫌贫爱富之人,拒绝这门婚事,于是两人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就在他们满心欢喜的来到村口锦溪河边时,河水暴涨,像一头凶猛的野兽,在河里疯狂地冲撞。同春将碧云顶在头上,使出全身的力气与洪水拼搏着,就在快到岸的一刹那,一股浑浊的漩涡自同春脚底升起,像旋风般湮没了他的头顶,而此时的碧云却被同春最后的一掌“孤云托月”扔到了岸上。同春却被无情的洪水卷走了。于是碧云出家为尼,用化缘来的钱捐资修了桥。老尼姑升天后,人们为怀念她,就将这座桥命名为碧云桥。这座桥至今依然还在,同春为爱献身,锦溪就改名为同春。
  正当我们听得入神的时候,村支书郑志芳大步迈进屋里,衣服都湿透了,满面都是汗,他从美丽乡村建设施工工地上来。郑书记激动地说,大家好,我不知道你们来同春,对不起大家。文青会长递给一杯茶,笑着说:“知道你在一线,所以我们决定不打扰你”,于是,我们又和支书聊了起来。
  郑支书说:“目前,按照上级有关政策,适应新时代发展要求,迅速提升农业、农村、农民的三农建设,达到‘生态美、农民富、农业强’的目标,我村利用本村资源,准备在传统耕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打造产业品牌。譬如同春茶叶,知名度很高,突破传统桎梏,也完全可以做大做强”。郑支书喝了一杯茶后接着说:“同春文化底蕴深厚,明代郑天官省亲进去同春路过南谷桥、碧云桥时曾有佳话,清代余干臣在同春开茶号时也有美丽传说,同春满堂坞有个红军洞,方志敏曾带兵在这一带周旋,宿营洞中,民间传说很多,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历史文化资源,打造文化旅游景点”。
  听了郑支书的话,我们信心满满。我突然想起一句古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同春已经迎来浩荡春风,但吹开的并非漫天雪花,也不是千树万树的梨花,而是一朵朵、一树树、一片片盛开的茶叶、羊肚菌、木耳、芍药、枇粑、天麻、柴胡、西瓜、竹、木、柴、碳、旅游等产业之花,还有那农家院子里格外鲜艳的牡丹、月季、石榴,以及开在同春人心中的幸福之花。
  吃过中饭,我们又准备到下一个村采访,采访车缓缓驶出了同春村的时候,回眸再往同春村,仿佛看到了同春村如诗如画,幸福美满的未来。
  车子在崎岖的山道上颠簸,午后的阳光格外地强烈,白花花的阳光,炙得人都睁不开眼睛。车厢里,文友们热烈谈论着,葛公镇在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精准落实民生工程,紧跟时代步伐,充分利用各村的优质资源,大胆创新,发展特色产业,打造产业品牌,实现经济腾飞,葛公镇将是东至县东部地区冉冉升起的一颗璀璨明珠。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