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很安静,空调嘶嘶地吐着凉气,仿佛蛇吐着信子一般,在给人带来舒适的同时,也在悄悄地侵蚀着人体的某些机能。明晃晃的阳光试图通过紧闭的窗帘跻身进来。果真应了那句话,夏天,命都是空调给的,连阳光自己也觉得要找一处清凉的地方打个盹。夏至刚过,仿佛应节令似的,气温一下子飙升到三十多度!
  这是一家名叫“夏至已至”的护肤小店,店的主人名叫夏至,小店经营已经近二十年了。周围的店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只有她这家小店苦心经营了下来。此刻,秋禾躺在那张窄窄的按摩床上,她们一个按摩,一个闭着眼睛感受着按摩。夏至的那双手柔软无比,力度恰到好处,两人都没有说话,夏日的午后,一切都蔫蔫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昏昏欲睡的气息。正当秋禾迷迷糊糊间,只听夏至深深地叹了口气,问:“你家的孩子压岁钱是怎么花的?”
  秋禾一愣,这问题有些突兀。一年都过去一半了,还说什么压岁钱,便问:“怎么啦?”
  夏至说:“唉,我家那一个,胆子现在肥了,竟然偷偷地拿压岁钱买了手机,还有副耳机。昨天被我发现了,我气得肝都疼。都那么大的孩子了,怎么那么不懂事啊!” 
  秋禾虽然是俯卧在那儿的,但是仍然能够感受得到夏至那摇头叹息痛心疾首的样子!
  夏至和秋禾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只是夏至初中毕业之后便去南方打了工,而秋禾一路读书,考上了大学,之后回到母校当了名老师。后来她们各自结婚,联系就少了。直到有一天,秋禾经过她的的护肤小店,无意中往里看了一眼,正好跟里面的那双眼睛撞了个正着,俩人都愣了一下,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
  原来夏至有了孩子之后便回来了,在这小区里开了这家小店,边送孩子上学边营业,倒也能兼顾。而秋禾也在这小区买了房子,为了能让孩子在市内上学!兜兜转转的,都为了孩子,这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俩又在一个小区里相遇了!
  秋禾听着夏至的叹息,问:“你怎么发现的啊?”
  夏至说:“前几天我不是不舒服吗,医生说我累着了,需要静养,我就在家躺着,可是看着家里乱七八糟的,卫生也没搞,歇不住,又爬起来了,到我儿子房间的时候,桌上乱七八糟的,忽然看见了一个装耳机的空盒子,心想,有盒子肯定有耳机啊!于是就找啊,找啊,在抽屉的一角真看见了一副耳机,当时脑子就有些炸了!有耳机肯定有手机,不然要耳机有啥用呢!于是又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他可真能藏,最后终于在他上辅导班用的那个小包里找到了,放在书里夹着!”
  夏至还是那个性格,说话仿佛竹筒倒豆子似的,一阵噼里啪啦,不过手下并没有乱了节奏,依然该轻的时候轻,该重的时候重。这一点秋禾倒是欣赏,秋禾就做不到,她是个很感性的人,一旦心情受影响,干什么都会出错。
  她静静地听着夏至不断地往外倒着“豆子”:“我当时就气炸了!等着他回来,你猜他怎么说,我生日时,同学送的!我说,你同学可真豪横,你一个生日,就送这么大礼,你告诉我是哪个同学,我得去当面谢谢人家!他又说,不是一个同学,是好几个同学一起送的!我说,不管几个同学,你把名字都说出来,我一定当面问个清楚!他不说话了。我问他,你压岁钱呢,拿出来我看看,他没办法拿出来了,少了两千多!我问他,哪里去了?他说,买零食吃了!我说,你的零食,哪一样不是我买着现成的放家里的。有几天我不舒服,你在外面买着吃,也不会一下子少了两千多块吧!我们家里,四个人搞钱给你一个人用,你一堂课就花了我两百块,我一交就是两万,你但凡用点心,就不会考出这么个成绩!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不想念书了,就算了,混个高中毕业,自谋出路吧,也不要让我们再为你花这个冤枉钱了!”
  秋禾听着她一口气倒出这么多,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其实她也知道,孩子的压岁钱如果听任孩子去花,大人不加干涉的话,无论多大的孩子,也不会经受得住诱惑的。她听到的关于压岁钱还有父母乱给零花钱而导致孩子买手机上网打游戏不学习的例子太多了!父母心疼孩子,就乱给他钱花,其实是对孩子的一种戕害!试想,一个孩子,手中有了钱,整天就想着怎么把这钱花掉,这不是把孩子每天置于各种各样的诱惑之下去受煎熬吗?他们还有心思去学习吗?何况,孩子的抵制力本身就低。
  秋禾说:“你怎么处理了啊?”
  夏至说:“还能怎么处理啊?手机没收啊,难不成还给他玩啊!”
  秋禾说:“那你儿子呢?就任你没收吗?”
  夏至说:“他还能怎么样?我没把他揍一顿就算对他大度了!我那儿子我知道,从小就有怕我,对我还不敢龇牙!”
  只听到秋禾一声叹息,说:“你给人按摩时,还要先抹上精油,不然就很痛,对不对?”
  夏至一愣,一时间不明白秋禾是什么意思。
  
  二
  夏至在家里是老大,又是夏至那天出生的,脾气像夏天一样火爆,又是个说了算的主儿。她的儿子秋禾并不陌生,小学的时候,夏至经常接到店里来,吃饭,作业,然后送他上学。周末也是带到店里来,夏至在后面房间里忙着的时候,她儿子就一个人在前台看书,写字,偶尔玩玩手机。那个孩子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文文静静的,仿佛个小姑娘。开始见到他时还只有他妈妈胸口高,但这几年见风长似的,蹭蹭地窜出了一个头,他妈妈已经要仰视他了!可夏至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把他当成了个小孩!也许,在父母的心目中,孩子永远是孩子!孩子在变,时代在变,如果总拿以前那一套来对待他,无异于刻舟求剑啊!
  秋禾跟夏至不一样,秋禾在家里是老小,性子慢,什么事都不急不躁的,就连带孩子都是一样,别的孩子摔倒了,哭呢,大人赶紧跑过去,拉起来,哄哄他。秋禾不,她依然不紧不慢地走过去,说:“起来啊!”她女儿听话地起来了。她再问:“怎么摔倒的啊?”她女儿指指地上的小石头,说:“这个绊的。”于是,她对女儿说:“就这么个小东西?把你绊倒了?我们一起将它搬走怎样?”于是女儿乐颠乐颠地将那个石头扔到一边去了。如果是搬不走的,她会说:“你再走走看看,会不会再把你绊倒啊?”女儿就真的走着走着,走到跟前,绕过去了。她笑呵呵地说:“哇塞,你赢了。真棒!”有时候女儿摔疼了,哭呢。她蹲在旁边看着,女儿哭得梨花带雨的,委屈万分地望着她,那泪珠啊,大颗大颗的!她心里疼得不行,但装作若无其事地把纸巾递给女儿,说:“擦擦!”然后问:“哭好了吗?来,跟妈妈一起回家!”于是牵起她的小手,一起回家了!
  秋禾的女儿也好,跟她的性子有些像。不声不响的,看似一团面,其实不然,比秋禾有主见多了!啥事,都自己去干。小学的时候,家长们一窝蜂地给孩子报剑桥或新概念,她则跟秋禾说:“妈妈,你不要想着给我报这个班那个班,报着我也不上!”秋禾则笑着说:“我相信我的女儿不需要学这些的,她能对自己负责的!”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她说:“妈妈,我想学画画!”秋禾说:“好啊!”高考志愿填报时,说“妈妈,我想学建筑!”秋禾说:“好啊!”她总说:“好啊!”女儿也总是自己一路学着学着,一直学到了大学。别人看着秋禾,羡慕地说:“你真享福,女儿都不让你操心!”秋禾还是笑呵呵地说:“其实,你们也可以不操心的!”她们白她一眼说:“又凡尔赛了不是!”听了这话,秋禾摇摇头,心想:“孩子的人生又不是你能给与的,既然迟早都要让他自己选择自己打拼,又何苦替他们做主呢!迟早要放手,为何不早放手呢!做父母的,不是要背着他走路,而是要在一旁看着,只要不走到邪路上去,摔几跤有啥呢!只有让他痛了,才知道以此为戒啊!”
  
  三
  空调依然冷飕飕地送着风,俩姐妹舒适地吹着风,夏至给秋禾敷上泥灸,也在另一张床上躺了下来。
  秋禾说:“我们工作时间长了,就腰酸背痛的,还时不时放松一下,来按摩按摩,孩子学习也一样啊!白天在学校里,老师强调要好好学,晚上回家父母也唠叨要好好学,他们哪不知道要好好学吗?可是他们也累啊,也需要放松一下,也需要按摩按摩啊!我们的身体需要滋养,孩子的灵魂也需要滋养啊!你就这样将他的快乐粗暴地剥夺了,有用吗?他就会安心地学习吗?”
  夏至说:“那我也不可能把手机给他的啊!那还得了!”
  秋禾说:“你家儿子以前没有手机时,学习怎么样?”
  夏至摇摇头,说:“也不行啊,才这样恨铁不成钢!你不知道,初中时,英语一塌糊涂,大班小班一对一,法子都想尽了,三年花了我好几万,结果,中考你猜考多少分!四十几分!我就是用脚考,也不止这么点分!还好,别的科还争气,总算考着个高中念念,高中英语算放弃了,给他报个日语班,每个星期两节课,周末上,你可知道,又是大把大把的票子!数学和物理又是断崖式下降啊!”
  秋禾说:“那应该不是手机的原因啊!”
  夏至又摇头说:“搞不清,这孩子整天到晚在想什么!”
  秋禾说:“你家儿子懂礼貌,做事也不懒,你叫他做他基本能做,又没沾染上什么恶习,没有跟你动拳头对着干,这已经很不错了啊!”
  夏至脸色稍缓和了点,点点头说:“这一点还好!”
  秋禾说:“有的时候,他自己也无能为力,我们就不能老是一味地去苛责他。哪个孩子不想学好啊!他考不好,比我们还难受呢!就像我们做父母的,也不能事事都会的,既然我们能接受自己在许多方面不如别人,为什么不能接受孩子在许多方面也不如别人呢!我们需要的其实只是一个健健康康的正正常常的孩子,并不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对不对?”
  知了又在唱着无休无止的歌,窗外好像有一只什么鸟儿倏地飞过。一只小狗声嘶力竭地狂吠了几声,可能是隔壁老张的那只小卷毛吧!现在养狗的人多了。尤其是晚上散步时,经常看见狗在身前身后颠颠地跑着,那小尾巴一颤一颤的,还不时撒娇似的赖住了不走,你就是很难对它生气!因为我们只把它当做是个小动物,对它没有期望!而如果换做了一个小孩,耍赖皮不走呢?可能立马火气上头,冲上去对着屁股就是一巴掌吧!我们喜欢生气,是因为我们对对方有了期望,甚至是过高的期望!不管对方有没有这个能力!孩子从小就背着这期望,能不累吗?
  孩子到这个世间,是为了延续我们的生命的,我们应该去感激他们来到我们的生命中,给我们带来了欢乐和希望!这是多大的缘分啊!其实,他成绩差不是我们不爱他的理由啊!他想玩手机,我们大人也拒绝不了手机啊!为什么大人能玩,孩子就不能呢?当然,我们可以做给他看,说:“我们现在不玩手机,你写作业,我也看书,好不好?”久而久之,孩子自然会养成一个先完成该做的事情,然后再玩手机的习惯。既然手机是戒除不了的,就让他在限制的范围之内玩好了!
  夏至沉默着。秋禾的话缓缓的,仿佛她手中的按摩棒,按摩着她的灵魂!这个习惯于给别人按摩的按摩师,有时也拿着这按摩棒在自己身上按摩按摩,但很少想到自己的灵魂也需要滋养,自己的孩子也需要按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