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老公
  一晃一个月老婆都没有回家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加重,让1月31日中午才到家大休的老婆,着急上火地联系回宁东的车,2月2日提前返厂,看着老婆急切的电话联系找车,一个又一个被拒绝的表情,再一个又一个急切渴望的询问,你说,你快退休了,还有年休假,不行就休年休假?我不假思索的告诉你“不行”,我班矿井水系列操作员从山西探亲回来,被隔离14天,中心调配另外班组中控员来顶岗,不能煤化工系列中控操作再从另外班组调配人,年跟前,因为探亲和年休假,还有被疫情耽误到路上回不来的同事。非常时期,我不能拖三班的后腿,给班组和中心再带来麻烦和不便。听闻此话,你转身去把老婆31号晚上连夜洗的床单被罩都收拾装在包里,再把一些零食都使劲朝另外的包里装。你知道疫情越来越严重,武汉已经封城,连我们地处宁夏边缘小县城平罗,因为银川确诊病例,都已经禁止宁A车辆进入平罗县城。
  疫情的严重性已经超过2003年的非典,老婆没有高大上的话,我们同属宁煤集团,我们各自的单位年跟前都没有放假,单位在紧急做好防护的同时,生产运转继续进行。我知道此去也许面临短时间内不能回家,也许会长时间不能回家,除了管控要执行外,更多的是我们自己要自律,不能拖单位的后腿。
  你默默地把家里还能节省出来的口罩都给老婆装上,一遍又一遍叮嘱我注意自身防护安全,工作操作中要精心。我有点哽咽,转身抱住你说,你也一样,保护好自己,国家有难、有灾的时候,企业也是最困难的时候,随时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疫情越来越严重,宁煤集团企业各单位肯定在防控防疫上越做越细。你在做好个人防护同时,千万不要被疫情吓倒,我们不能退缩或是想尽一切办法不去上班,我们现在幸福稳定的生活是国家繁荣稳定、企业发展壮大所给予的。灾难和困难来临之时,我们不能光顾自己安危,我们要有大局意识,虽然我们不能像那些医护人员和警察们奋战在一线,但是,我们遵从企业的安排,最普通的付出就是最大的收获。
  你眼圈红了,因为疫情的严重性,远在宁东的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吃喝肯定不如以前方便,疫情期间,餐饮都停业了,你也知道尽管还有5个月就要退休的老婆,是一个正能量的人,做人做事从不落井下石。
  31号晚,你给老婆开机洗床单被罩时,一边听老婆与儿子的谈话,春节期间回来休假,计划初三下午走,初四值班在宁夏医科大读研的儿子,我鼓励儿子回到医院,既然选择学医这条路的风险就应该想到除了医患关系,还有各种疫情灾难发生。作为医护人员,这些都会面临到,你虽然还未正式走向职业生涯,但是所学基本知识要比我们这些普通民众强许多。儿子懂事地点头说,他已经联系科室导师让回去,但是学校坚决不让已经回家的学生返校,如果学校同意让回到科室,他就回去呢,最终学校考虑严谨,已回家的研一学生不准返校返回所在科室。
  你默默地替老婆打理要带走的东西,此时你没有说一句疫情这么严重,你还让孩子回到医院?因为我们夫妻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就是脚踏实地干好自己的工作,无论什么情况我们愿意与企业共进退。所以当我与儿子谈话时,你没有阻止,虽然我们的儿子也是独生子,但是,你看前赴后继奔向疫情重灾区的那些医护人员上至84岁的钟爷爷,下到90后年轻的医护人员,他们的义无反顾并不是不怕死,而都是舍小家为大家。我们普通家庭的人,没有更多的豪言壮语,我们有的只是尽自己最大能力协助企业,协助国家打赢这场疫情攻坚战。
  2月就要结束了,春暖花开的季节已到,疫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各地方也已开始根据自身情况有序复工。家乡平罗县城还是严防死守,不准在外工作人员进入县城,虽然平罗县这次没有疑似和确诊病人,但是家乡对疫情防控丝毫没有放松。我能理解并欣慰自己家乡虽小,但疫情防控工作做的真好,严、细、实,杜绝彻底。
  老公,尽管老婆很想家,在这也吃不好,但是我忍着不偷跑回去,不给家乡和社区带来麻烦,也不因为自己的不自律和任性给单位带来麻烦。
  3月快到了,天天关注报道,老婆与全国人民一样期盼春暖花开,等待着疫情结束能正常通车。照顾好自己,我们在各自岗位上都好好保护自己,两守相望着希望之花绚丽绽放,老婆想家了,想你对老婆的照顾,老婆最最想的就是解禁回到家美美地吃肉。
  爱你的老婆:月凤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和牛相处的一些细节和故事,很难忘,曾经的牛往事让我想了很多。 一 很多年前,我家饲养了一头母牛,主要是婆婆在照顾,我偶尔过去看一眼,母牛认生,以为我要伤害它,鼓着眼睛歪着脖子,...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