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工作,很偶然很仓促,当时我们家人所在的企业内部,为解决子女就业而招的工;由于机会合适,快高中毕业的我,便放弃了高考。
  反正那时也无心学习了,而且那时考大学非常难考,不一定有把握;即便考上了,更不一定有我们这种稳定的特大型国企效益待遇好。
  所以不仅仅是我,还有好多职工子弟;包括初中毕业的,也终止了学业,都想趁机早点就业。
  对我来说,人生崭新的一页就这样开始了;我从一个本来即将毕业的高中生,转换角色变成一个合同制的小工人。
  在礼堂,我一进去集训,就注意到了一个人,他是负责培训新招员工的负责人,也是我们即将入职的领导;里里外外,全部都是他一个人一手在抓。
  他大概四十来岁,其实他是我爸爸的同乡,但是我之前并不认识他;他后来也曾对我说起过,他认识我爸爸,而我的爸爸,早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因公去世了……
  他看着我说话的时候,眼光里充满了慈爱,满脸笑容,和蔼可亲,让我想起了我的爸爸……
  我平时喊他李叔,李叔长的还挺帅,有点宽但显得坚毅的脸庞,额头宽阔饱满带着聪明劲,眼睛有神很显睿智,鼻子挺拔;虽人到中年,但身材匀称,一点不油腻不发福。
  似乎很象某个台湾男演员的样子,只是我说不上那演员的名字。
  在工作之中,我和李叔接触比较多;他是公司副经理兼下属厂子的厂长,是我的直接服务对象和上司;集训完毕后,我被安排到他办公室,管理人员少,我就兼了方方面面好多的工作。
  因为这批新职工里大都是初中毕业生,高中生寥寥无几,只有我们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他对我很照顾,因为大家都是老乡,他的圈子和我家的老乡圈子,大家都是认识的。
  工作之间,我留意到,李叔是个很认真负责敬业的好领导;他常常不辞劳苦,亲历亲为,没有半点官架子。
  他闲不住,很少呆办公室,经常去到厂子车间里,和大家一起想办法,钻研解决技术问题,常常废寝忘食。
  他工作起来的专注劲让我素然起敬,什么问题到了他那,似乎都能解决掉;他是很喜欢动脑筋的人,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
  他动手能力也很强,一些机器故障什么的,他自己基本上都能修好;他也曾给我聊过天,说他对机械电子等方面很感兴趣,他自己还订了一些电子刊物自学。
  他工作起来常常聚精会神,心无旁贷,非常专注投入。
  有一次,他在厂部办公室,冬天天冷,那个房间没有暖气;只有一个烧煤块的铁炉子,用来烧火取暖。
  火小了需要加煤块的时候,就需要拿一个铁钩子,把盖在炉子上的铁盖钩开续煤。
  那天,他由于心里一直思考着厂里遇到的技术难题,当他想要给炉子加煤时,竟然忘记去拿铁钩;而是直接用手,想去拿开盖在炉子上的铁盖。
  结果剧烈的烧灼痛感让他清醒过来!手被烧伤了,他却笑着说他自己太笨了,他确实做事太专注了,简直到了忘我的境地。
  在办公室有时候会轻松一会,他也曾给我讲过他过去的一些事情,我非常乐意听;他还很关心我,询问我的学习情况,并提议我,趁还这么年轻,要多学一些东西。
  后来他不声不响的,给我找了相关的学习资料;给我们报名,让我和那一名女高中生加强学习。
  我们俩女孩听从他的话,业余自学函授大专;是经济管理方面的专业,我们俩还去了北京面授。
  后来我俩拿到了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颁发的毕业证书。
  而他作为领导,报请上级主管部门,最后给我们报销了,所有的学杂费和上京往返路费。
  我真的觉得很幸运,一参加工作就遇到这么好的领导;我很敬重他,从心里感谢他。
  我努力的工作,来报答李叔的知遇之恩;凡是他交代的事,我都尽力做好本职工作,让他满意,甚至我份外的事,也不辞辛苦的完成。
  有一次,外单位欠我们单位一笔货款,单位里很多人去要账都要不回来;除了销售科人员,财会科会计出纳,甚至领导本人都去了,也没要回来,被他们推三堵四。
  后来闲聊时,李叔给我笑着说:“要不你也去试一试?看要得回来不?”我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好!”
  结果,我不顾天寒地冻,大冬天一个人冒着风雪,艰难的找到欠债单位的负责人;我其实也没多说什么,就只说:“这点欠款你们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这么大冷天让我们一趟趟地跑?”
  那个负责人看着冻的满脸通红,冷的直跺脚的小女孩,愣了一下;二话没说,转身就给手下吩咐:“把他们的欠款给结了。”
  我完全没料到,根本就没费什么劲,就完成任务了;连我都纳闷:“这不是很好要吗?为何他们要了那么久?”我只觉得我运气真好,非常开心。
  当我拿回银行的回执单,递给李叔时,他兴奋的高呼:“万岁!万岁!”弄得我一头雾水,完全都不明白:“什么意思?谁万岁?为何喊万岁?”
  跟李叔在一起共事期间,虽然事情很多很杂,工作很忙很累,但累并快乐着;有这样的好领导,大家都愿意跟着他干工作。
  想不到的是,有一天,爸爸的老乡到我家,说是要给我介绍对象;介绍的那人正是领导的儿子,跟我一样大。
  听这位老乡说,领导听到给他儿子介绍的是我的时候,笑着说:“那我就少了一个好帮手了啊,哈哈哈。”
  我也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看在领导的面子上,觉得李叔人好;就去介绍人家见了他儿子,但说实话,他儿子长的不像他爸爸,像他妈妈,没有李叔帅,哈哈。
  我最终无法喜欢上他的儿子,虽然来来往往也接触过一段时间,但最终无缘;我觉得也无所谓,毕竟,缘分不到,终身大事还是不能勉强的。
  我后来被上级主管公司的经理看中,就因为他下来视察工作时,在我们办公室,他让我誊抄一遍,他临时起意写的潦草的稿子;我便擅自给他修改了一下,觉得不合适的地方,稍加润色。
  结果大领导深感意外:“咦,小丫头胆子不小啊,还没有人敢随意修改我的稿子。”大领导搞宣传出身的,自视甚高。
  随后,我便很快被调到上一级公司了;在经理办公室,做做办公室的相关工作,没以前工作多且累,反倒清闲了。
  我从此和李叔就很少见着了,只是每周他作为公司下属部门负责人,当然他本身也是兼着公司副经理的;来公司开例会或者他来办事,才能看见他,或者,是我到下面的部门办事,也能和他见面聊一会。
  在我调走之前,李叔曾让我推荐替代我工作的人;我经过考虑,给他选了一个文静细心很敬业的女孩。
  结果他同意了,那个女孩后来干的果然不错;很维护领导,做事又稳当,是个好助手。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两年,我又要准备调离当地和本系统了;离开前,我也感受到了隐隐的惆怅和离别的愁绪……
  调走之前最后一天上班,在公司会议室开完最后一次周例会;做完会议记录,我合上记录本,等待散会。
  这时候,公司经理给与会人员宣布,说恭喜我明天起就要调走了;我看见坐在斜对面的李叔,带着笑容朝我这边看,反而让我心里还挺不好受的……
  和他在一起相处共事两年,加上后来断断续续的两年,差不多四年的时间,一直都相处融洽;那些他关心爱护我的情景,那些和他轻松愉快的交流,一幕幕都浮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真的是要从此永远的离别了,远离故土,远离亲人,远离朋友,远离同事,远离曾经熟悉的一切,余生将一去千里……
  走了以后,我曾给李叔写过一封信,感谢他之前的照顾;他回信,说了些鼓励祝福,问候关心的话。
  并没有就此中断联系,再后来他让我帮他买我所在地的某电子刊物,我给他办了。
  后几年他退休后患病,他通过我的亲人找到我的新地址,让我帮他找某医院特色专科的资料,我也照办。
  可是,等我再回老家探亲,才惊愕的得知,他竟然已经因病去世了……
  我很悲怆,心情沉重……亲人们也说以前在一起工作时多亏他的关照,感叹好人不长命;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亲切的李叔了……
  很久很久之后,大概都过去了二十多年了;有一天,我整理旧物,在一个旧本子里偶然发现,李叔给我回的那封信,竟然还保留着!
  那曾经无比熟悉的字迹,他的多少稿件以前都是交于我整理誊抄;看着熟悉的字迹,回想起故人,见字如见面,不禁令我黯然……唯愿在九泉之下的故人一切安好……
  生命中曾有很多美好的遇见,让你感动的人和事;可能每个人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安放着那些难忘的,或普通或高贵的灵魂……
  感谢曾出现在我命里的贵人,曾经带给我的提携和帮助,带给我的温暖和感动……
  其实在与不在,见与不见,都不影响,他们停驻在你心里,一生难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