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二老辛苦一生,兄弟几个又聚到了一起,来到父母的身边,一起好好地与父母说说话,唠唠家常。
  一见到二老,老大迫不及待地说:“爸、妈,我已经退休了,驮着负重的车,终于卸了驾。以前没有较多的时间陪你们二老,以后会有更多的时间与你们说说话、拉拉家常,驱散你们二老的孤独和凄凉。今年,你们二老还好吗?”
  二弟接着说:“爸、妈,我也在大哥退休后的第三年也退休了,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看看你们了,你们高兴吗?”。
  “爸、妈,以前为生活所迫,东奔西跑,无法顾及到你们,现在,我已经五十多岁了,以后会有更多的时间来看你们的。你们放心吧。”三弟说。
  爸、妈没有吭声,四弟也没有出声。三个儿子来看他们,他们怎么不高兴呢?。父母对子女的爱永远珍藏在心里。形影不离。割不断,舍不弃。他们是以这种沉默的方式,无声胜有声的表达,在向我们传达着这份血缘铸就的亲情和大爱!
  “爸、妈,你们可记得小时候吗?我们母子五人,弟兄几个在武汉的童年岁月里,父亲奔赴云南支援三线建设,给我们留下了紧凑的五十元生活费用。父亲也只有十几元的生活费是属于自己的。这仅有的五十元钱,是我们母子的‘活命钱’,紧吧吧的,一点也不敢多用。政府发的肉票、布票也都成了我们这个家的废纸,全部送给了别人。家里穷的如碗里的白水清澈见底。看见别人的孩子脚上穿的尼绒袜,我们羡慕的要死。父亲这一生任劳任怨,苦苦撑起了这个家。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家穷,放弃过拼搏的念头。父亲你却对我们说过:‘坚持一下会过去的,你们要好好学习,长大要有知识。’我们把这句话记了一辈子。至今没有忘记。我们也没有因为这个穷让我们抱怨和自卑。”老大饱含深情地说了这些话。
  看着父亲没说一句话,母亲也在一旁默默无声,四弟也在那里不说一句话,听着。
  我们兄弟难受,往事一下子涌向心头,泪水难以抑制。想必是爸、妈心里早已清楚那段苦楚的经历,才在那里静静的思索、无声的回忆。
  几个孩子在贫困中渡过了他们的童年,在相依为命;相互拉扯中长大。苦了这几个孩子。正是在长身体的时候,没吃过几顿饱饭;没穿过几件新衣。寒冬腊月,几个孩子只能躺在用稻草铺的床上,相互依偎着御寒。可怜的孩子们:爸、妈为你们的童年落泪;为你们的现在感到欣慰。愿你们以后的每一天,身体安康,幸福!
  二弟接着说:“爸、妈,你们记得我到农村当知青的岁月吗?为了养活自己,不给家里增加负担,我拼命的劳动,是知青群里工分挣的最多的一个。太阳晒黑了我的皮肤,肩膀被担子磨出了血泡。从来没叫一声苦,没叫一点儿疼。招工到昆明市建工局后,勤学苦读,掌握了房屋建筑的基本技能,成了一名高级建筑工程师,成了一名技术骨干,为你们争了光。”
  爸、妈没有表态,四弟仍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爸妈心里十分明白。四个孩子中,老二是最能吃苦的一个,高中毕业赶上了知青下乡。在农村拼死拼活,吃苦耐劳,光着膀子干活,顶着烈日出工,汗流的最多,工分挣的最多,父母心疼的最多。靠着自己的能力,取得了现在让人羡慕的成绩。
  三弟接着说:“爸妈以前工作较远,现在回到昆明后,常年伴随着你们身边,嘘寒问暖的少,照顾不周的多。儿孙常惹你们二老生气,心感惭愧。你们的孙子,鹏鹏给你们生了一个大胖重孙。我们的这个家族中又添了一个第四代人。等他大一点时,我把他带来看你们,让你们这个太奶奶,太爷爷也高兴高兴,好吗?”
  爸、妈依旧没有说话。四弟无言。
  爸妈咋不知道,老三出生时,正赶上国家经济三年困难时期,吃没吃的,喝没喝的,月子里一滴奶水都没有。四个孩子中他是身体最差的一个。远离父母,四处奔波做生意,到头来,生意倒闭,现在是穷困潦倒,生活难以维计。父母最担心和牵挂的就是他。
  这些话,爸、妈已经听进去了。
  哦!还有四弟老黑的情况。
  老大接着说:“老黑的女儿考上了医科大学,你们的心血没有白费,有了一个善终的结果。老四也从内心感激你们二老。感谢你们都七、八十岁的年纪了,还在一日一日地照顾孙女的生活起居。四弟也完成了他一生的责任,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他也该歇息一下了。他就在你们二老的旁边不远的地方长年的陪伴着你们。你们知道吗?
  爸、妈一言不发,静如泰山。
  大海扬波,群山巍峨,日光偏西,余晖夕照。在这崇山峻岭中,伴着一湖波涛,你们在群山中静静的安息、长眠。夕阳斜射在父母的墓碑上,肃穆庄严。鲜花和葱郁簇拥着墓碑,把太多的回忆、凄苦、亲情和思念留在了这里。兄弟三人起身向父母的英灵和四弟的英魂深深地鞠躬告别。……
  昔日贫家人六口,今朝荒冢已三人。
  慈祥的父母,憨厚的四弟安息吧!待到菊花傲霜,大地换上金装时,我们再来看你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和牛相处的一些细节和故事,很难忘,曾经的牛往事让我想了很多。 一 很多年前,我家饲养了一头母牛,主要是婆婆在照顾,我偶尔过去看一眼,母牛认生,以为我要伤害它,鼓着眼睛歪着脖子,...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