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口一中,全称洞口县第一中学,座落在洞口县城一大桥和桥下平溪江大坝下首,西与百年文昌塔相邻,南与迴龙洲隔江相望,是一座百年古校。洞口一中,是我的母校,也是洞口县很多优秀儿女的母校,是洞口县学子向往的最高文化学府。
  洞口一中现在的教师中,有特级教师3人,高级教师51人,一级教师110人,有全国优秀教师、劳模5人,有国家级骨干教师1人,省级骨干教师6人,在职教工325人,其中专职教师236人。
  可6O、7O年代教师没有这个师那个师的,都是平等的老师。我们还是常回忆起那时我们的任课老师。
  首先是我44班班主任余灼柏老师,他同时是数学课和音乐课老师。小鼻子小眼睛,笑口常开,却眯着眼。特别记得他拉的一手好二胡,常拉的是《二泉映月》。可我们那时还不懂音乐,听第一次觉得这是音乐,听了多次后,觉得余老师拉的二胡,高低起伏,有时好像鸟儿在歌唱,有时好像平溪江水哗啦啦地响,有时好像进入宁静而满天星光的夜晩,有时好像进入阳光明媚的白天,带你漫步在迴龙洲仙岛的林荫小道,带你坐小船在湖水中荡漾。只觉得曲目的历史悠远流长。哪知《二泉映月》是名曲,其曲名优美,极富诗意,具有浓郁的民间风味和深刻的思想内涵,以致在国际乐坛不胫而走,广泛流传,成为许多著名乐团演奏的经典曲目。是余灼柏老师引导我们走进音乐的殿堂。
  语文课赵林老师,戴一幅金丝眼镜,瘦弱的身子,好象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他上课语气抑扬顿挫,声音不大,却气场十足,他一上讲台,同学们雅雀无声,认真听讲。我永远记住了赵老师教我们语法中两个要点。一个是他编的语法歌:“主谓宾定状补,主干枝叶分清楚,定语必居主宾前,谓前为状谓后补。”“使”容易掩盖主语,使字使用要慎用。这两点我终身受用,后来写科技论文和文学作品几乎没有语法错误,编辑也没改我文字。
  洞口一中1994届学子李振国,在《他应当是我掌握逻辑学的启蒙老师——怀念洞口一中语文老师赵林》文中描述:正己冠,肃己容。是我平常看见赵林老师时所产生的一种反应。记忆中,他一直是中山装和黑皮鞋,戴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头发一丝不苟,手臂夹着教案,不苟言笑,看上去十分严厉。尤其在听说他是我们“洞口县第一批全国特级语文老师”的时候,有点莫名“怕”他,这大约就是“敬畏”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洞口一中青年老师刘永中在《高山安可仰徒此揖芬——缅怀赵林老师》文中描述:“赵林老师他起得早,每天清晨寄宿生晨跑的时候,他也精神矍铄地在操场上散步,瘦弱的身体,沉稳而淡定的脚步。赵老师知识渊博,经典诗词随手拈来,语言诙谐幽默,课堂生动有趣,在学生心中播下文学的种子,会影响他们一辈子。”
  他的“一切教育的基本要求是学会思考、表达和交流。”名句成为洞口一中座右铭。赵林老师后来为洞口一中副校长。
  赵林老师是我的老师,同时是我肖家的一个堂姐夫。我在洞口县一中上学时,每期交伙食费7.5元,交大豆5斤,香油3斤,自带米蒸饭。那时洞口一中伙食较差,同学们戏称为:一日三餐,萝卜白菜豆腐渣。堂姐肖慈利经常叫我去她家吃饭,每次赵老师和堂姐都给我夹猪肉或鸡肉。相对我比同学与赵林老师交流多一些,他对我要求也高一些。
  赵林老师有一儿一女。儿子赵力涛,号称是洞口一中第一才子,本硕连读于北京大学,后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社会学博士学位,现在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女儿在师范学校毕业,一直在岳阳市幼儿园工作。
  据洞口一中校友们传达的信息,赵林老师于2022年1月1日在岳阳去世,也就是在女儿家去世的。
  物理课彭国富老师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历史课殷老师,他讲西班牙,带武岗腔,把西[xī]字说成思[sī]。政治课向武豪老师,他兼任39班班主任,1.82米高,正如其名武豪一样的,英武豪杰,身材魁梧,他除了教政治课本知识,还关心国际形势、社会热点问题。他说中国是文化古国,选拔人才历来是通过科举一级一级考试,就有皇帝钦点状元三甲之说,他预示中国恢复大学考试制度必然性,要同学们刻苦学习,迎接这个制度的到来。他原来是大学公安刑侦专业,后来专业归队,回到刑侦岗位,成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县公安局副局长,因我后来在县畜牧水产局工作,派出协助他工作,师生一起侦破了贩卖病死猪、饲喂“瘦肉精”2个案件。胖子校长薛忠监后来为县档案局局长。
  我1981年大学毕业回洞口县工作时,还时常见过洞口一中这些老师们。只是班主任余灼柏老师,我们高中毕业3年后调武岗师范了,只有一次,我在洞口县进修学校门口见过他一次。
  深夜,一灯如豆,在如山堆积的案牍里深埋着一头花白的发。一支笔、一架眼镜、一杯清茗,这种辛劳耕耘,人们喻之“烛”、喻之“蚕”,并把它浓缩为当代师者的师德经典流传。敬业奉献,默默耕耘是老师,严谨勤奋,立德树人是老师。我想,现在只讲奉献不求回报,这个社会可能就是老师了。
  我和同学们在一起经常怀念洞口一中的老师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