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背驮驮,背得是个谁呀?原来是个果果。摇摇晃晃,颠颠簸簸。前瞧后看,无须躲躲。嘿嘿,爷们妥妥!”
  这是我背着孙子起床时,随意哼出来的。背着,哼着……
  我这两个宝贝孙子哟!大宝贝读小学,二宝贝上幼儿园,每天宝贵的时间都投放在校园里。可是,星期天、节假日呢?总不能蜗在家里,白白地自相消耗吧。最想的,也是能够做得到的,就是跟着爷奶奶厮混。然而,两个宝贝的年龄悬殊不是太大。这大宝贝呢,也还不到十岁,正是不知“天高地厚”,比狗还“厌”的时候。两个宝贝若是同时来了,时不时地,吵一吵,闹一闹,甚至还要……
  奶奶的心脏不好,最怕吵闹了。于是,两个宝贝只能轮流过来。一个宝贝,面对我们两个老人,老的慈祥,小的温顺,生活便一如既往地安逸平静。
  一天中,无论是哪个宝贝,都要经历几个环节,最重要的是早晨起床。他们那四口之家,父母也不过三十多岁,加上工作没日没夜,似乎睡懒觉成了一种必然。即便宝贝们要上学,早上不到七点也是起不了床的。宝贝们跟着我们生活,想赖床可就不行了哟。
  清晨,最迟六点钟,我就开始叫了。
  若是大宝贝,我会叫道:“喂!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吗?”
  大宝贝呢?可能醒了。因为,五点多钟我便开始搞卫生,抹布擦窗户、柜子、椅子等。尤其是拖把拖地,稍不注意就会碰上床呀,柜子什么的,其噪音是控制不住的。但是,大宝贝照睡不误,仿佛这一切都在九万里之外呢!
  我从卧室辗转到书房,再腾挪到客厅。我做我的,他睡他的,互不影响。我的工作还在继续着,他也依然在好梦之中。可是,我还是间隔着三五分钟就叫一次:“宝贝,再不起床我可要……”
  “可要怎么样?”嘿嘿,他说话了。我还没有回答呢,他又说道:“爷爷,我要你背一背哟!”
  我说:“好呀。不过你要起来,不起来我可不背呀。”
  好家伙,一说可以背他,灵验得很呢,待到我放下手中的抹布,褪去手套,来床前时,他已经……我还没有转过身来呢,倒窜到我的后背上了。两条腿像藤条似的缭绕在我胯下,双臂勾着我的脖子,两片湿漉漉的嘴唇却吻在我半边的腮帮上,既黏糊又热辣,如同贴上了一团橡皮泥似的,甩不掉,揉不得。
  忽然间,想起了小时候的我,也曾被我奶奶和外婆背过。这两位老人,都是目不识丁的乡村妇女,却很会哄小孩。每当背上背着孙子或孙女的时候,口中都念念有词。什么“背背驮驮。”后面还有好几句,如今我却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了。
  我的孙子背在我的后背上,不由自主地,我也想哼上一句两句了:“背背驮驮。”后面再念叨什么呢,总不能忘记了奶奶与外婆的那些词儿,就无法继续了。我随口瞎编了起来:“背得是个谁呀?”大宝贝没有回话,只是在我的身体上蹭了蹭。我又念叨:“原来是个果果。”这“果果”不是别人,就是我这宝贝。背在后背上的“果果”几乎与我是一体的。“果果”不动,我得动一下。我动了一下,这“果果”便会动两下、三下。于是便有了:“摇摇晃晃,颠颠簸簸。”最关键的问题是,我这背,以及背下的双脚,居然还很稳当,没有变成个“跛子”。为了确认是安全的,又跟上了一句:“前瞧后看,无须躲躲。”
  哼到这里,似乎已经说完了一个背的过程。但是,在我的潜意识里,却是意犹未尽的,不知道出于什么意愿,就冒出了“嘿嘿,爷们妥妥!”似乎是个总结,又似乎是个肯定,还似乎是个转折与期待。
  说完了,倒纳闷了!我这是在干吗呀,写诗吗?完全不是诗的格调。写歌吗?哪里有歌的气场哟。
  无论是什么,我还是记住了这几句。我又从头念了起来,并且,我念一句,大宝贝重复一遍,就跟背诗似的,一起一伏,悠扬顿挫,停停歇歇,连连续续。我,还有我的大宝贝孙子,我们乐此不疲,沉浸在其中了。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二宝贝来了。二宝贝比哥哥稚嫩了许多,倒也比哥哥调皮了许多。我和他奶奶是晚上九点钟睡觉的,二宝却不想睡。他说:“爷爷奶奶,睡早了我可是睡不着的。就是睡着了,明天早上一样也起不来,可要叫我哟!”
  “好的。”我说:“现在闭上眼睛就睡着了。早上叫你,别装着不醒就行了!”
  果然,六点多一点,我依旧是一边做事,一边叫上一声两声:“二宝,起来可不要太早了哟!”
  小东西和大宝一样,知道我在叫他,却一动不动,更是不应一声。但是,听呼吸,看神色,我断定他早已醒了。我改变了方法,说:“下‘芜湖’了没有?”
  他说话了:“你才下‘芜湖’呢!”不过,他不知道什么是下‘芜湖’。又说了一声:“爷爷。啥是下‘芜湖’呀!”眼睛依旧没有睁开。
  庐阳地区的乡村俚语,说小孩子夜里尿床了,就叫下‘芜湖’。因为,从地理位置上看,芜湖是庐阳的下游。我无法跟他作这样的解释,就说道:“尿,尿在床上了吗?”
  “瞎说!”他的眼睛睁开了,直愣愣地瞪着我,说:“我才不会呢!”
  我又说道:“起床了吧。”
  他懒洋洋地在床翻了几翻,说:“爷爷,你要背我哟!”
  我笑了。我经常背哥哥,他是知道的,自然也不会放过我这一背。我放下手头上的东西,坐到床沿上,便说道:“上来吧,看爷爷背得稳不稳!”
  他呀,一个鲤鱼打挺似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倒猴上我的后背了。虽然,我的身体坐得直直的,却经受不住他那不轻不重地撞击,向前倾斜了些,大有支撑不住的感觉了。
  我双手圈住他的双腿,他的两只手臂勾住我的脖子。我起身了,开启了背的模式。一步一摇,一摇一晃,一晃一趋……
  不由得:“背背驮驮,背得是个谁呀?”
  “不是谁呀,我是爷爷的二宝呀”嗬嗬,他倒自然地接上了。
  “摇摇愰愰。”随着脚步,我继续着:“颠颠簸簸。”
  “不能摇,不能簸!”好家伙,不仅能跟着我的节拍,还纠正了我不正确地倾向呢。
  我叫道:“前瞧后看,无须躲躲。嘿嘿,爷们妥妥!”
  “啥?”他也叫道:“啥叫妥妥?”
  我大声说道:“我们不摔跟头,就叫妥妥呀!”
  这下好了,他在我的身上,左右摇晃,上下冲突,似乎不弄出点动静,不让我趴下,怎么检验妥妥呢。
  我想将他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可他呢?双臂依旧勾着我的脖子,不松手。勒得我呀,气都喘不过来了。
  我一边给二宝穿衣服,一边问道:“知道刚才念叨的是什么吗?”
  他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说:“这叫儿歌。跟幼儿园老师,教你们读的那些知识差不多。”
  我又说:“知道吗,这首儿歌,是哥哥跟爷爷一起编的,喜欢吗?”
  “喜欢!”他点点头说道。
  “好。”我说:“我教你读。”于是……
  似乎是顺其自然,又似乎是我的别出心裁。就这么着,有了这几句什么都不是的顺口溜。我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我也说不清怎么去理解,权当一乐吧。
  
  2022年6月10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