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时光,微风吹着细雨,柳枝婀娜多姿,杨树站成士兵的样子肃然挺立,在美人蕉偌大、翠绿的叶子的呵护下,一串串鲜红亮丽的花儿徐徐绽放,各种无名的小花也争奇斗艳地笑着、闹着,在丝丝缕缕的雨的洗礼下,单位大门两侧的五星红旗更加鲜艳夺目。
  我倚窗听雨,重温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著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他是一个贫苦工人的儿子,长大后恰逢十月革命打响了第一枪,他在红军朱赫来的影响下毅然决然地参加了革命,在一次次的战役中遍体鳞伤,右眼也失明了,依然在修筑铁路的工程中默默坚持奉献着自己,为了心中的信仰放弃了爱情,最后在战争胜利后,经受着病痛的折磨,以惊人的毅力,以口诉的方式完成了人生的第一部创作《暴风雨所诞生的》。
  保尔的名言:“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当他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我正聚精会神地感受着英雄的事迹,为自己的渺小而感慨万千之际。接到作协的通知,要去采访一位九十三岁高龄的老革命时,我的内心无比激动,试想着与他见面的样子,一个高大而伟岸的男子,炯炯有神的目光,腰杆子挺得直直的,慈祥的面容带有几分严肃。还是弓着背,弯着腰,声音嘶哑,颤抖的手……,我不敢去想,怕破坏了心中的英雄形象。
  
   二
  解放战争是一座历史悠久的丰碑,是一段历经沧桑巨变的钢铁长城,是一面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是一本厚重且耐读的书,是一部枪林弹雨、血战沙场、丰功伟绩的历史。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东北战役的血雨腥风的场面,吹起的号角,浴血奋战的红军,他们前仆后继,倒下的是身体,不灭的是灵魂和信仰。
  我们一行三人,有作协的荆主席,还有旗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副局长和我,拎着水果和慰问品到了老人的家。迎接我们的是他的儿子,一听是专门来采访的,赶紧去告诉老爷子,不一会儿子搀扶着老爷爷出来了,我们三人肃然起敬,马上都站了起来。老爷爷的名字叫张明亮,他一米八几的个子,身材瘦弱,眼睛深陷了下去,但那双目光特别有神,焕发着生命的力量,岁月吞噬了头上的白发,光秃秃的。他的步履有点蹒跚,脸色苍白,或许与经常不晒太阳有关系,褶皱写满了沧桑的历史,我握着他青筋百出的手,看着他满是慈祥的目光,心中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老爷爷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一点都不糊涂,除了耳朵有点失聪,需要大声和他交流。他让子女给我们倒水沏茶,不时地露出慈祥的笑容。荆主席给他递上一支烟,并弯腰为他点燃,他感激的目光里掩饰不住激动和高兴,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目光忽然变得呆滞,他在沉思,在找寻,在回忆,慢慢地与我们开始了亲切的交流。
   我的眼光再也离不开眼前这位相貌平平的老人,仿佛他就是我心目中的样子,高高大大的,一切都刚刚好。荆主席打开录音笔,我不停地在笔记本上记着,生怕漏掉任何一个细节,那是一部生命的故事,缺一点儿都不完美。我还不时地拍照,记住每一个瞬间,那是激动人心的场面,也是我们心中最可爱的人。
  当我们逐渐进入主题,老爷爷异常激动,他参加过集宁战役、老虎山战役、东北战役,一九四八年就参军了,当时仅仅十九岁,风华正茂,被国民党抓去一年后逃回来,又经过短暂的训练,就奔赴解放军的战场了。特别是提到在参加集宁老虎山战役时,眼眸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他骑着马端着枪,奋勇杀敌,就在他们猛烈进攻时,前面的战友贾文正突然中弹倒下,一头栽倒在马的身体下面,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友倒在血泊中,当时鲜血染红了整个身躯,他跳下马紧紧抱着战友,喊着他的名字,战友的眼里充满期待和不舍的目光,嘴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哽咽地说:“兄弟,你的血不会白流,我会为你报仇的。”敬了个军礼,揩掉眼角的泪水,就继续跟着部队向前冲去,心中燃起的熊熊烈火让他忘了失去战友锥心的痛,无形的力量催他快马加鞭,一腔怒火喷射出来,继续进入激烈的战斗中,他的腹部也不幸中了一弹,后来经过医护人员的治疗,保住了性命,但却落下了后遗症,直到现在一遇到阴天,里面又疼又痒,备受煎熬。
  说到战友离开时,他已泣不声,两只手不停地抹眼泪,像个小孩子似的,哭成个泪人儿。情感像放开闸门的江水,一下子涌出来,势不可挡。本来已经没有牙齿的嘴巴,哭得一张一合,更加瘪了。脖子上青筋爆出,随着无言地哭泣抽搐着。我的心仿佛被刀子捅了一下,顿时疼得厉害,殷红的鲜血仿佛就在眼前,流淌成河,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家都在抹眼泪,他的儿子不停地给父亲擦拭眼泪和鼻涕。
   此时的老爷爷最美,也最可爱,他把自己最珍贵的记忆与大家分享,并且珍藏已久的情感一下子爆发出来,那是一种无言的爱,纯真的情,永恒的恋。我用相机记录下最美的瞬间,那更是爱的传承,爱的诠释。只是提到的这位逝去的年轻的生命却成了无名英雄,除了老爷爷,谁也不知道他牺牲在自己热爱的土地上,为保家卫国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他的身影永远消失在这场战役中,留给世界的将是无声的回忆。
  老爷爷讲述在参加东北战役中,北方的冬天寒风凛冽,冰雪世界,他们缺衣少粮,棉袄特别薄,有的地方早已没有了棉花,他们的手和脚冻得满是冻疮,因为冻得没知觉,鞋跑丢了都不知道,一上战场,他说啥都不是个事儿,一心只想杀敌、冲锋,仿佛心底涌出的热流,早已把寒冷置之度外。到了夏天,再把棉袄里的棉絮掏出来保存好,以备冬天再用。这就是一件夏衣,一件美丽而珍贵的橄榄绿军装,我的眼睛再次湿润了,老爷爷更加的可爱、慈祥了,他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没有流露丝毫的苦和痛,反而很自豪、幸福的样子,以前在书本里读到的故事,今天让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的眼前一个高大伟岸的男子,越来越清晰。
  即使这样,当政府知道他的事迹后,问他需要什么帮助,他说:“我很幸运,没有像我的战友倒在敌人的枪口下,所以我很幸福,已经很满足了,没有需要什么需要帮助的。”他的六个子女没有享受任何特殊的待遇,相反二儿子又去当了兵,子承父业,继续着父亲光荣而伟大的使命。他的外甥女也成了一名军人,一家四代人都是军人。当我们对他竖起大拇指时,夸他立下赫赫战功,是不朽的革命老前辈,是我们幸福生活的创造者,是我们心中的榜样,他只是淡然地笑着,平静如水地说:“那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上战场,当一回英勇杀敌的兵,为祖国出一点力,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兵。”他的谦逊与淡然,让我更加仰慕,向他老人家致敬。
  老人家拿出了他的“最美退役军人光荣证书”和穿着军装的戴着大红花的照片,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褶皱如花,更像天空中一颗璀璨的星星。
  当我们要走的时候,老爷爷的眼里又闪着泪花,这次带着笑容,那是激动的泪花,他说:“谢谢你们记得我,有空再来坐坐。”
  我又一次感动了,握着老人家的手,我说等您身体更加硬朗了,找个机会,您给学校里的孩子上一堂课,就讲您的战斗历程。他笑了,笑得从容,笑得开心。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凯旋,而是战斗。他就是带着自己的信仰,用生命去追逐梦想的人,不畏艰险、坚持不懈、迎难而上,在平凡中书写着自己不平凡的壮丽诗篇。
  
   三
  返回的路上,我的眼前浮现出《长津湖之水门桥》的电影片段,当平河抱着炸药包奔向美军的坦克时,他的身体一下子被坦克裹挟着拖了好久,当他看到连长举起枪的刹那间,他喊着:连长,向我开枪,而不是连长救我。我的眼泪刷刷刷流下来,那种英雄气概是无以名状的。还有杨营长在炸桥的过程中腹部受伤,最后英勇牺牲了,他说过的话却永远留在战士们的心中:“没有冻不死的英雄,更没有打不死的英雄,只有军人的荣耀……”
  那晚,我做了一个美梦,是关于老爷爷的梦。
   凌晨时分,我醒来了,到处是老爷爷的影子,他老泪老泪纵横的样子在我眼前萦绕,泪光中的英雄形象越来越清晰,我却再也没有丝毫的睡意,老公说:“现在才早晨四点半,你要干嘛?”我兴奋地说,我要写下一个老英雄的故事。
   我不停地敲着键盘,外面的鸟儿也睁开惺忪的睡眼,欢快地唱着歌儿,像我的文字一样灵动地跳跃,仿佛和我一起讲述动人的革命故事。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土地下到户时,家里承包的那块田是全寨最远的,有三亩多面积,一眼望去,活脱脱像农村用于打糯米粑的石窝窝样儿,难怪寨里人们管它叫“麻窝田”。 原本这块田是分给寨里一户堂哥家的,...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