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过去,我的老家地处大山之中,那寨子周边的石坡旁、土坎边生长着一种名叫地瓜的野果。每年盛夏时节,成熟的地瓜成为小孩子的最爱,它不仅让我们饱了口福,还带给了我们许多的乐趣。
  地瓜结在又密又长的瓜藤上,隐藏在墨绿色的叶片下,扒在地上生长。它没成熟时,颜色是青的,成熟后就变成红的了。这地瓜也和其它植物一样,有公母之分。公的内外透红,软软的,扮开一看,里面干净无虫,就可以吃。母的表面看上去,红中带有暗青色,硬硬的,里面长有许多小虫子,且有毒,不能吃。我们称那种不能吃的地瓜叫“母猪瓜”。
   地瓜成熟后,在十几米之外就能闻到它的香味,我们顺着香味寻过去,弯下腰,用手扒开地下的绿叶,就能刨到一颗颗红红的地瓜。刨到地瓜后,轻轻地把它摘下来,用手擦净,放到嘴里,入口即化,而且果肉嫩滑,味道清甜。村子里的小伙伴们对它爱不释手,哪怕是被太阴晒黑,被蚊虫叮咬,手被刺划破,依然乐此不疲。
   那时,我们同龄的几个小伙伴总是形影不离,一起上坡刨地瓜。有一天,万里晴空,满山翠绿,我们几个小伙伴提着小竹篼,沐浴着灿烂的阳光,吆喝着去刨地瓜。各自快要刨满一竹篼,快要回家时,不料天空中乌云翻滚,紧接着一阵风刮过后,就下起了大雨,我们赶忙提着地瓜,跑进不远处坡上的山洞里避雨。由于下雨路滑,一个名叫小地瓜的小伙伴不小心摔在地上,手上的小竹篼甩下了石坎,装在里面的地瓜全摔烂了。小地瓜见他辛辛苦苦刨的地瓜没了,伤心地大哭起来。
  看到小地瓜可怜巴巴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妈妈曾经告诉我的那些事。前些年,小地瓜家是寨里数一数二的贫困户,爷爷奶奶在饿饭年间因生病加饥饿,相继离开了人间,他家有七个兄妹,人多地少,母亲长期生病。为给他妈治病,他爸卖光了家里值钱的东西,还欠下一屁股外债。他妈怀他时,家里粮食不够吃,他爸就经常上坡刨地瓜,一家人终于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他出生后,爸妈记着那地瓜的好,就给小孩儿改名叫小地瓜了。
  想到这些,我赶忙走上前去,拉着小地瓜的手,帮他擦去脸上的泪珠,劝他不要哭了,等雨停后,我们一起刨,帮他把损失找回来。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不一会儿,满天的乌云散尽,雨停了,太阳带着笑脸又出来了。我们几个赶忙回转到坡上,真是人多力量大,不小会儿就帮他刨了满满一竹篼。
  刨好后,我们提着地瓜,一边走一边嘴里高声朗诵着“六月六,地瓜熟,七月半,地瓜烂” 的童谣,有说有笑,高高兴兴回家了。
  
  二
   八岁那年,我接过了“二哥的班,担负起家里放牛的任务。一到夏天地瓜成熟的季节,我们会边放牛边刨地瓜。有时只顾刨地瓜,就忘记了放牛的事情,就会犯错。
   一天早上,我和几个小伙伴上坡放牛,牛在在草坡上悠闲自在地吃草,我们就跑到草坡土坎边去刨地瓜,地瓜刨了不少,可却把放牛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当想起时,回到放牛草坡上一看,我家的牛不见了。我的心一下子慌了,赶忙四处寻找,找了很长时间,结果在离草坡边较远的一块包谷地里找到。找到时,牛已经把生产队的包谷苗吃掉了几十株。
   我知道这次闯大祸了,想起二哥以前放牛贪玩,回家被母亲打得满地滚的情形,心里好生害怕,回家免不了要被父母打骂。可有啥办法呢?错都错了,只好硬着头皮回家。
  回到家里,父母见我提着地瓜,直夸我勤快,说我辛苦了,叫我赶快吃饭。他们叫我几次,见我愁眉苦脸,站着不动,直问我发生了啥事,我忍不住哭了起来,边哭边把牛吃了集体包谷苗的事情说了出来。二老听后,没有打骂我,但我看到他们阴沉着脸,焦急万分的样子,心里比被打骂还难过。
  吃饭后,身为队长的父亲以身作则,立马带人去那块包谷地里,一株一株地点了数,主动按队里有关规定处理了这件事。事后,父亲回到家里,轻言细语对我说:“幺儿,以后放牛要吸取教训哈,一定要专注认真,牛吃了集体的庄稼,家里要赔偿损失。再说人家辛辛苦苦种的庄稼被牛吃了,多可惜呀。”
  无独有偶,不久,寨里一个比我大两岁,名叫王小平的小伙伴上坡放牛时,也是不小心,牛吃了集体的一大片包谷,王小平怕回家被爸妈打骂,一股脑地叫我们要为他保密,我想,这岂不是大白天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这肯定不行,表示不同意,小地瓜也在一旁帮着说:“前不久,幺哥家的牛吃了队里的庄稼,都赔主人钱了,你可不能这样。”
  王小平见我们反对,很生气,二话不说,夺下我手里的地瓜,摔在地上。接着,又冲上去抢小地瓜的小竹篼,小地瓜死死护着不放手。
  看到王小平犯错不知错,反而把我辛苦大半天的劳动成果毁了,还要去欺侮小地瓜,我急忙冲了过去,抓着他的衣服,要他赔我的地瓜。王小平知道我性格倔强,又是他的不是,用力挣脱我的手,一溜烟跑了。
  我一路哭着回到家里,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了父母,母亲性格急躁,非要拉着我要去王小平家,找他爸妈评理。父亲比较冷静,拦住她说:“你急啥嘛。王小平家爸妈都是老实厚道的人。你在这火头上去找他,他肯定会把那小子狠狠打一顿,我们在场,多难为情啊。我相信他们知道后,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
  果然不出父亲所料,吃过早饭后,王小平爸妈拉着他来到了我家中,说是王小平回家后,知道自已错了,主动向爸妈承认了错误,被教训了一番。随后,他爸妈表示按队里规定,赔偿牛吃的包谷,还叫王小平当面给我赔礼道歉。看到他一家人真诚的样子,我脸红了。
  这件事后,王小平一点不计较,又和我一起上坡放牛,一起刨地瓜,还帮我做不少的事,成了我儿时最好的伙伴。
  
  三
   时光变换,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老家寨里的土墙房变成了一栋栋又高又大的水泥房,我家己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里。我也不再是当年放牛刨地瓜的小男孩,参加工作也三十余载。一天,我下乡检查工作时,路过一个村寨口的菜摊时,远远看见一位大婶面前的提篮里装满了像红红石榴一样的东西。我仔细一看,这不是我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上坡刨的那种地瓜吗?我喜出望外,就像发现了宝贝一般,赶忙停车走了过去。寻问大婶卖多少钱一斤?大婶回答说:“一斤三十元。” 我二话没说,全部买下,带回了家中。
  看着一家人吃着香甜的地瓜,我情不自禁想起了家乡,想起了儿肘刨地瓜的那些场景。于是,我拿起电话,向大哥打听起了儿时伙伴们的家庭状况。
  电话里,大哥告许我说,近年来,老家交通便捷,条件好了后,小地瓜一家承包了几十亩荒山,兴办起了果园,还以他的名字,取名叫“小地瓜”果园。他家果园里种上了蜂糖李,红桃等精品水果,还培植了一大片地瓜。与此同时,他脑筋好使,利用家乡的天然泉水,办起了一个酒厂,制作酒曲时,加一些地瓜,酿制出的洒醇美可口,销路可好了。
  小地瓜的果园和酒厂每年收入达几十万元。如今,他家己修起了小洋楼,买起了小骄车,告别了贫困,过上了好日子,成了家乡的富裕户。
  精明能干的王小平和他妻子一道,在寨子门口开办起了“地瓜餐馆”,他家在餐馆周边栽种了一片一片的地瓜。利用餐馆边的林子发展起了林下养鸡,把小地瓜酿的“地瓜洒”摆进了餐馆里。每当夏季酷热时,来这里避署游玩的人们来到餐馆边,刨着地瓜,吃着土鸡,喝着地瓜酒。他们吃好喝好后,就去林子下找鸡蛋,在天然氧气吧里呼吸着新鲜空气,舒心极了。
  和大哥打完电话后,出于好奇,我随即上网查询,对老家地瓜有了更为详尽的了解。它形像石榴,有人称它叫地石榴,有的地方又称它叫地果、野地瓜、地枇杷、地瓜藤、地胆紫和满地香等。地瓜全身是宝,它含有蛋白质、膳食纤维、钾、钙、铁和赖氨酸、亮氨酸、异亮氨酸等丰富的人体所需的营养元素。将它的藤叶捣碎,外敷在受伤的部位可以止血,全株都能做药,能起到祛风除温以及通经活络功效,还可促进肠蠕动,有利于改变消化不良及漫性便秘患者的症状,可煎制内服,也可外用……
  看到这些后,我明白了,是不甘落后,敢闯敢试的小地瓜、王小平他们因势利导,紧跟时代步伐,发展地瓜产业,才走上了致富道路。
  岁月悠悠,物换星移,儿时的很多往事已经遗失在时光深处。可刨地瓜的那些记忆,历经岁月洗刷却依然清晰,热闹有趣,让人久久回味。
  
  2022.6.20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