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看天际,六月的天空,一片片白云挂在苍穹,温柔地游荡着,偶尔缠绵相拥,又忽而转身离去。
  分明已是午夜,我静坐在波光潋滟的海岸,一阵阵海风夹杂了鱼腥味,向我袭来,感到有些凉意,我微微抖了一下身子,站起来向着岸的另一头走去,因为,那是你回家的方向。几分钟前,或是刚刚,我望着你远去,望着你消失在夜色间。
  是否还记得那个细雨绵绵的夜晚,那是我与你第一次漫步在海边。一个春日的夜晚。曾经相依而坐的石条长凳,依然四平八稳地安在原地,不知有多少路人在这里坐下,或是拉家常说笑话,或是说私语谈情说爱,或是流着泪转身消失在人群中。我一次次问大海,人世间的事总是不会停止,似同大海的潮涨潮落,周而复始无穷尽。
  去年的夏天,我们相约去了一个小岛,那是一个可以写诗的地方。你对我说:我们一起去寻觅东边最早发出的那一速光亮,去相逢世间最纯情的美好。我对你说:我喜欢那些小岛,喜欢岛上那些彩色的小屋,喜欢听岛上人诉说远去的故事。
  我们如期来到小岛,这里几乎包揽了真正意义上的阳光、海滩、岛礁。依势而筑的村落,石头垒成的青瓦老屋,错落有致,白色的外墙,看上去是全新的,镶嵌在房子里的旧式木门,仿佛向来客诉说着悠远的故事。“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穿越时光,人类坐着小木船从陆地飘到大海,聚居于此,耕海牧渔,垦荒种地,缘海而生,依海而存。岁月在祖先身上留下了印记,也让飘移在大海里的人们得以生生不息。
  春夏间的小岛,阳光温暖,海浪阵阵,海波艳美,走过石板铺成的小路,古老的渔村,带着历史遗存的痕迹,依旧是当初的模样,人间烟火味,最是抚慰人,这里一直未被打磨过,一切都是原始的风光,简朴的生活,久违的宁静。
  村口便是海岸沙滩,这里看不到奇异的礁岩,没有碧蓝的海水,没有五彩的贝藻,站在海边听到的是千年不变的海浪声,慢悠悠的,一层未褪,又来一层,似曾相识又恋恋不舍的样子,除非到了台风季节,海浪会是急冲冲的爬到岸上来。尤其是到了夜晚,月亮的银光,温柔的撒落下来,仰望星河,邂逅身边人。
  岛上有许多网红民宿,有新建的,也有旧宅改建的,面朝大海,依山而立,临海而居,这是安静中的浪漫。一望无际的大海,并没有波澜壮阔的气势。我最喜欢的还是那种绿植丛中的海景小木屋客栈,屋内散发着浓郁的书香味,还能隐隐约约透过屋顶,望见星星。
  走在这里,总会看到岁月留给渔家人的痕迹。许多墙上写着渔家人的民谣,如起网口号,“一拉金嘞嗨唷,二拉银嘞嗨唷,三拉珠宝亮晶晶,大海负抲鱼人唷”,还有渔家人常用的麻绳结的做法介绍,诸如“双重平结,双套结,双半结,双重接绳结,双重单结,连绳结,平结,拖车结,卖肉结,剪刀结,八字结,沙袋结”,有十多种。这些绳子打结方法都各有用处,那是渔家人多少年积累起来的。现在渔业设备先进了,用得很少,年轻人也不会用。
  小岛沿海边有一条不宽的公路,一直伸向尽头。只是,路途不远,游客大多会在这里步行。村口,有一处亭子,一条小路依山而上。山的外边被海水冲击得似绝壁的一般,那岩石上长满了海生物。我小心地探出头听听浪声。海水透过岩壁,撞击着小山,发出“哐哐”的声音。
  路的尽头,山野泛金,海风醉人,仿佛悠游在天涯海角。向着远处望去,那些装满集装箱的巨无霸,行驶在辽阔的海洋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货船,我一次次问大海,那是什么力量,如此庞大的巨无霸竟然能悠闲地飘浮在水面上。水本柔,何以为刚。大海就是这样的神奇。岛上人说,这是一条黄金航道,连着一个世界。公路很短,小岛很小,那一头的海礁伸向大海,远远的被淹没在海水中。灯塔竖立在礁石上,红白相间,看上去很新,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据当地老人讲,这灯塔已经有些年头了,这是历史遗迹。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李清照的《渔家傲》说的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小岛是国际海钓基地,周边礁石上设置了许多钓点。我是不会钓鱼的,只是傻傻地站在他们身旁看看,看看被阳光晒得黑乎乎的钓鱼人收获的喜悦。也有坐在这里一整天钓不到一条鱼的,可就是这样坐着。人世间的许多事,旁人是很难懂得的。
  一日午后,我们走过清幽雅静的树荫,遇见一座寺院,黄墙黛瓦,殿宇重楼,佛香缭绕,钟音悠扬,一派禅意悠然,安静的殿堂,菩萨不语,我们虔诚跪拜,拂去心灵深处的世俗尘埃,禅意人生,般若自在。寺庙是清净圣洁之地,我是喜欢去的,对菩萨是敬仰的,不可有丝毫的亵渎,菩萨眼神里的那种穿透力,智慧而沉静,可以治愈我苍白的灵魂。
  同样是山,悬在海里即成为岛。世间的太多事物就是这样,相同的,不同的,只是一个空间概念。岛的高处,大多是观日的好地方,一缕阳光射出海面,大地因阳光而醒来。站在高处,张开双臂拥抱大海,领略一望无际的大海风情,渔村风光尽收眼底,特别是雾天登临,脚下云雾缥缈,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仿佛置身于仙境。
  小岛上的日子,我们总是被海岛的第一缕阳光唤醒,穿过带着露珠的平台,伸伸懒腰,拉拉筋骨,来到凉风徐徐的海边,或是牵手漫步,听海浪翻滚,看渔帆点点;或是光脚奔跑,大声喊叫,远眺朝霞升起,海鸟飞翔。恐怕,这是人世间最惬意的事情。安静的海岛,原生态的生活,与时光同行,与岁月共老。我们在大海的见证下有了许多故事,也许,那些相拥时的轻声细语,那些追逐时的欢笑,已经湮没在海浪里,无论怎样,这些已经发生的一切都是生命的过程,岁月会让这些变得淡淡的,甚至会模糊不清,但不会消失在记忆里。
  没来之前,只是一种美好的想象。一片海,一个岛,一个渔村,还有海上的渔夫。岁月似一首歌,也似一把刀,日月交替,朝夕轮回,让我从沉睡中醒来,心灵深处总会有跳动的音符,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我时常坐在海边,没有人与我说话,只有从我身后走过的人。他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我总是坐在同一块石头上。坐着,傻傻地想,海浪一个推着一个,从哪儿来,又去了哪里。大海,有时很安静,安静得有些吓人。有时,又是那样的凶猛,凶猛得让人心寒。问大海,也问自己,每个人的生命过程似海浪一样,那样的不同。有些人过得很安静,没有人知道他来过这个世界,有些人似大海潮水一样,从来没有安宁。也许,有些人上了天堂,有些人去了地狱。
  在生活的航船里,我们总有许多让自己无法安静的琐事,每一个人都在寻找身边最厚实的依靠,心船驶向彼岸,只是等在岸边的人早已不见,犹如早晨绿叶尖的露珠,随时都会滑落而不见,人生渺渺,红尘陌上,总是星月相伴,绚烂的花事,转身即是天涯,再深沉的感情也经受不住岁月的洗刷,真所谓“君如明月我如星,夜夜流光相皎洁”,总有一天会在某个路口走散。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兜兜转转又会回到原点,生命的海洋,彼岸都是未知的世界。
  穿越世俗,一粥一饭,一颦一笑,取舍自在人间,自我开悟,寂静地存在,安然优雅到尽头。人生常常在得失间徘徊,就是这样,安静会觉得无聊,喧嚣会觉得心烦。一个人的世界,那风,那浪,自己的心情,还有岸上的人。夜深人静,站在只能听到海浪声的岸边,我一次次问大海,明知相聚一定有别离,为何总有那么多人去拥抱岁月里相遇的人,这是解读生命里的懂得,品味生活的滋味,还是邂逅倾城之恋,感悟种子在泥土深处的顽强。
  普希金曾说过:“一切过去了的都会变成亲切的怀念。”那一天,我们一起整理行装,一起来到码头,只是,我们踏上了驶往不同方向的客船。我望着你远去,你望着我远去,两条船越来越远,很快消失在茫茫的海洋里。许多人,执念于过往,困囿于幻想。“世上比怦然心动的爱情更为难得的,是长久的欣赏与懂得”,也许,世间的文字可以写尽海岛山水,写尽人间风情,写尽灵魂的荒凉。
  早起的日子,安坐窗前,敲打着键盘,生命中的海,一片蔚蓝,始终魂牵梦萦,那些烟雨旧事,零散的记忆成为文字,成为一种心灵的寄托,梧桐渡清风,眸底生烟雨,曼妙风情都将回归到人间烟火。我的城池,不再喧嚣,不再繁华,笔墨清风就是全部。时钟永不停歇地往前走,那些过往总在眼前晃动,回闪着那些生命中的鲜花雨露。
  文字可以写成世间最美的诗文,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守望,宛若暗恋。我时常沿着海堤漫步,听着“沙沙”的风声,看着飘落的枯叶和步履匆匆的路人,品味着那些留存在记忆深处的美好或失落的往事。穷人心中的悲凉,富人眼中的远方。一直以为,海阔天空的世界,会让生命绚烂无比,转身一看,又想回归到群山悬崖怀抱中,一间陋室,半亩方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是待我了无牵挂,深山古刹削发,忘却尘世繁华,终老菩提树下。
  尼采有这样的话:“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就应该跟最好的人,最美的事物,最芬芳的灵魂倾心相见,唯有如此才不负生命一场。”追忆过往,惊艳只待有缘人。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