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官塘集中居住区农家小院的往事厅,爷爷那对肩上的挑水桶,在往事的记忆深处闪闪光芒。
  很小的时候,站在离家好远的大塘埂上,帮爷爷搭一把手,助力拉一下,爷爷就能爬上高高的塘梗。满满的两桶水,把爷爷的肩膀压的结结实实。日出日落的忙碌着,爷爷越来越需要担水的时候,能有个搭把手的人。起步的时候,看爷爷用劲爬着塘梗,坡度考量着爷爷的年龄与担当。扁担在弯弯的起伏中,把火红的太阳都感动的洒向了人间。
  吮吸着晨露的剔透,担水的爷爷讲着几十年不变的故事:假如有一天不用担水,那就是人间天堂的喜事!担水的路上,爷爷留下了深深的脚印。汗水与心酸,写就了爷爷那刚强与使命。能挑到水吃,在几十年前就是一种幸福的事情。干旱的夏日,水在不断的蒸发与使用中,越来越变得珍贵。挑着挑着,水就没有了来源,这样的场景就是官塘丘陵高岗的缺水,水比油贵的来历。干旱、缺水、几十里寻水、你争我抢挑水,难倒了官塘人那份对水的自由的渴望。
  爷爷将一担水,要分成五担水的分量来使用。在爷爷的身边,没有好吃的可以挺过去,水总是爷爷牵挂的宝贝。给我们分水喝,爷爷是一把行家里手,爷爷的记性特别好,记着每一位孙子的用水量,不多也不能少,这就是爷爷的看家本领。
  一担担用肩膀挑来的水,给我们度过了你追我赶的童年幸福时光。挑着扁担的爷爷,在与时代跑步中,慢慢地学习借鉴别人的经验,可以在家门口打上一口渗水井来,一天能渗出几桶水,爷爷们把持在心。起早贪黑就是为了一口水,爷爷忙着、忙着也挺开心!学好到井里打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学会放绳子;把打水桶放翻身子;用力猛地一提,打水桶就是满满地一桶水啦!上上下下,一担水要有十来下。学习到本领,为爷爷打下手——打水是我们童年美好的回忆!一对水桶;一件永恒的记忆;在丘陵高岗,水是我们的宝贝,水是我们生存的源泉!
  等爸爸们慢慢地长大了,时代的号角——改革开放的东风把金湖大地吹醒!自来水的梦想,造就了水的神话!能在家里有自己来的水,那简直就是天堂般的奢望!捧一把从管道里流出来的稀罕之水,孩子王们,东奔西跑在高呼:水能自己流出来了!上学的路上,童谣在漫山遍野地传唱:水清水清水好香!喝水都能考大学!甜水,甜肠甜到心,幸福不忘共产党!从茅草房到瓦房,爷爷的扁担、爷爷的那桶养着我们全家的甜蜜之水,恩重如山!从乡村到集中居住区,喝上了三河流淌的清清之水,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恩情,我们牢记在心!
  集中区农家小院记事厅内,爷爷的那担挑水桶;奶奶的那瓢淘米水的水瓢,给了我们奋进的力量!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从爷爷的水桶,奶奶的水瓢,爸爸的那讲述的铿锵之声,我们在读着读着……脚!已经踏上了飞奔在通往幸福的康庄大道上扬帆起航!
  水,令人神往的佳话!一代一代人为你的养育之恩而徜徉!爷爷的那一对肩膀上挑水桶,奶奶的那只淘米用的水瓢,勾勒出我们对水的爱恋!铸就了一条爱水如命的节水家规!水在我们的童年留下了无数眷念的故事,为一碗水能争到兄弟短暂的“反目成仇”,为一碗水让姐姐们追着屁股打。
  爱水、珍惜水资源,节约用水是金湖人一张亮丽的名片!
  
  2021.11.26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