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十岁,爸爸去世后;不久我就被迫离开了老家,离开了妈妈。
  然后远离故乡和亲人,一去几千里之外………
  从此,共有五年多的时间,和妈妈分离;在我童年生活里,这个阶段,没有在妈妈身边;等再回来时,已经是我读高中阶段了。
  而且回来也不是在老家读书,是在爸爸的单位那里;那时我们全家,已经都迁居到了爸爸的单位,一家人都在一个系统,工作定居生活。
  所以,儿时对妈妈的记忆,仅限于在离开老家之前;不是很清晰的,比较模糊的一段印记……
  记忆里,我小时候那时的妈妈,她非常辛苦;她要带我们几个孩子,还要忙里忙外,根本就顾不过来。
  那时爸爸在外地工作,不能经常回家,平时家面全靠妈妈一个人操持;有时候忙不过来,舅舅家和大姨家的表哥表姐们,就会过来帮忙。
  他们的年纪跟妈妈差的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我舅舅和我大姨比妈大的太多,妈妈是他们姐弟里面最小的一个。
  好多具体的事情已记不清……只记得有一回,妈妈忙的很,顾不上带孩子,就把我放到大姨家。
  我隐约有点印象,在大姨家和表姐们睡一个大床,好几天了还不能回家,这让我很想家想妈妈;于是我就一个小小的人儿,顺着大路往家的方向走,想回家找妈妈。
  但我根本找不到回家的路,只知道顺着这个大路,从来的方向,一直往回走……
  离家其实还很远,我一个孩子是不可能自己走回去的;大姨得知后,跑了一路来追我找着我,把我给抱了回去……
  我隐约记得有这回事,后来听妈妈也说起过,具体是咋样就记不清了。
  孩子是离不开妈妈的,有妈妈的家,才是孩子可以依托的地方,最有安全感的地方……
  我小时候一直很听话,大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至今还记得有一天,天阴的很厉害,还刮起了大风;看到好多低飞的蜻蜓,预示着大雨马上就要来到……
  那时爸爸休班回家来了,他和妈妈嘱咐我们几个孩子,不要乱跑了,看样子外面快要下大雨了。
  可能我本身胆子就比较小,也很听话,就老老实实的蹲在家门口,看着院子外许多飞舞的蜻蜓,却不敢挪步;而我姐姐弟弟他们,早就跑外面疯玩去了,全然不顾及,是否会下起大雨……
  后来我好像听到,爸爸和妈妈在屋子里说起我,妈妈说我胆子小,爸爸笑着对妈妈说:“还是她最听话”。
  在我十岁之前的记忆里,爸爸妈妈从来都没有打过我,我在家里是好孩子,老实听话;家里正对门的墙壁上,贴的满满的,全是我一个人得过的奖状。
  有三好学生的,学习积极分子的,各种各样各类的奖状;一个又听话学习还好,德智体全优,一直都是班干部的孩子,怎么会挨打呢?
  不过唯一有那么一回,已经不记得是为了什么,我怎么把妈妈给惹火了;总之,妈妈气得当时作势就要打我;吓得我赶紧撒腿就跑,一溜烟的就跑开了去很远……
  妈妈就在后面追呀追,一边跑一边喊着我,让我给站住;我吓得越发跑的快了,短跑对我来说可是强项,在学校里我还参加过短跑比赛呢。
  追着我跑了一段路后,妈妈累的实在不行了,气都喘不过来了;掐着腰停在路上,上气不接下气的数落着我;追不上我,她只好作罢,我由此避免了一场挨打。
  傍晚,到了吃饭时间了,我徘徊在家门口,也不敢回家;那时妈妈已经不气了,出门来招呼我回家吃饭。
  可也不知道怎的,我反而拗起性子来,别别扭扭的就不进门吃饭,就硬抗着饿着,跟妈妈赌着气;妈妈把我拉进家门后,我也坚决地就不吃饭!
  后来睡到半夜,我给饿醒了,肚子咕咕在叫唤,饿的实在难以忍受,不能再入睡;于是,我就想起床去找吃的食物……
  在北方,那时,主食除了玉米窝头,面食馒头以外,我们还常吃大煎饼。就是用玉米磨成糊糊,在鏊子上推开,摊成薄薄的煎饼,可以用来卷菜吃;往往摊一次就摊很多,储备起来,能吃很久很久……
  我们睡里间,妈妈睡外屋,里间屋放的就有食物。半夜三更,怕弄出声响惊醒大家,我就蹑手蹑脚地,悄悄地也不敢开灯;摸着黑,伸手摸到了一个大煎饼,在黑夜里狼吞虎咽的嚼起来……
  年少的人儿,也不知为啥当时非要那么倔,跟妈妈赌气;让吃饭时候不吃,结果饿的半夜爬起来偷着吃……
  回想起来又好笑又感慨,其实只有在亲人之间,才会因为爱,因为在乎而赌气;如果是没有亲密关系的人之间,谁又会在乎谁呢?当然也就犯不上,谈不上气与不气的。
  现在想起来,在妈妈身边的日子里,虽时间不长,但感觉还是很温馨的;哪怕是在闹别扭,也是亲情之间独有的,反衬的一种爱的表达方式……
  记忆中还有一次,大冬天里,我们几个孩子,出去到哪玩去了;等回家以后,冻的小脸红红的冰凉凉的,不时用嘴呼出热气来暖和手。
  妈妈看到后,非常心疼我们,担心我们受了风寒受了凉会生病;马上就给我们煮了锅姜汤,让我们每个人热乎乎的喝上一碗,赶紧去去寒气……
  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那碗热乎乎的姜汤,温暖着年少的我;直到今天想起来,心里都还是热乎乎暖和和的……
  有妈妈的孩子就是好,毕竟只有妈妈才会真心心疼和疼爱你;虽然那时候生活并不富裕,可在妈妈身边,总能感受到来自母亲的呵护疼爱,特别温暖、暖心的母爱……
  可是和妈妈呆的时间实在不多,之前太小时候的事早就记不得了;加上家里孩子多,妈妈不可能把她的爱,均匀的撒向每个孩子;所以,儿时的我,印象里的母爱就非常有限……
  不过尽管如此,妈妈对我们的爱,我们都是非常感恩的。她很不容易,有爸爸时,她辛苦的带我们几个孩子;后来爸爸去世后,她更不容易,无比艰辛的拉扯大,我们这么多孩子……
  母亲,是多么伟大的一个称呼;天下的妈妈其实都是一样的,母爱都是无比神圣的。
  不管怎样,虽然我对妈妈儿时的记忆如此有限,心里也有委屈,但我依然是发自内心的,深深地爱着妈妈,没有她哪有我呢?
  有妈真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