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深沟横着穿过村子,因为四季流水不断,人们给他取名叫村河。
  村河发源于金字山,金字山是大巴山余脉。山顶一股水缸大的清泉涌出,从不同方向流淌,形成七十二条大沟,村河就是其中沟的一条。清清的河水像一条长长的玉带缠绕,足够人们浇灌村里的土地。河面宽不过二米,河水最深处却有三四米。河堤两边夹杂长着杨柳树,苦廉树、刺槐树等,也有荆棘藤条之类。河岸坡上满是嫩油油的青草,是我们那时村子里的天然牧场。乡村里的男孩子都是注定要当几年放牛娃的。我七岁多一点也就加入了放牛队伍。爸爸把一条带有白花的黄牯牛交给我,要我早晚去牧放。我也就享受到了放牛娃的天真与快乐。
  后来我离开村河,读书,就业,一晃竟然离开这条村河四十多年,在异地他乡的日子一久,我就对故土依恋,无数次的想念村河,那质朴的记忆蔓延心底,高高的树,树杈上的鸟窝,翡翠般的碧草,那些河里的小鱼小虾,螃蟹,黄鳝……童年的记忆就是一首明快的诗,陶醉至今。我很喜欢这条村河,它清澈,宁静,在我的印象中,“关关雎鸠”的河就是这个样子。
  村河里多鱼,夏天是我们这些摸鱼郎的季节。撩起裤腿,光着膀子,提着竹篮,我们或者独自,或者三五个伙伴,就进入村河中,我们捞鱼的办法多得是:有时筑起“堤坝”,从深水里赶鱼,有时张下网络,有时又手执钓竿垂钓,最简单的就是下大雨河里涨水的时候,我们去浑水摸鱼。幺叔是我们队伍里的摸鱼好手,他是憋一口气,钻到水底就能摸到二三条鱼的角色,我们那时最羡慕幺叔的本事,可惜都没有几个学会。不过当年我们每一次在一二小时内都是能够摸到三五斤鱼的,不像现在这样河里早已无水无鱼了……
  村河还是我们练习游泳的好地方。只要有一个伙伴立在骄阳下吆喝一声,或者鸣个响亮的暗号,我们都会很快的从家里跑出来,扑腾到河里飞珠溅玉。仰泳,蛙泳,侧泳,狗刨,自由式,搅得河水里嘻嘻哈哈的一片。玩到极乐处,我们还来学习“鲤鱼跳龙门”,就是人站在河岸边,纵身跃向深水处,然后再浅水浮出来。幺叔的本事最好,他可以玩“空心跳”,就是背对着河水向后腾起一个空心圈,再迅速插入水中。幺叔虽然只比我大三岁,那水里的本事我是怎么也赶不上,在我的心里,幺叔就是这条村河的河神!
  我清楚的记得,就在我考起初中,准备进入新学校的头天晚上。那时正是农历的八月十五日,是农家的中秋节。月亮刚冒出东山,幺叔就邀我去村河边赏月。幺叔说:“你是我们家门第一个考上秀才的人,幺叔为你高兴,今夜专门来陪你赏月,也算是送你到学校了。”
  我和幺叔坐在河边,看着东山升起的月亮,把月亮逐渐变大变圆,幺叔这时掏出两个大大的月饼,递给我一个说:这是他上午从河里摸到的一条大鱼,专门拿到集市上卖了,挑买了最好的“团圆”月饼。就在村河边,我和幺叔一边吃月饼一边赏月,那些树上的蝉儿也低吟浅唱,我抬头看看天上,低头看看河水,河水清流,绿树环合,仿佛就是仙境一般。
  幺叔也是兴致勃勃,他说:我给你唱首歌吧。我感到惊讶,因为从没有听到幺叔唱歌的。就问:“幺叔你会唱什么歌呀?”
  幺叔说:“上月城里的一个戏剧班子到村里演出,住在我家,班主看上了我,要我去学习演戏,我一听很高兴,就跟着学了一段苏轼的水调歌头。”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想不到我在学校复习的这段时间,幺叔还成为戏剧演员了。在明亮的月光下,幺叔站起来,放声唱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歌声犹如一道轻瀑,飞流而下,融入村河,融进我的心底!
  我与幺叔在村河边度过一个舒心的中秋夜晚。接着第二天我就去了学校,幺叔也进入戏班子演戏,后来我参军离家,幺叔一直是城里剧团的演员。这些年虽然没有见到幺叔,可是那个中秋的夜晚总是铭刻在心底。
  时间一晃到了2010年初夏,我从单位退休了。我终于得到解脱了,这几十年的工作压力,生活的重负,意外的伤害,都搞得我疲于奔命。如今顺利退休了,虽然养老金微薄,但总是平安最好。我那一刻真的好不欢喜。
  我领取退休证平安的退休了,回到了清贫的老家,回到了久别的村河边上。退休的第一天我就到村河边上游走,看看我儿时活动的那些转弯抹角……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单位的领导也来到了这里。在村河那段最宽的河岸上,领导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你暂时不能退休,我们单位还很是需要你承担一个重要工作,因此决定返聘请你回来当主任,给你加薪……”
  我退休多好,还当什么主任,我在职老实的工作不提级,此时还要加什么薪。我一颗欢喜的心顿时变得冰冷,马上联想到京剧《二进宫》……
  我说:我退休了,不想什么返聘,为了表示谢意,我给领导唱一段京剧吧。于是我就学着戏里的角色唱道:
  “吓得臣低头不敢望,战战兢兢启奏皇娘,臣要学姜子牙钓鱼矶上,臣要学钟子期砍樵山岗,臣要学诸葛亮耕种垄上,臣要学吕蒙正苦读寒窗。 春来百花齐开放,夏至荷花满池塘,秋有菊桂花开金钱样,冬看腊梅战雪霜。弹一曲高山流水瑶琴响亮,下一局残棋解我惆怅。写一篇法书精神健壮,画一幅丹青悬挂草堂,臣昨晚修下了辞王本章,今日里进宫来辞别皇娘,望国太开龙恩将我臣放,臣落个无忧无虑,无事无非,做什么兵部侍郎……
  ”歌声响起村河上嘹亮响起,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2022年6月22日卧薪斋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