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通透”这个词给蓝色,再恰当不过了,别的任何一色,都不能承担“通透”一词的重量。通透,是干净无瑕,是纯粹不染杂质,是一尘不到,是雪操冰心。
  
  一
  那片一望无际的深蓝在黄海西岸,是盛在了爱莲湾里,放了数亿年,也不褪色。我喜欢那通透的深蓝。
  黄海之水并非是黄色的,就像红海之水不是红色一样,这就是理儿。对色彩的喜欢,一定不能没有深蓝,她亮眸,洗心,悦情,我觉得所有颜色里,唯深蓝可接受这样的形容。
  那一湾的深蓝,有着珍珠的通透,润滑得想脱手;有着泼彩的浓稠,泼洒一滴都觉得怪可惜的;但她还是泼洒了一湾,向着深处洇漶着,铺陈着,似乎要咬住垂落于海的云朵。我总是觉得,在所有的颜色里,深蓝是那么任性,那么狂野,那么无羁,即使不见惊涛,也不安分,在微澜里慢慢地勾兑着,唯恐蓝色不匀。在所有的色系里,红色最具热情,而深蓝有着一股强力的涌动,冲突,奔袭,有时候随着潮水拍岸,漫弥至我的足下,我想捧住那深蓝,一股咸味,一抹湿润,就像被风特地快递给了我,其实,她是想扑进我的怀里的。
  每一次驱车去问候那一湾的深蓝,爬上怪石嶙峋的悬崖,气喘吁吁的,不顾这些背景了,眼睛只被深蓝点亮,有时候就为卸下一身的疲惫而去看蓝,蓝正好击中了那身疲惫,如一剂可一注而见效的药,比进门妻子一句“是不是累着了”的问候还温柔。这深蓝还有这样的性情,是我早就发现的。特别蓝,蓝得有些不像话,不管不顾的,以蓝宝石形容之,觉得格局太小,用天之蓝媲美,觉得那个蓝太远,不够纯粹。深蓝很厚重,我觉得她之所以如此让人喜欢,一定是有着蓝不可测的神秘,还有这只有蓝可载得动白的帆,扑向最辽阔的海域,充满了不可驾驭的激情。
  
  二
  天蓝,和爱莲湾一样的蓝,一样的蓝色衔接,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把两种蓝握在一起。看天空,不再有什么秘密可言,云朵的造型,无法留存瑕疵,稍微不相像,就会觉得不如意,想补上几笔,做完美的造型。那蓝色的深度,仿佛可透视几千里,袒露的胸怀,毫无遮掩,天上有天镜,海中也水镜,天是海中的天,海是天上的海,天之蓝,海之蓝,彼此渗透着,融合着,交汇着,难分彼此,是混沌却又是清澈的,是一体的,却是上下有别的。
  爱莲湾远处的船,大的如积木,小的似豆粒,处在水天一线处,真有点担心了,担心水天会把船儿挤扁。一切都是沉静的,仿佛远处剪出了蕾丝般的花边,穿了裙幅,微风轻漾,裙幅摆动,洁白的颜色被吞噬,再度漾出纯粹的蓝,连空气都纯净起来,散发着淡咸的气息,那片一望无际的蓝,宛若一幅锦缎,款款而漾,徐徐而展,又像有什么心事不肯说出,矜持着,含蓄着。其实观海蓝的人,有什么心事和烦恼,都会被一湾蓝给勾兑了,蓝色是和悦的颜色,不装烦恼,唯涂靓丽。
  这片海湾早就被即将成婚的恋人看上了,他们崇拜着一抹纯蓝,所谓的“山盟”是绿色,所谓的“海誓”则是蓝色的,这是对色彩的敏感还是钟情?说不清。况且,这爱莲湾,有一个“爱”字,那真的是无言的祝福,这爱也就如海了,蓝色自然成了爱的颜色,当然结婚后那色彩会蝶变为红色的。恋人选择在爱莲湾流连,可以沿海岸投影于蓝海,不甚清晰,但那幅剪影的样子,有着朦胧的美,或许,恋人是不想让蓝海看透他们爱的举止吧。蓝色,让人多了一份猜测,这猜测,竟然没有一丝的不雅,尽是美好的联想。
  如果你是非常浪漫的人,还可以夜宿“海之蓝”。在一湾的蓝色之上,漂浮着一座巨大的“海洋牧场”,里面设置多样,其中就有客房。在这里住一宿,叫“蓝梦一夜”,光看名字就美得溢彩,多么浪漫,还能睡得着么!我不曾入住,但很向往。款款的蓝色举着一座微漾的客舍,那夜晚,肯定是会被摇醉的,没有任何的遮拦,没有一丝的乌云,月亮钟情于蓝海,每夜都会探望蓝色托着的客舍,莫非是想去听客舍里的人儿说什么,是否会说着感激月老的话,若是不逢月中夜,难免感叹“月老不知何处去”,二人夜色里相对而坐,“红绳不系定贪杯”,醉人的蓝色之夜,美人和酒,足以弥补了任何遗憾。这人间地上的浪漫,感觉逊色了,广寒宫去不得,那这面海之蓝就是最特别的了。那才是“多情应笑我”,也羡我,觅得一处好天地,岁月待我这般好!
  
  三
  作为黄海岸边人,庆幸守望着大海,逢人炫耀有个爱莲湾,蓝色的玉石,唯美的名字,足以令人陶醉。我们看惯了林立的高楼,习惯了对人为东西的修饰和加工,审美更多的是单一和纤巧,的确需要一些粗犷的原始的东西,如果少了审美的好奇和惊讶,就会变得迟钝。人们喜欢以爱莲湾为背景合影拍照,不要以为纯粹一色的蓝是单调,海蓝,是胜过“蓝色妖姬”的平铺美,是展开在爱情故事上面的一张蓝色涛笺,是可以绘出爱情花朵的最美底色。
  爱莲湾,从来就没有孤单的时候,无论秋冬,更不必说春夏,原色的海洋生态,吸引着城中的人们,相约海之蓝,投身海之怀,似乎并非是为了看海蓝休闲心情,倒像是为海而来,看着那片深蓝,寄托自己的一腔深情。
  我对海蓝有着特别的感觉,从小就会识别“海蓝”的颜色。我上学那年,母亲冬夜纺棉线,春天日晴“刷布线”,连夜上机,织一卷棉布,用山中的不落柴叶子洗染上色。我爱那个纯朴的颜色,母亲告诉我,那是“海蓝色”,问母亲,海蓝色是从海里取水染成?母亲说,有个“海”字就与海有关?柴叶绿,海水蓝,蓝衣自然海水染。母亲无语。一直点头,说儿说的是。所以,置办的衣装,多是蓝色,觉得蓝色是那么雅致,那么从容,那么厚重,甚至是那么梦幻。其实,关于美人鱼的故事,是我从母亲口中听到的最洋气的故事,而且母亲夸张了海的那片蓝。她说,美人鱼是龙王的一个梦,跌在了礁石上,美人鱼就诞生了,爬在深蓝的海底的珊瑚上,睡醒了,慢慢浮上来,抬头看岸,寻找着她的王子。这个故事,我觉得母亲说得出唯一的根据就是她的娘家住在海边,而那种浪漫色彩,应该是源于母亲的浪漫之心。
  我喜欢蓝。游景德镇,站在景泰蓝作品前,不忍去,蓝色构成的“瓷韵”,有着无与伦比的高雅和精致。遇到青花瓷,爱不释手,总觉得瓷器上的蓝,有着涤荡人心魄的美。去云南旅游,看到蜡染,总要买几件带回来,分与朋友做个纪念。这些行为,是否与海之蓝的耳濡目染有关?也说不清。
  那片海之蓝,从来都是文静的,如果大海咆哮起来,蓝色就沉到了海底,只有浊浪滔天,但蓝色是无法毁灭的,风平浪静时,蓝色再度出场,不然杂色,吞云藏风。蓝色,是海的灵魂之色,高贵,荣华。曾站在海边,一个人独自畅想,入神痴情,居然觉得那面蓝是仙子的蓝色羽衣,脱放在海中濯洗。又好像某个可爱的姑娘的明眸在闪闪烁烁,捉摸不定的眼神,似乎在期盼着什么,在等待着什么。海之蓝的语言,只有爱莲湾的人听得懂,远方有客人来,要携客人手,沿海散步看海蓝,这是对客人的最隆重的欢迎仪式,胜了千言万语,就呈一面锦蓝。
  环保人士告诉我,海水湛蓝,说明清澈无染。水质好,可以大量吸收波长较短的蓝色光线,海水折射出更加纯粹的湛蓝。如此看来,那一湾蓝色,就是一方纯粹无瑕的试剂了。在一个城市的边缘,还能够坚守一片纯净的蓝,的确不易,或者说,这湾蓝,表达的是小城人的澄明心境。
  
  四
  海洋不是金色的,炙热的太阳投入蓝海,想涂金染黄,而蓝色不融,两色呼应,海之蓝带上,耀金献宝,多么丰富的境界啊。夜色里,蓝色并不遁去,怎知?夜的星辰,最喜欢蓝的背景,暮色之下来投,晨曦时悄悄而去。星辰布排在海之蓝上,亦真亦幻,我常常不解“梦之蓝”,觉得这种景色就是。
  爱莲湾的深蓝,已经是一个地方名片了,逛一趟鱼获早市,那些卖鱼的商贩的吆喝和介绍有些特别。指着摊上的鱼,轻轻地说,这是爱莲湾的鱼。过去,他们有些土气了,是不确指,说“俺卖的是小海的鱼”,觉得诗意寡淡吧?爱莲湾,三个字,那捞上来的鱼似乎也带着爱的成分,更多的是买鱼人会联想到那片海之蓝,多么纯净,多么生态,那鱼自然是圣洁之物一般。想想爱莲湾岸上一圈的饭庄,不都是沾着“爱”的光?那些食客扑着美食去,自然也是喜欢那片海之蓝,他们得亲眼看着饭店的厨师在海之蓝里浣洗鱼获海鲜。
  爱莲湾有一批护海护蓝的清洁工,他们的口号是:这里的湾盛着爱,蓝蓝的,不怕看,不能染。当地人称他们是“蓝领”,尽管在现有的词典的条目下,还没有这个专指解释,但在黄海岸边人的言谈里,蓝领一定是和海之蓝有着不可切割的关系。
  海之蓝是通透的,不知我说得是否通透。
  我喜欢蓝蓝的色彩在眼前缓缓洇漶,亦真亦梦,蓝图是最美的图,别的颜色都不如蓝。爱莲湾的蓝,是一幅蓝图,蓝图上绘着的是海洋牧场的前景。
  
  2022年6月22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