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间,和我家同在一幢楼,但不在一个单元门住的;有个男孩子,那时候,他也就十六七岁吧。
  五官长的有点象演员陈道明,但他比陈要高挑,身材修长,模样清秀;爱穿一身白色的衫和裤,看起来,比一般男孩显得整洁讲究。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高大秀气的男孩子,性格却比较软弱,对人太温和了;见谁都礼貌有加,脾气好的就象,压根没有脾气似的。
  结果,比他年纪还小的,身材比他还矮小的,体格比他还瘦弱的男孩子;都敢来欺负他,敢随便开他的玩笑。
  甚至有的还对他动手动脚,敢招惹他,都不怕他;他居然好脾气的也不气恼,说话永远都是斯斯文文,客客气气的,一副活脱脱的文弱书生的样板。
  起初我和他也不大说话,不过大家都在一幢楼里住,经常碰见,面熟;也就是笑一笑,点点头,算打招呼。
  毕竟是邻居,但又因为都是年轻的男孩女孩,异性之间有距离;不象同性之间那样,很容易混熟。
  我家楼的前院里,有个公家的锅炉房;大家都到那里打开水,我经常会碰见他也来打水。
  他每次都微笑着主动和我打招呼,如果是排队,只要是在我前面,只要是看见我;他总会让我去先打,或者帮我打,然后等着我一道往回走。
  逐渐熟悉了起来,我就对他说:“你这么大个子,干吗要怕他们啊?他们那样欺负你,你不生气啊?你怕什么啊?你就不能厉害点?”
  “呵呵呵……”他只知道傻笑。
  “没关系的,都是闹着玩的。”
  可我替他着急,替他生气;他脾气好的吓死人,感觉谁都可以欺负他似的。
  好像有一次听我妈都说起过他,说那男孩怎么脾气那么好,对人太过于客气了;为人处世,凡事过度,则不合时宜。
  大家都差不多,就不会有非议;对于他这样的,说好听一点叫涵养好,说不好听的就是懦弱。
  机会合适,在我们企业内部参加工作后,我和他在一个单位,成了同事;后来他因为文笔好,又被上调至我们的上一级主管部门。
  他爱好文学,经常写一些诗歌散文小说什么的,在本系统办的内刊杂志上都有发表;只要发表了,他总会把那些书刊拿给我看。
  虽然我说不上很喜欢他的文风,但我觉得他肯定还是有点才气的;要不,人家也不会给他发表啊。
  有时候他路过我家时,偶尔也会进来坐一坐,跟我闲聊会天。
  有一次,他没带钥匙回不了家,就跑到我家来蹭了顿饭,我妈妈那天刚好又不在家。
  那时候我根本就不会做饭,都是妈妈在做饭;我也不记得,当时弄了什么东西给他吃,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很难吃!
  他好像给我说过一些莫名其妙、含含糊糊的话,我好像从来就没有认真的听过;也没真正听懂过,我压根都不在意他说什么。
  我懵懵懂懂,稀里糊涂的,毕竟那时候年纪不大;人相当青涩,傻乎乎的有点没心没肺。
  我对他没什么特别感觉,就只是有点同情他,替他感到不值;觉得他老是被人欺负,有点打抱不平,扶弱心理。
  所以一有机会我就鼓舞他,让他拿出点男子汉气概来,维护自己的尊严。
  有一次又有一个讨厌的男孩在招惹他,动手动脚的,让我实在看不过去了;我就帮他出头说了那家伙几句,反正我又不怕那个小个子家伙。
  我和他的关系越来越微妙,我总觉得他好象很依赖我似的,老和我套近乎;对我也是唯唯诺诺的,不管我说什么他都是是是。
  我对他其实有点凶巴巴的,老好教育他,就像是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像姐姐对弟弟,本来他年纪就比我还小点呢。
  他确实有点怕我,我确实也没太把他当回事,对他很不在意;反正我又不喜欢他这种,性格懦弱的男生。
  我喜欢的肯定是能让我崇拜的,有安全感的,有趣又成熟的人;像他这样男孩,就算外表不错,也对我没有吸引力。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同事那听到传言,说他喜欢我,暗恋我;并且还为我写的有诗,那些同事居然私下里都知道,还把诗念给我听。
  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我就继续装不知道,因为我说不上喜欢他;大家是邻居,同事,我对他只是出于一种同情罢了。
  他继续在我面前献殷勤,对我家人也格外的热情;见着我的妈妈姐姐,都非常热情的说话打招呼。
  我姐姐也看出来了,老调侃我;我妈妈也无意中说,有一次她坐我们企业的往返班车回家,在车上碰见他。
  他非常热情的帮我妈妈拿东西,让座聊天;下车了还一路帮我妈提着东西,一直送到我家。
  他还敢在公共场合,公开说赞美我夸奖我的好话,一点不避嫌,反而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我后来对他说不要那样,我不想让人引起误会,以为我和他好了;我不接受他,我喜欢的人不是他那样的。
  开始有传言传到我妈妈耳朵里,是老乡告诉她的;外边好些老乡啊大人们啊都听说了,她们说是那个男孩的妈妈说出去的。
  我很恼怒,见他不容分说,警告他不要乱说,我并没有和他谈恋爱。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我见他就躲,也不理他,碰见了也装看不见;后来他调走了,我也不在乎,很长时间都没有见着他。
  有一天傍晚,在我家阳台上,忽然看见他回来了;他不是一个人,身边还伴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那女孩穿着打扮很洋气,烫着蜷曲的长发,皮肤很白,长的很甜美。
  以后经常看见他们两个,一起出双入对的;我家在东边的一楼,阳台是临小区院子小街的,是左边那些单元楼人们,出入的必经之地。
  我姐姐也看见他们,经常在饭后一起散步,就笑着逗我:“你还看不上人家,不理人家;你瞧,人家现在找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我哼了一声,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我承认那女孩是很漂亮;不过,我并不以为然,也并不觉得有什么懊恼。
  出门看见他们,碰个正着,他很主动的给我打招呼,给我介绍他的女朋友;看着他的眼睛,我很坦然,然后昂头挺胸的走过。
  他经常和他的女朋友,在我家门口的路上逗留,和邻居站在那聊天;我视而不见,出门也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我觉得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不象我姐姐说的那样,有什么后悔的。
  过了一段时间,某天傍晚,我吃完晚饭准备出门散步;看见他站在单元门口,这次他是一个人。
  “你女朋友呢?没跟你一起?”
  我漫不经心的随意打着招呼。
  “走,到学校操场去,我要和你谈谈!”
  他眼神很坚决的盯着我,口气不容商量,一点没有平时怯懦的样子;我竟然被他镇住了。
  我被他不由分说的拽着,跟他去了学校;学校很近,就跟我们小区隔着一条马路。
  到了操场,他神色郑重的向我坦白了:“我已经和她分手了,我和她不是真的;她喜欢我,可我并不喜欢她。我只是想利用她来刺激你试探你,看你的反应,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
  我无以为答,我搞不清楚自己,他应该还是不错的:个子高,有文才,脾气好,人也帅,优点也不少……
  但,不知道怎的,我对他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和那种我憧憬的浪漫爱情……可能我们真的是有缘无分吧!
  再后来,我也要准备调走了;我把所有手续都办好了,从此要一去几千里之外……
  但他并不知道我要去远方,我的事很私密,外人不知道。
  在某个黄昏,他又约我来到学校操场,又一次向我表白;我就直接告诉他我所有的情况:“我马上就要走了,工作调动已经办好,户口也迁了。”
  他诧异地看着我,非常震惊……
  一切就这样过去了……
  多年以后我回家探亲,得知他在我走之后,他也离开了,停薪留职去了深圳;在那认识了一个女孩,结了婚,又回家来继续供职上班。
  有一次我在路上偶然碰见了他,见他一如过去的笑模样,但增加了几分成熟;他看见我很惊喜,从此知道我回家探亲来了。
  那天我出门了,等我回来,姐姐给我开门,她神秘地笑着对我说:“你有客人,等你半天了,非要等你回来。”还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我进门一看,原来是他啊;无非是一些问候,关心,了解,客套话……
  淡淡的往事随风而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