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得三春晖】
  
  四年后,2005年盛夏,儿子顺利毕业,他拿回了多个证书:
  大学奖学金证书、大学毕业证书、大学学士学位证书、英语六级证书(这个证书大二考到)、优秀助教证书。其中的奖学金证书和优秀助教证书都是我帮助儿子收拾行李时发现的。
  那是07年暑假期间,我去了华东一带出差。顺路去上海为儿子收拾行李,那一年,儿子即将赴日本工作了。我帮他把不能带走的东西打包邮寄回家。这才发现了儿子除了毕业证和学位证还有其他的奖励证书。同时也发现了儿子工作期间自学日语得到的“商务日语中级等级合格证书”,儿子就是凭着这个证书被公司派往日本。
  说起儿子自学日语,也有一个故事:
  大学二年级考取了英语六级之后,学习之余,儿子开始打日本游戏,打得很痴迷,闯过无数关后,更深的游戏国内没有翻译出来,他为了能够突破难关,便自学日语。所以那年春节他回家说要自学日语,我们大力支持,给他买了随身听,他从此便开始自学日语。
  毕业后,儿子坚持留在上海,进了一家日本公司。
  儿子工作后的第一个五月。
  五月里有一天是天下母亲们最为骄傲的日子——母亲节。
  那天下午两点,电话急切的响了,儿子爸爸去接,看到他一脸茫然,回头问我:“你定鲜花了吗?”
  “没有啊,”我也莫名其妙。
  于是,他对着话筒说:“我们没定鲜花,你搞错了吧?没错?确实是我们的?哦,那你送来吧。”
  接下来的十分钟我们面面相觑,不知到底怎么回事。
  门铃响了,一个送花的小伙子进来,手捧一大束康乃馨,精美的包装,散发着郁郁浓香,问他谁叫送的,他只说是花店老板,其他一问三不知。然后丢下一句话:“钱已经付了。”就转身离开。
  想起刚才的电话,急忙去查来电显示,按着号码我把电话打过去,一问才知道是上海花店总公司发来的业务,我们这里的花店受理。
  哦!上海?一定是儿子,我恍然大悟。
  可是,这个业务是怎么回事呢?花店老板说,这是网上业务,钱在上海邮寄方已经付了。
  当时,我和儿子的爸爸相视无语,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可能是太意外了,连他也没想到。
  我突然想起该给儿子打个电话:“喂!儿子,我收到一份特别的惊喜。谢谢!”
  儿子憨厚的笑了:“是吗?我这么容易满足啊,我想来想去不知该送什么礼物,就想到了网络,还真方便。”
  一个下午都深深陶醉着,望着这束凝结着儿子深深祝福的鲜花,我不由得在记忆里翻出了紫色的发卡----那是儿子高二时送我的母亲节礼物。还有那只蓝色头花----那是儿子高三时送我的母亲节礼物。读大学去了上海,每一年母亲节,儿子都会打个电话送来遥遥的祝福。
  唯独今年,通过网络送来的这束康乃馨,别样的深情,别样的祝福,装满在我心里的感动,流淌在文字里,刻在我记忆里。
  
  这是2008年5月。
  是我第一次接触网络购物这样便利快捷的电子商务。以后的每一年母亲节,都会通过网络收到儿子送来的鲜花。透过这一束束鲜花,我看到的是儿子那一颗晶莹剔透的心!世上还有比做母亲更幸福的事吗!
  后来,儿子所在的公司老板请来日语老师利用晚上业余时间,给员工培训日语。结果儿子大学期间自学的日语便在学习时崭露头角。一次老师有事临时请假。员工都来了,等在那里。老板便问,谁学得好些,带大家复习一下,反正已经来了。员工异口同声推荐了儿子。结果那一天,儿子带大家复习。奇怪的是,员工都说儿子讲得比老师还好,大家都能听懂。其实,儿子是现买现卖,自己会多少就给大家讲多少,大家当然容易理解。老板看在眼里,记住了儿子。
  有一天中午,我在单位,接到儿子电话,他说:公司老板决定送他脱产进修一年日语。期间,工资奖金照发。条件是——和单位签订六年合同,并且每周两个晚上回单位无偿给员工上日语课。
  儿子问我要不要答应?
  我马上说:“当然答应,这是好事啊。”
  儿子说:“六年好像卖给公司了。”
  “不是这样说的。”我开导儿子,“这六年,你刚好需要积累经验,也需要稳定。再说脱产学习,工资奖金照发。这打着灯笼没处找的事。不过,每周两次上课是无偿的,原来请的老师被老板辞了?”
  “当然。”儿子说。
  “哦,你们老板也真是精明。”
  就这样,儿子答应了公司的安排。脱产学习一年,给员工无偿上了一年日语课。与公司签订了六年合同。
  那张日语中级合格证就是这次脱产一年学习获得的证书。拿到证书一个月后,即2007年国庆节前一天,儿子就被公司派到东京了,直到如今。
  这两本照片是儿子在日本的护照,2008年和2011年各一本。
  这张是儿子在日本考取的驾驶证。日本取得驾驶证相当难,儿子大小考试十多次。连如何急救等许多细节都要考,比国内难度大多了。这样的难度他能考到,实在为他高兴。
  儿子去日本的第二年春天,2008年5月,又快到母亲节了。心里想着儿子远在国外,在大洋彼岸,对于母亲节的礼物不存半点奢望了。
  可是,清楚得记得那一天上午我去超市购物回来,儿子爸爸说:“等着收礼物吧,你儿子的。”于是满心欢喜又夹杂着不解:“怎么,都去了国外,也能网上操作购买礼物吗?
  他倒是很明白似的:“既然是网络,哪里不能操作呢?”
  一会时间,送花的人真的到了。儿子爸爸出去接过鲜花,还有两个可爱的公仔。我过去在单上签收。没忘记发个短信给儿子:“鲜花收到,欣喜万分,谢谢你——儿子!”
  这两个可爱的公仔,至今一直悬挂在我家里厨房的拉门上。每天看着它们鲜活地随着拉门来回摇头晃脑,便随之欢喜。
  如今,十四年过去了,每每看到它们,一阵阵的温暖和幸福感便自然而然地在周身弥散。
  那一天心里一样盛满自豪、欢喜、感慨,变得沉甸甸的。
  身为母亲,为儿子的所有付出都是心甘情愿的,是充满爱心的,是甜蜜的;所有的辛苦和劳累,如今已化作五彩霓虹,点缀着我斑斓的生活。过去的点点滴滴都成了幸福的回忆。
  那一天,那一束鲜花,将我的心情照得亮堂堂的,如阳光般灿烂。
  之后每一年五月的母亲节,都照样会收到一束来自海外网购的鲜花。让我心里每一年都被鲜花映衬着,满是欢喜。
  
  这是2013年年底,儿子获得了瑞士公司总部的奖励:一个精美通透的奖杯,上面写着:ZURICH2013开发部*睿殿。
  其他都是日文,唯独儿子名字以及儿子名字后面的“殿”看懂了,是中文。我问儿子:“殿字何解?是称呼你殿下吗?呵呵。”我被自己的问话都笑了。
  儿子也笑了,说:“倒是对了一半。殿是尊称。”
  还真被我猜度几分。我由衷的鼓励了儿子。
  是的,他真是不容易,一个人漂洋过海,只身独闯,还赢得了荣誉。真心为儿子高兴和自豪!
  
  儿子在东京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体验了日本的日用品、洗漱品和护肤品,觉得质量都相当好,手表、手机也不错。之后他每年过年回家探亲,就会带些回来。
  这是玫瑰牌洗浴用品,沐浴露、洗发露清香可人,柔嫩细滑,用过之后,再也不想用其他牌子的,就连香港的浴液也相比也逊色一筹。更不要说国内的产品。
  这是一些保健产品。儿子每年都带回来,据说价格不菲,而我常常忘了吃,每次想起来,又觉得愧对儿子的心意。于是,螺旋藻、深海鱼油、鱼肝油、液化钙、蜂胶等等,成了我和他爸爸初一吃一次,十五吃一次的保健品。友人听我这样说,反而说我无意倒是做对了。因为任何保健品,天天吃都不一定是对的。
  
  这款手表是儿子2008年买的,日本名牌——西铁城,我和他爸爸每人一块。从儿子买了这它以后,就戴在我手腕,代替了他爸爸结婚时买的瑞士雷达。
  这两部手机,是儿子今年春节回家是带回来的苹果5。用了将近八个月了,这款苹果果然不同凡响。色泽,款式,质感,无一不成显示了它的精美。就连手感也那么细致,柔和。拍照、录像、听音乐、打字,上网、看微信,速度都非常迅速。除此之外,我更加喜欢的是,手机桌面的记事本,它竟然能够和我的邮箱连接。所以,当我将有些心得或者观察日记记在手机记事本上后,在电脑上进邮箱就能够调出来,成为我写作提纲或者题材。发现这个功能令我欣喜万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春风又绿江南岸。”“每逢佳节倍思亲”……
  这些古诗句都是表达我国传统文化的“孝”字。
  是啊,孝是为人之本,只有懂得感恩父母的人,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
  我,作为母亲,在三十年前,给予儿子生命。
  但是,曾看过这样一句话:
  “养育下一代是为了参与一个生命的成长,参与是意味着付出与欣赏。对孩子不求完美,不用替我争脸面,不用为我传宗接代,更不用帮我养老。只要这个生命健康存在,在这个美丽的世界走一遭,让我有机会和她(他)同行一段时光。”这番话完全代表了我的心声。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对儿子的培养与付出,是尽了一个母亲本该尽的责任,自以为比不上三春晖那么耀眼。而我的儿子却孝心可鉴,非比萱草。他给予我的回报,令我充实而又幸福。令我每天心里都充盈着快乐和满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土地下到户时,家里承包的那块田是全寨最远的,有三亩多面积,一眼望去,活脱脱像农村用于打糯米粑的石窝窝样儿,难怪寨里人们管它叫“麻窝田”。 原本这块田是分给寨里一户堂哥家的,...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