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是岁月的年轮,也是人生的历程,五十年金秋的记忆,深深烙印在父亲的心里。
  今年的9月30日清晨,父亲早早起床,换上崭新的白衬衣,外穿一件黑色夹克衫,对着镜子用手沾水抺了抹花白的头发,挺起腰板,不到七点就去菜场买菜,回来后,在铫子里煨好了藕汤。
  紧接着给母亲打好洗头水,父亲走到母亲床头说:“老伴,咱们洗个头吧?今天是你我的结婚纪念日。”母亲无言,吊滞地望着父亲。
  因为2018年5月母亲患脑溢血,实施了开颅手术。手术后,喉咙插气管,鼻腔插食管。貌似清醒,睁眼若视,但无意识,无语言,丧失了交流和自理能力。
  父亲左手端起脸盆,右手用毛巾给母亲洗完头后,马上给弟弟打电话:“今天你们都回来吃饭”。
  弟弟在电话里问:“老爹有什么喜事吗?”
  父亲高兴地说:“今天是我和你妈结婚纪念日,整整50年。”
  儿子回答:“好!好!我们一定回。”
  结婚纪念日一直是中国夫妻比较重视的日子,代表着两人携手走过的岁月与时光,也是共同经历风雨与坎坷的见证。
  父亲经常对我们说:娶你妈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
  父亲从小勤奋好学,18岁时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外语学院,1964年应征入伍。外校当时处在建设中,父亲分到了野战部队,一边训练,一边学习。
  两年后父亲回家探亲,远房表叔听到父亲没有对象,便对我爷爷说,他一个同事老家有侄女在乡下没找婆家。
  爷爷说:“行呀,帮我儿子介绍介绍。”就这样表叔和他的同事开始了牵线搭桥。
  母亲出生于武汉市蔡甸区(原汉阳县)西北部索河镇,一个山坳小村庄,初中毕业后,当选为大队团支部书记。年轻时,她梳着一条粗黑的大辫子,细长的眉毛下嵌着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是这里山区远近出名的俊女孩,常年雨淋日晒,就是淋不萎,晒不黑,脸盘白白净净,一笑起来,嘴瓣儿像恬静的弯月,说起话来,声音像黄莺打啼。当地有很多追求者,母亲却选择了远嫁武汉。
  1969年初春父亲回武汉探亲时,和母亲确定了恋爱关系。每次回家探亲,父亲乘汉江摆渡船到琴断口,再坐公交到汉阳县县城,转乘长途车到索河,然后步行十几里到母亲家,住上两晚后再返回武汉归队。
  到部队后,靠两人“鸿雁传情”,一个月彼此收到一封信。母亲怕父亲挂念老人,一有空就来汉口探望老人,帮忙下地干活。
  有一年夏天特别热,暴雨连连,母亲因为参加抗洪,大约七八个月没来武汉了,于是母亲提笔给爷爷写信。母亲书信中称呼用“台鉴”二字,爷爷极为高兴,见人就讲:我儿媳很有文化,很有礼貌。母亲的品德和教养,深受父亲肖氏家族人的喜欢。
  母亲是农村户口,父亲吃商品粮,结婚后母亲如何落户武汉市,这一“拦路虎”差点切断了这份姻缘。
  1970年初夏,父亲为母亲户口之事,四处奔走,母亲为此也十分担忧,连夜赶往武汉商讨。当时正值农村“双抢”,第二天母亲必须赶回老家插秧。
  一大早父亲推着半新半旧的“永久”牌自行车送母亲回乡,先从硚口额头湾乘船摆渡到汉阳,到汉阳已经是上午九点了,错过了第一班长途车,母亲心里非常着急。
  父亲决定徒步送母亲到汉阳县县城(蔡甸)。他推着心爱的自行车,伴随母亲沿着汉江堤,走呀走,走了二个半小时。一路上两人规划着今后的生活,甜蜜的笑声不断。灿烂的阳光,江面的清风,轻拂着这对年轻的恋人,这是多么令人陶醉的场景呀!
  父亲给我谈起这段往事时,我问父亲为何不用自行车带上母亲呢?
  父亲开玩地说:自行车坐垮了么办?那个年代物资极为匮乏,有一辆自行车的家庭极少,″永久牌"是名牌。宁可自己吃苦,也不能败坏家当。母亲上长途车后,父亲一人独自骑自行车返回武汉。
  1970年年底父亲复员回家,安排在武汉轻型汽车制造厂工作。上班后第二年向单位申请结婚,单位同意将母亲农业粮户口转为商品粮,父母压在心头的大石块终于掀开了。
  母亲被安排到武汉市硚口区南泥湾公社,担任生产队会计兼记工员。
  父母恩恩爱爱,过着甜蜜的生活。现在回想以前,他们即使在争吵最激烈、彼此互不说话的赌气时刻,也都没忘记给予对方支持与关心。
  父亲会在吵架后为母亲留一碗饭,母亲依然会早起准备好父亲出门要带的干粮,我作为中间那个被呼来唤去的传话者,当时只觉得自己委屈,却丝毫不懂得他们的深情爱意,想想真是滿心惭愧。
  父母共同抚育了一男二女,三个孩子均考上了大学,并各自成家立业。刚刚享受幸福生活时,突与其来的病魔击倒了母亲,从此父亲成了母亲的贴身护工,每天晚上每隔两个小时就起来给母亲翻身、拍背、抽痰。
  父母之间的爱刻骨铭心,爱的是那样无怨无悔,不离不弃,融入血液,融入灵魂,母亲是父亲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很多年后,有一些场景再次出现的时候,我逐渐懂得了它的另一层意义。有一次,我带回去一种点心,递给爸爸让他尝尝,他随口说:我不吃,你拿去给你妈尝尝。桌上吃饭,我让爸爸多吃点菜,爸爸又道:让你妈多吃点。我一下急了,说道:爸,你有没有为自己活过?你能不能不什么时候都围着我妈转?爸爸笑笑说:你妈比我金贵,孝敬你妈就是孝敬我。小时候,有好吃的东西,我们贪吃时,爸爸总是在旁边喊道:别吃完了,你妈还没吃呢。我那时以为他是找借口制止,直到后来听的耳朵都腻了,才知道在我爸跟前我们不能和我妈抢。作为父母的女儿,在日常生活的琐碎细节中,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相互的支撑与厚重的关爱。父亲每天坚持为病重的母亲祈祷祝福,整整三年,不分日夜,不论春夏秋冬。他多么希望母亲能够康复,朝夕相伴共同渡过幸福的晚年。
  两位银发父母,就是儿女心中神圣的爱佛啊!
  父母是中国家庭的普通夫妻,一生平凡,虽然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但他们善良勤劳,孝爱治家,用中华美德尊老爱幼,三世同堂相濡以沫,夫妻之间患难与共,这是千金难买的人间真情。
  岁月,不会因流逝而遗憾,而是因沧桑而丰盈。敬爱的父母,你们的人生美好,甜蜜,充实,为我们儿女作出了好榜样。家风传承宜淳厚,子孙后代乐继福。祈愿苍天护佑我的父母,好人一生平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土地下到户时,家里承包的那块田是全寨最远的,有三亩多面积,一眼望去,活脱脱像农村用于打糯米粑的石窝窝样儿,难怪寨里人们管它叫“麻窝田”。 原本这块田是分给寨里一户堂哥家的,...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