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十三成为我们家的新成员纯属是个意外。那天开超市的老乡打电过来说她的小猫被人偷走了,问我能不能给她找别的小猫送去给她养。我立马翻看猫友的朋友圈,找到了一条着急给猫找领养的信息,火速联系上发信息的人。
  骑着电动车来送猫的是艺术学校的一个男学生。小猫是他在路边捡到的,才睁开眼不久,从谈吐中能感觉到他是真心爱猫的,但从他装猫的容器却能看出他真是个养猫新手:一个薄薄的塑料袋,里面放着少许猫粮和一只橘猫,经过一路颠簸,小猫拉的屎和猫粮混在了一起。他把小猫放在我掌心。怯生生的小猫睁着两只大圆眼看着我,仅仅是对视一秒,就让我心疼上了这个被遗弃的生命。鉴于小猫太小,我决定先把它养壮实再给领养人。因小猫是在灌林丛中被发现的,我们初次见面的日子是13号,而一直吵着要养一只专属猫的先生我平时也叫他陈十三,我就给小猫起名木十三。
  小皮来我家已经两年多了,一岁的轻风更是从娘胎开始就在家里的,它们母子俩的家庭位置一直高高在上,偶尔才会纡尊降贵让卑微的铲屎官撸两把过过手瘾。所以完全可以想象当木十三突然出现在家里时引起的狂风骤雨有多猛烈:敌意满满的小皮摆出狰狞的表情不断发出声势宏大的“唬唬”声,轻风倒是没有动嘴,可直接动爪了,数次伸魔爪要抓小猫的脸。两只猫一副恨不得木十三马上消失的模样。我把惶然不已的木十三放进笼子,彪悍的轻风还不依不饶跟过来继续伸爪子进去要挠猫。不知所措的木十三大气都不敢出,怂得连退缩都忘记了。
  家里的猫粮都是成猫吃的,我给木十三网购的羊奶粉要4天后才到,猫友送了一小袋羊奶粉给我应急,素不相识的宠物店店主的送我一包幼猫粮。在众多人类的关爱下木十三在我家住下来。
  第一个晚上,放养的十三就趁我睡着了爬上床挨着我的背睡,害我做了一晚上被怪物挠的恶梦。怕转身时把十三压扁,我无数次从床上把它弄下去。可它百折不挠,另辟蹊径爬上来,终于被卡在了蚊帐和墙的中间。在小小的“喵”叫声拌随了我午睡一小时后我才发现这搞笑的一幕。被卡过的十三后怕下不再上床,寻了个最靠近床的放杂物的木格子安营扎寨下来,睡眠浅的人我经常在半夜醒来,于是就经常会看到十三睁着两个圆眼无声地看着我,让我心里百感交集,好心疼这个没妈没兄弟姐妹在身边的小东西。
  先生对这只和他同名的小猫同样倾注了很多心血:十三粘人,先生就撩起衣衫别了夹子做成吊床的形状,把十三放进里面,让它贴着他的身体睡香香。并且天天主动请缨泡羊奶粉,待十三餐毕他还不嫌脏的拿棉签给它擦屁屁帮助刺激排便。养了四天,木十三长大了一点,身子圆润了。这四天我们是一把屎一把尿的艰难过来的,它就是台行走的造粪机,拉得又多又臭:过道,笼子,猫窝,甚至是装它出门的腰包......。到了第五天,我放猫砂盆进笼子里让十三学着用。它学会后走到哪都会回来找猫砂盆才拉便便。这才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俗话说“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压塌炕”。橘猫木十三从小就表现出了它的天赋异禀---贪吃。猫友们建议我在十三不满两个月时都只喂羊奶泡猫粮。但它看到小皮它们吃干猫粮时就放弃了它的湿粮冲过去一头扎进人家的猫碗里大嚼特嚼起来,吃到肚子滚圆得像要临盆的孕妇也不肯走开,就这么用爪子抱住食物,前半身完全没进猫盆里,原地打起盹来......
  有一次我刚把一块带骨头的鸡肉送到轻风嘴里,十三就如同一道闪电一样扑过去,完美地表演了一招生动的“虎口夺食”,我和先生急忙上前企图把整块肉从它嘴里抠出来,可它咬得死紧,最后也只是扯下来三分之一,剩下的部分被它三两下嚼完吐进肚子了,害得我们之后盯了它一小时,就怕小小的它肠胃受不了而出现消化不良的状况。孰可忍孰不可忍在忍了一个星期之后轻风终于对它出手了,十三被打得一脸懵逼,不敢还手,后面干脆躺下来装死。到了第二天有进步了,躲进纸箱里伸爪子和轻风对打,照这速度我觉得过不了一个月它就拥有和轻风一战的能力了。
  
  不知不觉,木十三来家里已经一个多月了,从第一天开始,小皮就长时间躲在了二楼不肯下来,偶尔下来吃猫粮看到十三就立马吼它,严重吃上醋了,天天到一楼楼梯转角处叫我,我一看它,它就往上走并频频回首,想引我上二楼陪它,不要我在一楼和十三呆。到最后它放弃了,长期呆在二楼做个安静忧郁的美女子。它退让的态度并没有让木十三识趣,面对体积比自己大了10倍以上的两只大猫,木十三丝毫不畏惧,每天都主动去招惹大猫。和轻风打架时先天不够后天来凑:招数毒辣,招招往眼睛上招呼,还追着小皮打,每次小皮躲到围墙上才算完。(十三腿短,在墙根下怎么蹦达也跳不上去)它霸道可恨的行为看得我心惊肉跳。一度想为它改名为“橘霸王”。两只大猫因为它的到来明显消沉了好多,都抗拒我的亲近了,加上我们现在想抱十三也不容易了----一靠近它就摆出四脚朝天的姿势,嘴巴也张得大大的,像个刺猬一样随时准备挠人咬人。再也不复当初一个劲往人身上贴的软萌样了。
  我和老乡联系上,发了十三的最新视频给她看,她喜欢得不得了,让我送去。我和先生带上木十三和它的“嫁妆”(猫粮、玩具、猫砂盆),出发送猫,全程黑着脸的先生一路嘟囔:“你的猫是猫,我的猫就不是猫了?怎么不见你把你的小皮和轻风给人家?”待到了老乡那,看到忙得脚不沾地在售货兼送货的老乡,还有车流不断,人来人往的嘈杂环境。早就临近崩溃的先生一把把我手上的猫包夺走,撒开大长腿就走。独留我在风中凌乱。
  “送不出去”的木十三重回陈家霸王的地位。我可怜的小皮和轻风,又要开始忍受它的欺压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管什么年代,美食总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中华美食,代代相传,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地方特色,经久不衰。 一 年糕,宁波人绕不开的地方特色美食,以前是过年的记忆,如今是常见的早餐。 宁...

一 近些年以来,越发喜欢独处。精力不够充沛,无力应付世事,只想修心养身。再加疫情未了,病毒未灭,还是静待时日,全面回归以往。 其实本就偏爱清静,一直热爱独处。在家里呆的时间偏久...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忙完公司的事情,我赶往赵家沟的竹韵书院,因为昨晚接到一条微信,九龙社区的一个在外打工回来的,要来书院借阅书籍。 通往赵家沟的路上,很远都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一 我家的老屋属林场早期的家属房,一栋四家,好像一根藤上结出的四个瓜。那时候,天南海北的人如潮水涌来,林场人满为患,吃住是最大的问题。说到吃,还简单些,随便支起口大锅,一抱柴...

夏日的某天走在下班的路上,顺便掏出手机一看短信,只见好友春常发来一则消息说:“吾父因长年患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26日去世,谨择于公历2022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出殡安葬,叩请您届时...

一 2019年1月,我正式退休了。离开了熟悉的工厂,离开了多年一起工作的同事,感觉像一只离群的孤雁,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每天除了出去买菜遛弯便是坐着看电视,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平...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父爱的文章。看到这些文章,让我也不由想起了自己那忠厚老实的父亲。 我的父亲二零零年就离世了,但他常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他生前的事情像...

自夏至以来,天气高温不下!骄阳如火,炙烤大地,热浪滚滚,烤验着万物的耐力。每年都有这么几天,似乎被人们忘记,在面对眼前的燥热的时候,似乎也只有责怨!是呀,我不敢对上天不敬,...

那夜的雷声,如一群正在酒桌前玩击鼓传花游戏,其中的那个蒙着眼击鼓还想着搞点事的年轻人,他用自己手中的鼓槌淋漓尽致地敲出了年轻人的顽皮。听,时而轻时而重的鼓点,似乎只是为了吓...

1 一个舶来物种,不远万里,蹈海跨土,来到中国,扎根繁衍,成为大中华种植物大家庭的一员。这家伙,不但适应了自然生长环境,还积极地为国民提供了大量充饥果腹的食物。这种植物就是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