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母亲一直是在我们还在村上时五十多岁退休的样子,腿脚麻利,健步如飞,走路好似一阵风,勤劳的母亲把家中的水泥地坪每天擦的铮亮,柜子上一尘不染。再看看菜园里,各式各样的蔬菜一应俱全,辣椒、黄瓜、西红柿,还有爬满藤的葡萄架下也不忘种上一些绿植,把小院点缀的像个世外桃源。
  人们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父亲去世后,母亲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在我的眼中,母亲无所不能、无所不会,每天变着花样为我们做可口的饭菜,让我们下班一进门就吃上可口的饭菜,母亲还会请教她的朋友,学着为我们烤面包、烤蛋糕,烤包子,丰富我们的餐桌。
  直到前天,古稀之年的老母亲去超市买了一个十余公斤的西瓜用小推车拉着回到家时,已是气喘吁吁,整个人摊坐在沙发上,头上冒着虚汗,看着母亲日益苍老的脸,日益霜白的鬓发,日益蹒跚笨拙的脚步,这时,我才意识到母亲老了,该是我们照顾她的时候了。
  母亲老了,散步的时候,母亲总是会边走边对我们说:“你们先在前面走,不用等我,这人老了,腿脚没有以前灵活了。”因此,我会刻意的放慢脚步,和母亲并排一起慢慢地漫步在公园的那条小路上,华灯初上,路灯灯头洒落肩头,将我和母亲彼此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心里满满的幸福感,多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那一刻。过马路的时候,我会紧紧牵着母亲的手,就像小时候母亲紧紧牵着我的手过马路的情景。
  母亲老了,咀嚼和味觉功能相对有些退化,记得以前,母亲炒酸辣土豆丝的时候,葱姜小米辣炝锅,酸辣脆爽。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总是喜欢吃一些比较偏软的食物,因此,我们现在炒土豆丝的时候,我们会刻意地不放小米辣,将土豆丝炒的相对软糯。清晨,会特意为母亲蒸一碗松松软软的鸡蛋羹,配上牛奶小菜,虽然母亲嘴里说着:“你们上班忙,不用管我,我等会自己吃。”但我们会陪着母亲一起吃早饭,会为她端牛奶和鸡蛋羹,让母亲感受到浓浓的家庭和谐氛围。
  年轻时的母亲,梳着两个大长辫子,穿着洗的发白的衬衣,但清洁整齐,每次吃完饭,母亲总会递过手绢,督促我们把嘴角残留的饭渍探试,如今,母亲老了,吃饭的时候偶尔会掉一些饭菜渣,嘴角也会偶尔留下饭渍,为了怕伤害母亲的自尊心,等她吃完饭后,我会刻意地抽一张纸为她轻轻擦去嘴角的饭渍,用扫帚将她掉在饭桌下的饭菜渣轻轻扫去,百善孝为先,如今母亲老了,作为子女,我们就应该像小时候她照顾我们一样去照顾她。
  母亲老了,都说老人就是老小孩,每次网购衣服的时候,可爱的母亲总会羞涩和我凑在一起上看手机并说:“网上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啊,给我也买几件衣服呗!”此时,我才意识到忽略了母亲的感受,此后,每次在网上淘衣服的时候,总会也为母亲购买衣服,嫂子和姐姐也会时不时地网购寄给母亲,每当收到衣服母亲试穿时,总会让我为她拍照留念,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母亲老了,却依然为我们操心,女儿这几日中考,古稀之年的母亲总是催促着我去超市购买一些女儿爱吃的食物和蔬菜,早上10:30分考试,母亲不到7:30就催促着我起床为女儿做早餐,中午快13:00了,母亲又催促着我们,饭做好了没,快点快点,琪琪交卷子了,进门就让她吃饭,然后再睡会,下午好考试,中午的餐桌上,俄罗斯鱼头、卤牛肉、蒜泥茄子、紫菜蛋花汤。
  母亲老了,却依然有颗热爱生活的年轻心态,让我省去很多顾虑,朋友梅总是对我埋怨:“她的母亲与她一起生活,每天窝在家里不出门,一会哭一会笑,总是给她无端找事。”让她很是烦恼。而母亲则是个让人特别喜爱的老太太,每天下午会穿着精致的小衫再配上一条奶茶色七分裤在梳妆镜前照一照,去和她的好友一起打牌逛公园。
  母亲老了,偶尔也会像小孩子一样撒娇,她还会隔三岔五的让我带着她去下馆子,去吃她爱吃的意大利面、牛排、柴火鸡,遇上不想做饭的时候,母亲和我就像闺密一样一起逛街吃个凉皮子、再来几串烤肉,还会。所住的小区新开了很多饭店,也会带着母亲一起去跟风,吃个滋补火锅、椒麻鸡,再拍个照发朋友圈秀一下,每次我们一起散步的时候,遇到美丽的风景,我都给母亲拍几张照片留影,美丽的风景再配上母亲灿烂的笑容,如画的风景,如此的幸福生活。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你陪我长大,我陪伴你变老,晚饭后,再一次陪着老母亲去公园散步,感受着生活的快乐……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和牛相处的一些细节和故事,很难忘,曾经的牛往事让我想了很多。 一 很多年前,我家饲养了一头母牛,主要是婆婆在照顾,我偶尔过去看一眼,母牛认生,以为我要伤害它,鼓着眼睛歪着脖子,...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