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哪怕平时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可在过年时,再穷困的家庭,也要尽可能地给家人做一套新衣服。几乎每个人,都是以最庄重最体面的形象,迎接这个传统佳节的到来。
  我家里没有缝纫机,妈妈也不会裁剪,年前妈妈把全家人的布料买回来,再找人帮着做成一套套新衣服。在村里,妈妈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叫李红叶,她不但长得灵秀,而且还有一双巧手,会裁衣,还会缝制。李阿姨心地善良,全家人过年的新衣服大多是李阿姨帮着做的,有爷爷奶奶的,有爸爸妈妈的,还有我和哥哥的,一共六套衣服,一年又一年,李阿姨从来没有嫌繁琐,每次都是热心主动地帮着做衣服,那种热情就像她的名字红叶一样,如火焰在燃烧,让人感觉非常温暖。
  妈妈感觉过意不去,给李阿姨带来了太大的工作量,再好的朋友,也不能每次都麻烦人家。于是,妈妈心里开始有了打算,那就是想买一台缝纫机自己做衣服,尽量少给人添麻烦。
  邻居淑芬婶来我家闲坐,妈妈问淑芬婶:“你家的缝纫机从哪里买的?我也想买一台缝纫机。”淑芬婶回答道:“我家的那台缝纫机不知你喜欢不?我家准备开一个小卖店,由于屋子面积太小,那台缝纫机放在那里太占地方了,如果你喜欢的话,就便宜一些卖给你,买的时候240元,现在120元卖给你,你感觉怎么样?”淑芬婶的这一席话,让妈妈喜出望外。
  妈妈马上回答道:“我求之不得呢,只是我手里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可不可以分几次给你?”淑芬婶说:“钱你啥时有,就啥时给,不着急。”那时候的120元,相当于现在的几千元,对于父母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淑芬婶宽厚仁慈,让妈妈顿觉吃了一颗定心丸。
  第二天,淑芬婶就推着一辆小车,载着那台缝纫机来到了我家,从此,缝纫机就在我家里安家落户了。买这台缝纫机,妈妈一共分四次付款,历经半年的时间才彻底付清,这期间,淑芬婶从来没有催促过。
  自从有了这台“前进”牌缝纫机,在年前,妈妈就用它为我们全家人做衣服了。缝纫机成了妈妈最心爱的宝贝,用心呵护,就像呵护一个小婴儿那样细心周到。不但经常给机头上机油,每次用完后,妈妈都会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打开机器盖板,将机头轻轻地放入机舱,关上盖板后,再在上面蒙上一块紫色的缝纫机罩以遮挡灰尘。
  妈妈只会做衣服,不会裁剪,全家人每年的衣服,还需要麻烦别人帮着剪裁,除了李阿姨,还有陈阿姨和田婶帮忙裁剪,乡民们都是那么热心,有求必应。每次妈妈去人家里取回裁剪好的布料,再拿回家用缝纫机缝制成一套套新衣服。
  缝纫机带给妈妈太多的便利,妈妈也有了小小的成就感。但妈妈并不满足,自己会裁剪,就不必每次都麻烦别人帮着裁剪布料了。于是,妈妈又有了新的打算,要去学裁剪,这种想法就像藤蔓一样,开始蔓延滋生,并在心里不断攀爬。
  
  二
  收音机里传出一条让妈妈非常振奋的消息:“九垄地村现开设裁剪学习班,有想学裁剪的,请报名参加,为期五个星期,远路的学员自行寻找住宿。”对妈妈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喜讯。
  妈妈动心了,开始和父亲商量要去学裁剪的事。父亲支持妈妈去学裁剪,只是考虑到九垄地村离家较远,需要住宿,在九垄地村父母没有认识的人,是一个难题。至于这五个星期,妈妈不在家的日子,父亲说他可以照料家里的一切,比如给全家人做饭,喂鸡喂猪等。
  当父亲和工友王春斌叔叔说起这事时,王叔叔说:“我哥哥家就住在九垄地,让嫂子这个月就住在他家里吧。”住宿的难题,在王叔叔的帮助下终于解决了,妈妈就参加了裁剪班。
  妈妈是一个有文化的农民,高中毕业,能读会算,学习对妈妈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经过五个星期的紧张学习,顺利通过了严格的考核,从裁剪学习班光荣地毕业了。毕业的第二天,妈妈去市场买了两篮子大大的红皮鸡蛋送给了王叔叔和他的哥哥,在人家吃住了一个多月,妈妈心里充满了感激,礼物轻微,但至少可以表达妈妈的一份心意。
  妈妈从裁剪学习班带回来的不只是学到的裁剪知识,还有一些裁剪书籍和一张裁剪班的师生合影。我和哥哥最感兴趣的,就是那张合影照片。我们两个手里拿着那张合影仔细端详,哥哥好奇地说,妈妈,你们班还有两个男生呢。妈妈回答,是的,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也和我们一起学裁剪。我用手指着照片上两位长相甜美的阿姨给妈妈看。妈妈说:“那是李玉和王娇娇,是我们班最漂亮的两个学员,她们两人都是二十出头,我在班级里是年龄最大的。”妈妈学裁剪时,已经三十五岁了,真佩服妈妈的勇气!
  妈妈是村里唯一一个裁剪“科班”毕业的高才生,有了专业裁剪学识的妈妈,从此开始了业余“裁缝”生涯。那时候父亲已经回到矿厂上班了,父亲因公受伤,厂里领导给予了特殊的照顾,给父亲安排了一份轻松的工作。忙于工作的父亲,无暇顾及家里的农活,因此,家里大多的农活都需要妈妈去打理,妈妈学会的裁剪,操劳家务更来劲了。
  妈妈去商店买了皮尺、剪刀、不同型号的机针,还有锥子、镊子等。爸爸的工友韩叔叔是一个业余木匠,他帮着妈妈做了一把直木尺和两把弯木尺。爸爸也不知从哪里又给妈妈找来白色的画石,那画石比粉笔好,能画出一条很细的白线,又不掉粉末,妈妈的裁剪工具基本上就凑齐了。
  有了裁剪理论的妈妈,缺少的是实践经验。她先用报纸反复练习裁剪,并不断地琢磨研究,感觉练习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在布料上实践了。
  妈妈买了一块杏黄色的布料准备给我做衣服,先用软尺给我量身。测量身长时,妈妈让我身体站直,测量袖长时,妈妈让我手臂伸直,我很听话地配合着妈妈,我心里热切地盼着我的新衣服。妈妈一边测量一边说,量身一定要精确,衣不差寸。妈妈这种做事认真的态度,对我以后的人生有着深远的影响。
  接下来,妈妈把布料铺展开,按照测量好的尺寸,开始用画石在布料上面画板,聚精会神地用木尺在布料上勾勒出一根根线条。此时的妈妈,更像是一个专业的画家,在一丝不苟地勾画一幅精美的画作,每一笔都是那样认真仔细。妈妈说,这画板是考验裁缝的最关键的环节,画板决定了衣服的款式以及是否做完后会合身得体。
  下一步就是裁剪,妈妈用左手按压着布料,右手拿着剪刀,只听“咔嚓、咔嚓”的剪布声音在耳边回响,节奏明快,富有韵律,那剪子就像长了眼睛一样,顺着妈妈画的白线不偏不斜地快速走动着,妈妈裁剪的姿势真是潇洒,我看得惊呆了。
  妈妈将裁剪好的布料拿到缝纫机上开始缝制,缝纫机响起了“哒哒哒”的欢快音符,妈妈一边用脚平稳地踩着缝纫机踏板,一边用手有规律地推送布料,布料在妈妈灵巧的双手的操控下,在缝纫机上时而前行,时而顺时针旋转,时而逆时针旋转,那块布料就好像是正在跳着优雅曼妙的舞步,看得我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妈妈做衣服的样子,看着真美呀!
  妈妈就像一个神奇的魔术师,一块布料,在巧手下,华丽转变,破茧成蝶,变成了一件漂亮又精美的衣服。妈妈还给这件淡黄色的衣服镶嵌了一道紫色的花边。最后用熨斗熨烫平整,锁好扣眼,缝上纽扣,然后把衣服递给我,让我试穿,看是否合身。
  穿上这件漂亮的新衣,全家人都发出了赞叹的声音。奶奶说,书荣的裁缝手艺真好!做的衣服又漂亮又合身,爷爷也在旁边夸奖妈妈做工好。爸爸看着我,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哥哥看着我穿着这件新衣服,开始羡慕起来,嘴里嚷嚷着,非要妈妈也给他做一件新衣服不可。
  妈妈看着她的裁剪处女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说道:“第一件衣服做好了,我就有信心了,准备给全家人每人做一件新衣服。”欢声笑语声充满了我家的小屋。
  
  四
  妈妈不但给家人做衣服,还给亲属做。夏天时,二姨家的表妹来了,妈妈给表妹测量好尺寸,用乔其纱做了一条非常洋气的连衣裙,表妹穿上这条轻柔飘逸的纱裙,简直就像一个小公主一样漂亮可爱。
  小姨家的表弟秋天来时,妈妈用橘红色的布料,做了一件非常时尚的衣服,是拉链式样的,还带着一个帽子,样式新颖又美观。小姨说,儿子小品特别喜欢大姨做的这件衣服,每天都穿着,后来穿小了也舍不得扔,多年后还在箱子里压着底。
  妈妈还给姑姑家的表哥表姐以及二伯父家的堂姐堂弟都做过衣服,我们家的亲戚差不多都穿过妈妈做的衣服。妈妈把对亲人的深情和爱意,都倾注到了一件件衣服上,那每一件衣服都是有情感的。
  妈妈心灵手巧,记得上中学时,曾经给我做过一条绿色的长纱裙,穿在身上,婀娜多姿,非常漂亮,我班的女生问我是从哪里买的?我自豪地告诉她们,是我妈妈给我做的,同学们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回家和妈妈说起此事,妈妈让我告诉她们,如果谁想做裙子,妈妈非常愿意帮她们做。没过几天,我们班就有几个爱美的女生拿着布料来到了我家,妈妈为她们量好尺寸,拿出裁剪书,让她们从书中挑选自己喜欢的款式。妈妈按照她们挑选的样式一一做好,这几个女生试穿之后,都特别合身,她们都很满意,不停地夸奖妈妈的手艺好,非要给妈妈钱,妈妈说啥也不收。妈妈对她们说:“孩子们,你们是我女儿的同学,就像我的女儿一样,只要你们喜欢阿姨做的衣服,阿姨就非常开心。”几个女生穿着妈妈做的裙子,真是摇曳多姿,花枝招展,成为了校园内夏天里的一道最靓丽的风景。
  妈妈自从学会裁剪之后,就开始帮乡民做衣服,做裤子,不管男女老幼,村里有很多人都穿过妈妈做的衣服。有的人劝妈妈收钱,妈妈说,乡里乡亲的,帮忙是应该的,收钱就免了。妈妈说她自己没学裁剪之前,都是别人帮我们全家人做衣服,现在自己会裁剪了,就应该懂得感恩,懂得回报。
  妈妈做衣服的手艺越来越精湛,衣服样式也新颖,很多乡民都喜欢找妈妈做衣服,在我的记忆中,妈妈还做过新郎和新娘的新婚礼服。
  记得那年陈阿姨的女儿结婚,快临近出嫁的某一天,我看到陈阿姨的手里拿着一块红色的绸缎布料,和她的女儿一起急三火四地来到了我家。一进门,陈阿姨就对我妈说,麻烦书荣妹妹,帮我家小翠做一套新娘服装吧,时间有点紧张,就剩下三天时间了,因为新郎的奶奶病重,想冲冲喜,婚礼提前了,不知做新婚礼服来得及不?妈妈看她们着急的样子,说到,我尽力吧。说完,妈妈就开始给小翠姐量身,测量好尺寸之后,妈妈让她们第三天晚上过来取。陈阿姨听了,双手作揖向妈妈表示感谢。
  为了做好这套新娘礼服,第一天妈妈开始琢磨款式,小翠姐长相秀美端庄,秀禾服更适合她的气质,于是妈妈决定设计秀禾服的款式,根据测量好的尺寸,开始画板、剪裁。妈妈就像一位服装设计大师,沉着冷静,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其中,随着“咔嚓““咔嚓”的欢快节奏,剪刀在妈妈的手里就如笔走龙蛇,顺着画迹曼妙翩飞,展示出了她精湛的裁缝手艺,看着妈妈优美的身姿,我不禁赞叹连连,在心里为妈妈喝彩。
  为了赶制这套新娘裙装,妈妈连续两晚通宵达旦。我迷迷糊糊地听着“哒哒哒”的音乐节拍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清晨,那“哒哒哒“的美妙音符又把我从睡梦中唤醒,那是妈妈踩踏缝纫机弹奏出的最美妙的歌声,悦耳动听,婉转悠扬。
  第三天的上午,妈妈就把新娘的礼服做好了,妈妈又在衣服上绣了一株美丽的百合花,象征着百年好合,寓意新娘和新郎婚后生活和和美美。最后妈妈用熨斗熨烫平整,并挂在衣架上。这时候,一身疲惫的妈妈再也支撑不住了,坐在凳子上就睡着了。
  “美人细意熨贴平,裁缝灭尽针线迹。”妈妈做工十分精细,看不出针线缝过的痕迹,浑然天成,就如杜甫的诗句所言。妈妈做出的这套新娘红装,是套裙,短上衣,长裙子,裙装的款式有一种古典婉约的韵味。新娘试装,非常合身,完美得令人赞叹,腰身部位恰到好处,衬托出新娘的窈窕身材。穿着新婚礼服的新娘,简直是仙女下凡,娉婷袅娜,妩媚端庄。小翠姐和陈阿姨对结婚礼服非常满意,嘴里不停地夸奖妈妈做工精美别致,款式高雅绰约,除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之外,陈阿姨非要给妈妈钱,妈妈说啥也不要。妈妈说:“村里的每一位乡亲,就像我挚爱的亲人一样,帮忙是应该的,只要小翠喜欢,我就特别开心。”小翠姐结婚那天,一身漂亮的红装,给人一种惊艳的美,也惊动了村里所有的人,乡民们都夸妈妈的裁缝手艺精美绝伦。
  学做裁缝的母亲,不但不用再麻烦别人了,而且还在不断地帮助别人做出一身又一身漂亮的衣服。妈妈在一针一线中,缝进了对家人和亲人深深的爱,也缝进了对乡民浓浓的情。妈妈用一双灵巧的双手,裁剪出了生活的绚丽多姿,妈妈用“哒哒哒”的美妙音符,弹奏出了人生最美的旋律。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