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官司,并不是人们常规生活所必须,一般地讲,人们都希望远离打官司这件事。然而,有时官司让你遇到了,你想躲也躲不开,于是乎,就只能虽不愿为但也不得不为之。
  我就曾经遇到了一件打官司的事。我的妻妹(即我小姨子)在给上学的孩子送饭时,被人开车将颈椎撞骨折了。发生车祸后,立即送往所在市的区医院治疗,住了一个月的院,出院时脖子仍然疼痛的历害,于是就只能去市骨科医院复诊,经查,颈椎已骨折了三处,显然是在区医院误诊了。
  在此势态下,就只得再重新治疗。治疗开始时,太痛苦了!将人绑缚(躺倒)固定在床上,然后在头卢骨上打螺丝,再在螺丝上绑吊一个秤砣下坠。当时,将人疼得死去活来,几乎是受极刑一般,我妻妹在哀叫中表示不活了,太痛苦了,实在是承受不了了,不如一死了之。我们劝她,坚持挺过去吧,要为孩子着想,毕竟孩子还小,如真的死了,孩子以后靠谁来照顾啊?如此总算是挺过去了。就这样又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方出院了,出院后,头上还托着个钢架子,而且头卢骨仍打着螺丝,简直如同上了刑具一般。
  更为严重的是前后经两个多月的治疗,骨折的颈椎仍然没长上,医生说就只能随着肌肉的生长,靠肌肉将颈椎处包裹住了。
  当钢架子撤下以后,下一步就进入到起诉打官司的阶段了。
  前期经交警处理,结果是我妻妹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而肇事方则负次要责任,赔偿也只给赔偿医疗费,医疗费用了一万八千块钱。
  如果我们接受了这种处理结果,当时治疗期间死去活来的罪就白遭了,还有误工费,人工护理费等等,尤其是颈椎骨折处还没长上。对交警处理结果的这口恶气,我们实在是不想吞下去,万般无奈,就只得向法院起诉。
  肇事方起用的律师为自家(专业律师)亲戚,而我方则未请律师,由本老师傅全权代理。
  在开庭当天,由于以前我从未打过官司,因此对于打官司的有关程序我并不了解,当时我方代理人需在开庭前登记,而当时我还没带身份证,于是乎就急忙打的(车)回去取来了身份证,登完了记,方走入了法庭。
  我还第一次走进法庭这壁垒深严的场所。
  一进门对面耸立着高靠背坐椅,为主审法官位置,尤其是后面的墙上是明晃晃的大国辉,旁边为书记员位置。下边两侧为原告与被告席,均由标牌标定。
  开始由主审法官宣读起诉书,然后是双方辩论阶段。
  被告方提出:我原告方当事人肇事时横过公路,未走斑马线,因此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这一番论辩,确实是比较难辩!
  然而,他们却竟然遇到了我这个极难对付的代理人。
  我立即予以了坚决的驳斥:未走斑马线的人多了,那公路的分车绿化带都已踩出了一条道了,况且当时横过公路的人有一波人,未不是只我方当事人一人,肇事当事人见前面有那么多人在过,为什么不立即停车,而是强行撞人?人不是动物,说撞就撞?想撞就撞?不懂得人命关天吗?
  然后,被告方代理人又争辩称:当时煞车坏了,并非是主动撞人。这一条更难对付。
  我立即又予以了严厉的驳斥:煞车坏了?依据呢?
  这时被告方亮出了车检证明。这下就更难对付了!
  然而。我这人就专能对付那些难对付的人和事。
  我的强驳辞是:你们那车检证明是伪造的!如果当时煞车坏了,负责处理肇事的交警为什么不将车立即扣下?而且是还让肇事者开车上路并将车开回去?煞车坏了还上路不还得撞人吗?由此看来,肇事方的车检证明显然是伪造的!完全是在出据伪证!
  你方服不服?不服再递上报单来?于是乎被告方让我怼的哑口无言。
  经休庭后,最终处理结果是被告肇事方(车未买保险)赔了我方八万块钱。
  这场官司就如此的了结了。
  此事已过去了十七、八年了,那时的官司非常难打!
  我打赢了这场官司,不仅使我想起了在我读书时我伯父忠告于我的一句话,“话是拦路虎!”,当时在法庭上还真派上了用场。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和牛相处的一些细节和故事,很难忘,曾经的牛往事让我想了很多。 一 很多年前,我家饲养了一头母牛,主要是婆婆在照顾,我偶尔过去看一眼,母牛认生,以为我要伤害它,鼓着眼睛歪着脖子,...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