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借着酒力,嚎歌顿至,我唱响人生:“一壶浊酒喜相逢”、“不分贫富贵贱一碗酒呀”、还唱响电影《红高粱》中的《酒神曲》“喝了咱的酒啊!一人敢走青杀口!”……
  刚与二弟:“把酒泪滔滔”,叙不尽前言古事,泪虽洪流,悲伤狂至。
  其实二弟从小和我的奶奶同睡在一个床上,受尽奶奶的百般恩宠,百般疼爱,也在奶奶与爷爷结婚的这一张古床上,如“摇篮”似的摇出我们黄家的三兄弟。
  奶奶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家”,是一个不识字却很大度的教育家,她心胸宽广,亲睦邻里,留下了绝美口碑的人生,和爸爸一样,是因为善良才美丽的人生大况,奶奶的去世,和爸爸的去世,我是狂嚎悲怮之至的,嚎啕大哭,既嚎哭不幸又嚎哭人生,也嚎哭出一个“中国文学家黄江山”的人生步履,“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的人生旅程。
  我记得爸爸的葬礼,平和县城那五公里长的送葬队伍,是创造了平和的一个空前,也创了平和的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
  奶奶也一样,1998年,奶奶在93岁的时候告别了我们,当年是土葬,奶奶的灵柩是由众亲朋好友、父老乡亲护送回到福建省平和县霞寨镇“坂仔岭”去土葬的,殡葬队伍在二弟的安排下,由汽车从县城载回到霞寨,霞寨镇中心是爷爷和奶奶做生意居住了六十多年的地方,童年,我们就居住在霞寨圩的小河旁,我家的门口盛长着一棵大榕树,我家的房子坐南面北,一开房门,就督见了美丽挺拔的双尖山,地灵人杰既是霞寨镇的写照,也拱托和熏陶出我们以后步履人生,气壮山河的人生经历。
  奶奶不识字,却能巧用民谚,用押韵闽南话的形式教育熏陶了我们三个兄弟。
  气势造就人生,在静静的故乡的小河旁,推开了我们三兄弟的人生。
  我们无数次领略了故乡的小河的宁静和欢腾,特别是发大水、做洪水的气势和欢腾,这是飞流直下浩浩荡荡,气势万千的,磅礴的洪水既荡涤了尘埃,又把好多美丽的故事,写进人生的洪流中。
  所以我写出了《故乡的小河》。
  人生的境遇就是这样,既凝练了生活,又提练出一个中国文学家的风采,继续下去还有音乐家、书法家、画家的风采。
  心还是一颗童心,未泯灭的斗志依然如似童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只是曹操晚年在《龟虽寿》的浅吟低唱。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在《短歌行》的奔涌中,又是一种气势,在《昨夜星辰》的掩映下,我认识了美丽的悄佳人林妹妹。
  她活泼可爱,坦荡大方,笑容直爽,很吸引我的眼球,我还与她斗趣了人生,还引亢高歌了王宏伟唱的《西部放歌》。
  “人生因为善良才美丽,也因为美丽而善良”,我与她们浅斟低唱了。
  其实与黄志贤老师只是两面之缘,皆因为酒,也因为文趣而产生识缘,“相逢何必曾相识”既相识,漫漫长路还可相知,斗胆于酒,美丽于人生,美丽于斯情,“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予同仁视之”既放歌于生活,又斗胆于斯情,则人生“大爱无边”,“空前大我”“直履天下”。
  “何惧之,逆狂流,泪奔至,且抒心。万里江河纵横去,拉雅山静,嗜黄河,食长江,面壁喜玛拉雅山,行万里路下,读万卷书,漫卷心中狂志,继续江山旅程。”此时,夜半钟声已敲过,我慢慢在我上夜班的漳州一职校这个地方,细细体会唐朝诗人张继写的《枫桥夜泊》的意境:“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也回想起我的第五根二胡在江苏苏州叩价成交的经历,所以夜难成眠,也滴落下《人生因为善良才美丽》此文,以飨文友,以飨大家,寂聊心迹,以做史鉴。
  
  2022.6.18.
  
  写于漳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