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其他孩子晚一年上学。这不影响我的学习天赋。
  每到放假,学校就会发一本《暑假作业》或《寒假作业》。一上午的时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整个假期作业全部做完,整个假期我过得是清闲自在。但是,最让我头疼的是,每本寒暑假作业的最后面,总有一道数学科思考题,带着个大大的问号,还有一个闪着俩眼睛的小孩子头像。每次,对着那问号,瞅着那俩眼睛,总束手无策。它们来自天外,无论我如何努力都不能破解。身边的那些个孩子,一个比一个笨。眼看着到了开学的日子,我还是大眼瞪小眼――干着急。倏尔,那问号好像更大了,在笑我笨蛋。岂有此理!从小,我就被他们崇拜大的,一个问号竟然难倒英雄汉!这,要传出去,我多年苦苦经营的形象就会因此而坍塌。咋办?明天就开学了!
  经过一夜的苦思冥想,终于生出了一计:把最后一页“唰”地一下撕下来,揉成一个纸团,使劲一扔,纸团就从我手里画了一条优美的弧线,漂漂亮亮地落到了家门口的水沟里去了!
  那一晚,我睡得特踏实!
  第二天,老师点我的名字,问我怎么回事。我气宇轩昂地站起来:“老师,我的书和别人的不一样!我的没有最后一页!”
  声音,大而洪亮!
  忘记老师是怎样修理我的。
  除了我,他们,是想不出这样的主意的。
  一群笨蛋!
  后来全村只有我一个考上了镇里的重点中学。
  其实我的聪明和才华在上学之前就已显山露水。否则,我不能成为其他几个孩子的头头。
  
  二
  那时我像个男孩子。每天和邻家的俩兄妹玩在一起。三个人,也得有个头头。兄妹俩,哥哥比我大两岁,妹妹和我一样大。但是,他们既不能爬树,也爬不上我家院墙东边那一米多高的土台子。头头,理所当然应该是我的。那天下午,我又爬上那土台子,居高临下地望着下面那兄妹俩。他们巴巴地仰着小脸满脸羡慕地看着我,那眼神里似乎还有一些不甘。突然,哥哥说:“你能一口把那蒜吃下去吗”?天知道,我什么时候手里竟然拿着一瓣早已剥去了皮的大蒜!妹妹像得到了启示,接着说,你要能一口吃了,以后,我们就听你的!
  高高在上被人膜拜的感觉,他们是永远体会不到了。我想都没想,一下把那比手指肚还要大的蒜头放进口里,嘎蹦嘎蹦嚼碎了就往下咽。哪知道这烧心烧肺的东西一下就把我的眼泪给逼出来了!可是,大王,是不能怂的,下面的两双小眼睛还在死死地盯着我呢!我强忍着,又把泪生生给憋了回去!
  从此,我带着他们俩,在这条街上,纵横驰骋,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当然,对像大多都是婶家的闺女。她比我大几个月,就是上嘴唇从中间裂了个口子,说话呜呜啦啦听不懂。尤其那嘴唇上的针角,像几条虫子在爬。每次遇到,都得让她哭着回家。大王,也不是那么好当的。短暂的胜利我们一起分享,但是后果却总是我一个人承担。每次,都是婶带着闺女气势汹汹来我家找我妈讨要说法,每次,我都被母亲从门后边拖出来,噼里啪啦一顿毒揍。疼得我哇哇直叫唤。婶就在我的鬼哭狼嚎中心满意足地领宝贝闺女回家了。
  
  三
  只有到了年三十,我才有出头之日。
  在穿戴上,我和他们一样,都例属丐帮,并不因为我是大王平日里就会有新衣服穿。年三十的晚上,他们依然不能穿上新衣服――那得等到元旦天亮才能穿。而我,那天除夕是一定要穿上的。从年头到年尾,盼了整整一年,这有了新衣服干嘛不让穿?我得当一晚上的小公主。跟母亲千保证万保证,就穿着出去炫耀一番绝不弄脏,保证明天早上还是溜光崭新的。母亲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终于松口了。
  雄纠纠气昂昂地,我到了婶家。她的闺女除了不能穿新衣服,还不能如我一样像匹脱缰的野马欢实地到处窜达。我如公主般驾到,芸正老老实实地坐在灶前烧火,她用极其崇拜者极其羡慕的眼光看了又看。婶对我的趾高气扬洋洋得意当然不屑一顾,对着扬脸看我的芸大声喝斥:明天早上再穿!这声音,如同一瓢冷水浇在我沸腾的心上,我不能忍受自己的优越感被婶一顿喝斥而消遁无形。小孩子也有尊严的!小孩子的自尊同样不能被粗暴地如弃敝履当垃圾扔掉!
  我决定离开!
  怏怏不乐地出了婶家的门,看见百米之外那盏亮闪闪的路灯,把我的家门口,还有这段回家的路,照得如同白昼。刚才的烦恼立刻抛到了九宵云外!我奔向这灯光,立刻又来了精神。几岁的孩子没有过多的忧思,不会沉淀也没有发酵,刚才还是斗败的公鸡,瞬间就成了一只翩飞的蝴蝶。孩童时光就是那样,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一点点快乐就能明媚一爿心空。
  我向家里飞去。家里有诱人的年夜饭,有母亲在锅台前忙碌的身影,有父亲在灶前烧火。那红红的,跳跃着的火苗,映红了父亲清瘦的脸庞,映红了整个暖意融融的小屋。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家的温暖。父亲母亲年轻的笑脸,热气氤氲的灶屋,明亮温馨的小院,简单质朴却是喜气洋洋的大年夜,温暖了我一生的行程。
  小时候总被婶讨厌着,她的伶牙俐齿对我总不是很友好。长大的我和芸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也习惯了她的兔唇吐出来的每个字。我去找芸总要避开她。我有点惧怕。她不是温柔的女人,却和母亲做了一辈子的近邻而没有红过一次脸。母亲走的那年,我回村给母亲上坟遇到婶。一见到我,她竟像个孩子还没开口就呜呜地大哭起来。我抱着已经驼了背的婶,像是一把抱住了母亲,抽噎着说不出话,眼泪像决了堤的河……
  长大之后才知道,那样的日子既不能复制也不能重来。后来累了倦了的时候,那些无忧无虑随心所欲肆无忌惮连调皮都烂漫的时光,像一捧温柔的蓝月光,穿过层层暗影,洒满我斑驳的心房。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