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隐约约感受到你的悲伤,强烈的无助席卷了我的眼泪。晚风起,燕归巢,游子的你却在路上难归。阵阵寒风刺骨,滚滚长江逝去,唯心中的爱恋不能忘。仿佛是江上无船一般凄凉,祈祷上苍给我一个伴侣,结束这悔恨的时光。
  走出门口,直奔镇上,却无心挑选任何商品。随意地吃了点肠粉,口味依然没变,一点甜酸酱,一点辣椒。现在的心依旧沉默不语,希望明天的太阳能够照耀江河,今天被暗沉的风云打灭了想法。
  生意最好的莫过于鱼铺,每天来买鱼的不计其数,尤其是江里打捞上来的,活力强的竟然可以跳出水盆。看着一列列的圩集,不禁感叹,用尽环境的所有会自毁自灭吗?带着糟糕的心情走向江岸,眺望无疆,伫立无边。来来往往的船只都只是过客,属于我的那只船终究没来。共船渡的机会要等到什么时候,青丝上染了暮雪。
  年少时,爱种植树木,却不懂树木依家。尽管门前屋后都种了很多,都没有一款自己真心喜欢的,好比以后的恋爱一样,人家喜欢我,我却不以为然。等到我也动心了,人家却心灰意冷嫁给他人。如今,为了搏红颜一笑,可谓用尽心机,效果却没有。
  如果爱一个人得不到他的信任,那么这段爱情就会消失。电视上的爱情故事有多少都是因为信任危机而崩裂,即使爱的有多深也难逃一劫。而我就是一个傻瓜,未经确认就把她放心里,自以为可以等到我成熟时来接你,等到了却丢了美人——她以为人妻。
  还是家乡的西江最美丽,孤独也好,单身也好,滚滚东流,永远不停。就算无船也要走下去。
  时隔多年,心中依然想着她。门前的桃树也长大,井水也更清澈,而你的笑容渐渐消失。多希望能找到一位过日子的女朋友,不需要美丽动人,不需要白皙皮肤,只需要一颗真诚的心和勤劳的双手。
  身上一直没什么钱,很多时候都不敢去购物,甚至是约女性逛街。有时候不是没有机会,也不是没有人喜欢自己,而是自己没有足够的条件。就好像江水充足却没有好船,这叫人如何行船。
  谁知道桃花运是如何发现的?喜欢我的总是一些自己看不上的,自己看上的却没有勇气去追。经过多年的沉淀,终究回了老家休息,爱情没找到,工作也不顺利,只有家乡的西江陪着我。岁月的痕迹有了味道,多少疼痛都不在乎了。世界那么大,该有的地方值得我去追寻,看看世界的另一面。不要停留在一个小地方,放眼望去,爱情的美丽还有。听过江海的呼啸,见过森林的蓊郁,还尝过爱情的甜蜜。不应放弃啊!就如同江上的孤舟,漂着漂着就会到彼岸,爱情也如此,找着找着就能找到。
  坐上一艘客船,直穿江面,避开了所有船只,顺利抵达岸上。此时叹息说,爱就在手中,放手去爱就有机会。不要害怕,腼腆谁都有。大胆细心才是办法。此后,江上有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