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一到,对于生活在云南各地的人们来说,一场舌尖的饕餮盛宴便开始了。
  不吃菌的夏天是不完美的,每年吃菌,才让一夏的美好时光有了味道,热衷于吃野生菌的云南人,从来都不会缺席。夏吃菌,享山珍。云南夏季野生菌美味,总是能俘获吃货的心,吃货们早已经按捺不住味蕾苦等一年的躁动,迫不及待地准备享受一顿野生菌的盛宴,邂逅那隐匿喧嚣的山珍野味,感受野生菌的魔性。
  吃一顿新鲜的菌子,简直就是过年。人们钟爱山林的一个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山林会赐予人们菌子。
  每年的7-9月,伴着雨水的滋润,云雾缭绕的莽莽山野间,一朵朵打着小伞的野生菌就在树下的腐叶里破土而出,有如林中精灵般开始探头探脑,露首展身,憨态可掬,吸收着山地灵气,春夏雨露。用不着去看,想想都是充满诗意,令人垂涎。
  这些精灵般的食物,包藏着来自山林间的精华,大地的孕育催发,馥郁鲜香是它的魅力,营养滋补便是它的灵魂。
  毕竟是到了夏季,一到太阳出来,炙热的骄阳立马烤得大地热气腾腾,大地上被蒸发的热气缓缓上升,在山林间弥漫,这种闷湿热的气候,据说最适合野生菌的萌发生长。一到这个季节,遇上这样的天气,大山里的农民就背上一个萝筐,上山去采野生菌,什么青头菌、干巴菌、见手青、牛肝菌,鸡枞菌、铜锣菌,以及那些说不出来名字的野生菌,五花八门五颜六色,足以让人眼花缭乱。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在他《昆明的雨》里描写的菌子这里都会有。据农民说,“见手青”这种菌毒性大,手一碰到它,触碰到的地方马上就会变成了青紫色,别看它毒性大,但它的风味最好,只要你烹饪合适,就是一道美味佳肴,反之,就是一盘毒药。这些菌子里,青头菌最安全,生吃都没毒,不需长时间的烹饪。牛肝菌有两种,分黄牛肝和黑牛肝,不过我觉得黄牛肝好吃。洗干净切片,在油锅里一炒,放点干辣椒和佐料,美味可口。我那两个孙子一到饭馆,看着那新鲜黄澄的牛肝菌就要点这道菜。还有那个鸡枞菌和干巴菌是云南的特有,堪称山中珍品。我总感到干巴菌收拾起了太费工夫,用手一瓣一瓣地撕成像螃蟹的小腿一样的小瓣,得有耐心。在这些菌里,干巴菌的颜色最不好看,说得不好听,它就像一堆牛粪,灰白灰白的,没有一点光泽,还长着一圈白膜,长在松树下的乱草里。别看它样子难看,但它的身价最高,一千多元一斤。一盘干巴菌用青辣椒一炒,香飘四溢,野味儿浓郁,价格不菲,但名副其实,物有所值。这种菌子在云南的吃法就是配青辣椒干炒,或者把它配韭菜花放到瓶子里腌制,可以长时间保存,美味儿不减。
  
  二
  不过,我觉得在昆明这个菌味儿飘香的季节,要吃菌子,最好去到菌子的来源地,那里青山绿水,植被繁茂,空气新鲜且透着树木和鲜花的馨香,映入眼帘的还有那郁郁葱葱的山林,采菌子人的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被这一眼的绿征服了,不想走出。城市各种喧嚣的车水马龙的情景,全都被这大自然的原始繁茂替代。在云南就有这么一个最好的地方,号称野生菌的故乡——易门。
  易门,距离昆明84公里,驱车一个多小时,是云南省著名的野生菌之乡,县里171万余亩的森林里长有干巴菌、松茸、鸡枞、牛肝菌等600多种野生菌,其中已开发的可食用菌有71种,食用菌的年平均产量约5000吨。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野生菌之乡。在易门,农民上山采菌,长在树低下的野生菌俯身可摘,低头可见,如果有足够的耐心,不怕没有收获,但有一种叫松露的野生菌,这种菌子极其难采,在地面上根本看不到,非要借助一头母猪或狗才行,借助这些动物嗅觉灵敏的特点去发现。一大早,农民把一头母猪赶上山,用绳子拴住母猪,母猪在前面走,如果母猪发现了这种菌子的所在地,就会用它的鼻子在地上乱拱,把埋在土里的松露菌拱出来,农民在土里找出像石块一样的松露菌,如果没有这位“二师兄”的鼻子帮助,根本别想得到。据当地的农民说,松露菌在土里会发出一股吸引母猪的奇特气味儿,如果土下面有松露菌,母猪就会在土上面用它的鼻子使劲拱,非要把有着特殊气味儿的松露菌拱出来不可,人们是放猪入山偶然发现的。但猪不吃它,很奇怪。松露菌咋一看,像个黑石头,粘满了泥土,又像一个土坷垃,样子难看,用手一掰,里面是个茎块,青香扑鼻,可以生吃,400多一斤。而且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可以提高人的免疫力,它真是大自然的恩赐大山的馈赠哩。
  在易门吃野生菌是随处可见,各家饭店的门口的台子上,放满了各式各样从小贩那里收来的新鲜菌子,这些菌子刚出大山,还夹带着山里的露水和泥土、松草,鲜淋淋的模样,肥厚憨态,各式各样,颜色各异,想吃哪朵,全由你挑。饭店的老板一般用一锅老鸭汤或者是土鸡汤,放在一锅煮,然后把各式各样的菌子一股脑倒入汤里,这时服务人员开始计时,不到时间千万别去擅自夹出来吃,不然熟不透会中毒的。20分钟左右,香气扑鼻的一锅菌子连汤带水在砂锅里沸腾,在高温的作用下,菌子失去了毒性,服务员打开,就可以开吃了。如果肚子足够大,还可以让老板用野味儿十足的干巴菌给你炒上一份干巴菌炒饭,那真是爽得不得了。
  在云南,野生菌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一道美食,夏季暑湿,适宜清补。彩云之南自然馈赠的野生菌,带着山野的神秘与纯净的天然气息直达餐桌,不沾丝毫世俗之气,仿若炎夏的一股清流,轻盈舌尖,挑动味蕾,滋补身心,恰是最佳的食补之选。
  菌子来时,相逢正好,莫辜负,一年里三个月的最佳吃菌时光。唇齿间感受——云滋云味尽在醉云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