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散文)
  我的父亲肖益炽,1946年考取了湖南大学水利水电系电力专业。那时他作为军队遗属,上大学学费全免,当时只拿了七块光洋到上学。但在第三年1949年上半年因读书用心过度,严重的肺病,不得不休学。
  
  到现在我们家还保存父亲那时的照片:
  第二排左起3肖益炽,第三排左起3肖和良
  第一排左起1肖和良,第一排左起2肖益炽
  解放后,他1949年至1952年是土改干部,去城步县参加剿匪,斗地主分田地。回洞口后分配在洞口县城平溪中心学校当了二年教师, 教育局安排他抓基建项目,因为他是学机电专业的,有力学基础,转行钻研土木工程,取得效果。后在洞口县人民医院当了三年后勤总务。这期间自学土木建筑系教课书,洞口筹备建筑公司,技术归队,抽调他到设计室做工程设计及预算工作,然后进入洞口县建筑公司,从事建筑设计,绘画,施工工作。
  父亲后来一直在建筑行业工作,洞口县内很多的高楼大厦都是父亲的杰作。如洞口县人民大会堂,洞口县百货公司大楼,洞口县供销大厦,洞口县药材公司大厦等。这些建筑物都是七层楼高,
  对60年代来说是最高的建筑物了。洞口县标志性建筑物--洞口县人民大会堂,是1959年所建的,当时水泥钢材供应紧缺,大部分都是木材结构。因此我爸爸花费了很多心血,精心设计,不分昼夜守在工地,从一砖一瓦进材料做起,按图纸施工,抢进度,在四个月建成,提前2个月完工。据说,父亲设计的这个大会场,完工后只剩余了200来块红砖。这个样板工程和父亲的名字也写进了洞口县志的建筑分卷。
  
  
  洞口县药材公司大楼(右边洞口县人民政府)
  
  
  
  洞口县百货大楼(七层楼房)
  洞口县供销大厦(七层楼房)
  我六岁那年年底,我家被下放农村,原因是我爷爷肖天禄是国民党军官。回到离洞口县城八里地的老家:洞口公社平梅大队肖家湾。下放那天,有两个叔叔到送我们,就推着一板车东西,被子,箱子之类,也就是我家全部家当。走到半路上,我看到公路边好多桐子树结满了桐子,我就爬上去摘,摘不到,下来了,要那两个叔叔去摘,说要摘桃子吃。也许是饿了,我赖在地下不走了,说要回去吃李师傅做的糖包子。从来不掉眼泪的父亲也流出眼泪,过来抱我,说:不哭,不哭,我们回去吃包子。那两个叔叔哭笑不得,有一个叔叔拿了一包糖果给了我,我才边哭边走。
  后来公社调父亲到公社基建队当施工员。他和公社领导熟,如公社书记谢书堂。谢书记他们也非常尊重父亲,叫父亲肖工程师。第一次见到谢书记,父亲要我喊他谢叔叔,我怯怯的喊了一句:谢叔叔,就跑开了。那时公社书记在我眼里是大大的官,只有大队书记、大队干部才能见的到官。
  1974年我洞口公社中学毕业后,没有推荐读高中,1975年我在队里劳动了一年,成为1名社员。那时公社只有1个家庭成分问题推荐读高中的指标,另1个是成分问题的肖劲风读了高中。
  父亲1.7米个子,一张不拘言笑、严肃的脸,平常对我们很严厉,做错事他骂得很大声,孩子们都怕他。这次他却象和蔼可亲的慈母一样安慰我,说:孩子,要坚强起来,没读上高中,我教你,湖南大学的大学生,教得高中课程来,给你买教材书,只要你想读书,可以自学成才的。
  过后不久,父亲真的买来了高中一年级课程教材,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历史都有。他安排我学习的课程、时间和进度。可那时条件艰苦,白天有繁重的劳动,只有晚上学习了,那时是煤油灯,才有挑灯夜读、凿壁借光之说。每天晚上坚持学到12点,有时超过。父亲在公社基建队,距家5里地,坚持每天回家住,早晨7点起床,赶往公社,目的就是为了辅导我课程。
  在父亲辅导下,加之我小学、初中学习基础好,自己一年的努力下,我把高一课程学了一遍,为了检验学习效果,还想办法借用高一试卷,做题,父亲阅卷打分。这样掌握了高一课程文化知识。为我今后高中、大学的学业打下了坚实基础。
  有次白天劳动时,我受到很大委屈,晚上早早埋进被子里生气,没理妈妈、姐姐她们。父亲回来时带着2本水浒图画书,他知道我最喜欢看图画书了。就把我被子掀开,拿着书说:和良,你看我给你买什么回来了。我一看见图画书,就跳起来,说:把书给我。也不发脾气了。看似粗心的父亲,还很懂心理学的。
  命运之神再一次光顾了我,第二年让我有了上高中的机会。这与父亲为公社做了贡献有关,但也与我积极劳动和品学兼优的初中档案以及学校推荐分不开。
  小时候,看到乡亲们畜禽发瘟疫死亡,心里着急,想到我要是兽医就好了。这是我考上大学报考兽医专业,当牛郎中猪郎中,只要能帮到乡亲们就行,这是我儿时的初衷。我后来大学报考和学习的专业是兽医专业。成为洞口县畜牧兽医技术权威,多次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表彰,实现了我儿时当兽医,服务于民的初衷。父亲本来要我报考土木系,继承他的事业。但他也没有特意阻止我报考兽医。
  我上大学回家时,父亲谆谆教诲,学好兽医专业书,还要多读中国名著、唐诗宋词和毛泽东诗词,中华文化是中国人的根。
  当他听到我勇跳雷塘救人,诊治牲畜疫病为养殖场挽回几十万损失,拿回县政府嘉奖证书时,他露出开心的笑容,对邻居说,我家4个孩子,还是和良有出息。
  父亲1990年得了肺癌,到长沙解放军163医院治疗,放疗和化疗都没有效果。他坚持与病魔战斗,痛得不行时数数,从1到100,不痛清醒时就背诵宋唐诗词,能背诵一百多首,要我用笔记本记下来给他看。我现在还保留着那本笔记本,以作纪念。130多斤的人到死时只有70-80斤 ,真是皮包骨。现在想来痛苦极了。
  往来如烟似梦,转眼岁月怱怱。我现在都退休了,想起父亲为我付出很多,不求回报的情景。还有那父爱如山,厚重的父子之情、师生之情历历在目,成为我不断前进的动力。
  
  
  
  
  
  
  作者肖和良简介:湖南省洞口县畜牧水产局总畜牧师,湖南省第八、九届畜牧兽医学会理事,邵阳市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发表科技论文136篇60万字,同时是1个文学爱好者和文学新兵,2022年3月以来,发表了《朱天子与美云姑娘爱情故事》、《一揽众山小,天险在洞口》、《洞口民间王屋九故事》、《凤溪好闺女一一时代楷模王小丽》、《肖家湾,儿时的回忆》、《开启长寿秘境之旅的美丽乡村--清水村》等6篇文学作品,发表在《稻田文学》和《中国乡村》杂志上,为《中国乡村》人才库认证作家。
  肖和良,手机号(同微信)13973558622。邮箱:961248670@qq.com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