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商场的餐厅吃完饭出来,我和李老师再一次融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与李老师一起排队坐上公交车时,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胡思乱想着。播音员一站一站广播着站名,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李老师轻轻碰了一下我,示意到站了。我跟随李老师下车,走进马路对面的居家宾馆。
  这是一个铺着咖色鸢尾花地毯的会客厅,会客厅的面积虽不是很大,但松软的地毯让人感觉到舒适又豪华。
  会客厅里,几张圆形的木桌边放着几张半圈着的靠椅,靠椅上分别坐着几个男女。会客厅的后面就是宾馆的服务台,一男两女阳光而帅气的服务人员,穿着深蓝色的宾馆制服在柜台里面接待着办理入住和结算的业务。
  环视了一周后,我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张圆桌旁,那里坐着一位面带笑容的长发美女,李老师这时也示意我走向她的方向。我想这可能就是我们要见的人了吧!
  再次打量,只见李小姐身材瘦小,一头瀑布似的黑发散披在白色的羽绒服上。她依旧淡淡的笑着,嘴角微微翘起。她的笑容很甜美,肤色也很健康,有一种韩剧小明星的范儿。她的眼睛虽然很大,但眼神不太明亮,我想可能是近视的缘故吧。此刻,她挺着大肚子,斜侧着身子坐在椅子的中间,灰色的羊毛打底裤下面是一双灰色的平底雪地靴。
  看见李老师带着我,她又微微一笑,用眼神示意我坐下。我挺直身子,轻轻地坐在椅子的三分之一处,同时也微笑着把尊敬的目光投向李小姐。
  李老师先是向李小姐介绍了我的名字,年龄,然后又向我介绍了李小姐。
  李小姐缓缓地询问了我的家庭情况后,没多加思索就让我留下来陪她。我们简单聊了几句,李老师安排了一下我的具体工作,就起身告辞了。
  李老师走后,我和李小姐一起坐电梯上楼,她住在506房间,从今天开始我就与她一起住了下来。
  李小姐是山西太原人,怀有八个月的身孕,她来北京是做待产的。因她是稀有的RH阴性血,也就是人们俗称的“熊猫血”。怀孕期间李小姐又患有贫血,需要特别注意身体变化。而这段时间她家乡的大医院血库里缺少RH血的储备,所以她选择了北京这一家有储备RH血的妇产医院。医院里病房紧张,只接受将要生产的孕妇,李小姐的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为了安全待产,她就在医院的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来。居家宾馆距离妇产科医院只有几分钟的车程,步行也就十来分钟,这样不但可以去就近医院做检查,如果临盆,也可以第一时间快速到达医院。
  李小姐一个人拖着笨重的身体住在居家宾馆,她的父母和家人都很不放心。她的父母已经年迈,身体状况都不太好,而她的爱人又在某行政单位上班,不能请长请假来陪伴她,所以她就通过家政公司找到了我。
  接下来的日子,我将二十四小时陪伴在李小姐身边,精心照顾她的衣食起居。
  每天早上,我们七点钟就起床洗漱,半个小时洗漱时间,洗漱结束就到楼下餐厅吃早点。餐厅的早点是自助餐模式,李小姐怕胎儿超重,早餐她只敢吃点蔬菜和地瓜,喝半碗粥,吃一块烤面包。我能吃能喝不怕吃胖,李小姐就吩咐我尽管吃,吃得饱饱的。
  李小姐是个信佛之人,吃完早饭,就要回到房间念佛,她念佛的时候不允许有人打扰,我就到洗手间洗衣服,洗完衣服后就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看自己的学习笔记。
  李小姐专注念佛的样子很可爱,时而读故事,时而念咒语。小故事虽然简单易懂,但是都劝人多做善事,多集功德的。
  一个钟头念佛时间结束后,我就和李小姐一同下楼活动。为了胎儿生产时顺利,李小姐给自己制定了周密的运动计划。
  清晨的空气舒爽而干净,我们一边聊天,一边顺着安苑里路走到奥体东路,再走到奥林匹克公园附近时原路返回。有时天气很好,我们也会走进奥林匹克公园溜达一会。
  由于是冬季,游人比较少,水上公园结着薄冰,几只木船靠在岸边,船板上散落着几片枯叶。昔日奥林匹克运动会时热闹非凡的各厅大门紧闭,默无声息地守候在这里。小广场上,几位带孙孙的老者悠然放飞着几只形态各异的风筝。
  看看这些景象,我和李小姐都非常开心,溜达个半小时后我们原路返回宾馆,回到房间休息一会,就到了午饭的时间。
  由于宾馆只给顾客提供早餐,午餐就由李小姐带我去饭店里吃,午餐她依然吃得很少,每次点菜都让我多吃。吃完饭从外面散步回到宾馆,就到了午睡时间。
  午睡是一个半小时,李小姐喜欢把房门反锁,窗帘拉严,在安静幽暗的环境下休息。午睡结束后,李小姐就去宾馆的步梯上爬楼梯,十层楼的楼梯,她一次爬两个来回。开始我陪着他爬,后来爬着爬着太累了,我就在中间楼层等着她。
  上下楼属于耗体力的运动,我怕她累坏了,劝她少爬几层,她总是说不累,可以坚持,无法劝退她,我也就只好由她了。
  每天晚上,李小姐都喜欢看她关注的视频,视频里都是新妈妈们分享的宝宝照片和动态,她一边看一边笑,有时还会情不自禁地说:这些宝宝们太好玩了!太逗了!太可爱了!哈哈哈!
  看够了视频,她就摸着自己的肚子和胎儿说起话来:宝贝,你能听见妈妈叫你吗?宝贝,妈妈告诉你要乖乖地听话哟!
  过了几天,李小姐的脚开始虚肿起来了,每次出去走路回来,她就吆喝腿憋得难受,脚也难受。我告诉她,这些是孕后期的正常现象,如果难受的话就减少点运动量,然后打来热水给她泡脚。泡上半个小时后,我让她趴在床上帮她按摩身体。
  由于每天回来后她的下半身是冰凉的,我先从她的双腿和双脚开始揉搓,揉搓得有了温度之后,再从她的腰部开始按摩,从腰部的脊椎位置开始按压,从内向外揉搓,几分钟后再按压臀部,然后是大腿小腿和足部。揉完下半身,用被子盖好,继续揉后背、肩部。李小姐每次都非常满意,按摩结束,她都会开心地喊:哇!好舒服啊!
  这样过了二十天的时候,李小姐有点着急了,她每天摸着肚子给胎儿说话:宝贝啊,你怎么还没有动静呢?妈妈和你商量一件事呗,你在感恩节出来好不好?妈妈可以陪着你玩哦!
  不管李小姐如何着急,胎儿还是原封不动,去医院做过几次检查,医生说一切正常,还不到预产期。
  一次,从医院回来,李小姐让我到超市买来一箱矿泉水。她每天晚上就坐在矿泉水箱子上看电视,她说这样做或许能加快婴儿生产。我也没听说过这种办法,只能劝她少坐一会。
  到了十二月初,李小姐的身体还没有什么变化。一天晚上我们吃过晚饭看了一会电视,准备睡觉的时候,李小姐说感觉到肚子隐隐作痛,我是过来人,知道这是临盆的表现。
  我笑着对李小姐说:小宝贝这是要和您见面了!可能是要生了,我们赶快准备一下去医院吧。
  李小姐先是打电话通知了她的爱人,然后去浴室快速冲了个澡。我迅速收拾好东西,出门叫了出租车我们一同奔向医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