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豆芽,凉粉……”短短的一组词,就像一首小诗,后尾的调门稍微拔高儿,听起来清新得很,这声调也唱醒了一个早晨。在走街串巷的小贩们有意无意拉长的吆喝声中,缓缓打开了夏日雨后的清晨,我又如往常一般一边收拾,一边喋喋不休地催着“小鱼儿”起床、洗漱、上学。这声音,这节奏,比闹钟好,充满了人间的烟火气。
  “会长,赶紧,赶紧,会都开始了,您不去会都不圆啦,哈哈……”老公为讨我欢心调侃道。这调侃,并不怪味,我喜欢,知道声音里还略带一丝的抱怨。
  “去,又拿我寻开心。嗳,今天怎么又会啦,这么快。”我一边埋怨,一边忍不住伸长脖子往外望,突然一阵杨絮迷住我的眼睛。
  “唉,这杨絮还真是……”
  这抱怨啊,多么世俗,就像没病找病。夫妻间的烟火气,随时都可以感受到,如此才是温暖。
  或许我就是那空中的杨絮,或许我只是被它遮住了眼睛,心里不免有些伤感。有时候,伤感的情绪很容易随风潜入我的内心。也是想借此转移一下话题。
  “算了算了,我得快点了,赶紧收拾利索,逛会去……”说实话,农村集会的人间烟火气息,最抚凡人心。就像这五月的杨絮总能给人意外和惊喜。我的情绪突然又给了杨絮,是正面的,仿佛想伸手捉住,放在掌心一吹就飞了,但愿心情也如许。
  “洋柿,黄瓜,恰(茄子)……”提前录制好的沙哑声,又在不断重复着不厌其烦的老套,和昨天的没有一点不同。
  “凉甜绿豆糕,不甜不要钱。”谁也不会琢磨这些话里有多少真假。
  “万荣,甜胡(甜核),大哈(杏),10块钱4斤啦。”本地货永远是珍贵的。
  “正宗,王范,绿博特,甜瓜,保证好吃哦……”一听,唱的绝对是名牌,各地都有自己不变的王牌,只有当地人知晓。
  “凉粉,凉皮,饼子,扯面,水鱼……”信息量绝对仿佛,每一个词,都是一堆故事。
  买啥,也不知道,随心随性。习惯了城市生活的我,此时竟还能以最快速度融入到这纷纷扰扰的叫卖声中,挺出乎意料的。曾经的习惯,都被这些老套的声调唤醒了。
  
  二
  对于小贩们不出所料的缺斤少两还能谎称足斤足两的,都要睁大眼睛看着,希望小贩不耍花招。一问就百倍热情,不买就说气人的话,不能当回事,一笑而过。问一下价格,就要打谱买,不买问什么?有时候也生气这些买卖中的不好现象,但都看作一种尘俗里的不和谐,不去搭理。
  忽而,一辆城管车突至这片略显喧嚣的集市,旋即下来了两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确实未听清说了啥,但一时间却打扰了这早市原有的热闹的秩序,我的心也随之“咯噔”一下。说时迟那时快,有经验的,换地方赶紧占摊位;反应快的,紧随其后;木讷寡言的,四下观望,默默行动;嘴碎的,一边嘟囔,一边趁机卖一点算一点。别说却也出乎意料地让生意开始火爆起来,毕竟蔬菜方便又新鲜,对于缺斤少两,买卖一时也保持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契。
  这是市场的味道,不必在意,留个心眼,从市场里挑选自己的所需,完成一笔交易,过好一天的日子,这就是人间烟火里应有的含义。
  集市上的小贩们一边审时度势,一边尽可能在三不管的地带“安营扎寨”,继续那不大不小,刚好能满足自己生活的生意。没占下安全地带的小贩三三两两地嘀咕着:“这个点不再撵,应该就不撵了,摆摊吧?”小贩也不容易,忐忑不安的,生活也就是这样,总是不会风平浪静的。
  “只要不是站在摊跟前一个一个撵的,应该就没事……”他们都有自己的经验,是小贩里的老手高手。
  我一边溜达一边听着小贩们的闲聊,似乎自己又不属于这个市井,就像这四月的飞雪,五月的杨絮,不属于这个季节一样,甚至连手中仅有的一点零花钱也是风刮来的,什么也不在乎,就是为单纯享受这份曾经有过的感觉——随心游荡,任意东西,一站式购全吃穿用度,不与他人论高低,不与他人争长短,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黄瓜,洋柿,恰(茄子)……”不知不觉我又转到刚才的摊位前,老人看着我会心地笑了笑,而我的内心却泛出一丝伤感。也许,都是为了柴米油盐,只要面目不可憎就好!这大概是独属自己却又共同属于几代人最怀恋和享受的生活吧……
  四月飞雪,五月飞花。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属于几月,而老人那会心的笑却似乎印证着那句话:“人生得意须少年,老来看花也可怜。”愿下个集市我还能看到那会心的笑,愿我永远如那忽高忽低的杨絮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飘扬。
  其实,从起床到走上街市,到开口吆喝,每一个人都不容易,就是我也一样,在仓促的节奏里,完成自己的事,这就是生活,生活里如果没有了这样的节奏,没有了这些烟火气,我们的世界还有温暖吗?我突然觉得,在市井里行走,有着吆喝声,仿佛是一首首铿锵的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