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10:30,躺在床上刷了会手机,正准备就寝,突然电话响了。
  刚接通,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李主席,睡了吗?这么晚打扰你。我的银行卡不知道放哪里去了,到处都找不到,退休养老金可都在里面呢!这可怎么办?”
  原来是已退休多年的温伯。我正要说话,他又接着说:“我知道你现在不分管老干部工作了,但我就存了你的电话,只有找你好说话哩。”
  听着他恳切的话语,我一面安抚他不要着急,一面承诺马上联系银行,沟通协调怎么处理此事。我打电话给银行李行长,她负责分管我们这一块业务。她不顾夜深被扰,马上告诉我怎么做。我转达给温伯,考虑到他年事已高,又不会操作手机,承诺第二天带他到银行柜台办理挂失手续,现在银行方面根据他的信息已做好相关保护措施。一通解释和安抚,温伯终于平静了,也约好明天在银行共同办理。
  此刻,我已睡意全无,思绪一下子回到五年前。
  
  二
  那时工会董大姐马上要退休了,领导物色我接替她,负责全局工会和老干部工作,一名分管局领导兼任工会主席,我是副主席和老干部科长。很多人不愿做老干部工作,嫌年纪大的人麻烦。望着领导信任的眼神,我接下了这副担子。
  除了平时组织全局民辅警参加各项文体活动,发放福利,看望慰问等日常工作以外,很大一部分精力我都要放在老干部这一块。二百六十多名退休老干部是个庞大的群体,我上下沟通协调,首先就是完善组织机构。通过选举,一名刚退休的局党委任休干总支书记,我任副书记,然后下面分设八个支部,分别也选出八名书记和副书记。这样组织和人员全部到位,总支负责全局,各支部服从领导,负责各自具体事务。然后又按照老干部工作要求,根据老同志们的爱好和实际情况,分了书画组、门球组、竞技桥牌组等七个小组,每组都有组长负责。由于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我抓大放小,很快老干部工作走入正轨,活动开展风生水起,老人们笑语喧声,晚年生活很是惬意。
  马上任务到来,省厅老干处下文组织献礼“七一”书画比赛。我们这里是文化之乡,以前更是状元之乡,在警营,老干部们虽已退休,但文化功底深厚,几位老书法家德高望重,在市里都是响当当的一张文化名片,有的甚至在全国都获奖,是警察队伍里的文化人。
  我心中有数,遇事不慌,和办公室小陈一起,驱车拜访最知名最有德望的书法大家危老。老人家住在一幢自建的小楼,里外三层,布置得典雅古朴,特别是在二楼专门装配了一间书房。走进去,文房四宝,书柜林立,各色书画作品琳琅满目,让我大开眼界。
  危老书法传承颜真卿的颜体,深得沉稳苍劲文妙。市里几处著名的景点都是他的墨宝题字拓印而成,或是楹联,或是雕刻,每次走在某处公园或茶经楼上,都可看到他的书法作品,这是永远的瑰宝,可以流芳百世。其实,以前我和办公室一名同事曾正式拜过危老为师,当时天气炎热,就提了两个西瓜上门,危老热情地接待了我们。那名同事很有毅力,虽然基础不一定比我强,但他和坚持了几十年的跑步一样,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在危老的指导下,字越写越好,还参加了几次书法比赛。看着他站在自己的作品前笑着合影的样子,我又惭愧又羡慕。
  危老真是好老师,他老人家总是对我鼓励有加,循循善诱。我说颜体要求太高,宝相庄严,是庙堂之物,我还是适合练欧体。于是在危老的指导下,勉为其难参加了一次硬笔书法比赛,居然获得一等奖。于是信心大增,也厚着脸皮以危老学生自称。
  这次登门拜访,就是想危老作为书画组长,担负起组织本次书画大赛的重任。危老还是那么精神矍铄,讲话中气十足,书画怡情养人,果真令人不老。我们一面参观危老的书房,一边请求他的墨宝。于是危老欣然提笔为我写了一幅字:直挂云帆济沧海。我要小陈及时拿出摄影机,照下危老的镜头,留作宣传之用。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危老出山,就是不一样。在他的号召与悉心指导下,书画组的老干部们激情创作,佳作连连,专业装裱后送到省厅,获得当年的全省一等奖。
  老干部们喜笑颜开,我又组织他们到省厅参观获奖书画展并领奖。省厅老干处的张处长也是一名女性,长我十岁,部队军医转业,为人谦和有礼,工作认真负责。她祖籍山东,高高的个子,白皙的肌肤,真是透着军人的英姿,女警的风采。她对工作热忱细致并不断创新,运用新媒体宣传弘扬老干部风貌,把这块工作推向了新高度。我有了学习的榜样,也增强了做好这项工作的信心和荣誉感。
  张处长的工作平台更大,担子更重。她负责省厅近三百名离退休老干部的所有工作,事无巨细都要亲力亲为。在疫情期间,一名老干部感染新冠,住的老楼房又没有电梯,别人都不敢上前,她穿上防护服,全副武装从楼上把老人背下来,后来她的事迹通过媒体报道出来我才知晓。她对待老人的那份尊重、耐心和细致,体现在日常工作的每一个细节,那是发自本心的善良、敬业和专注。她自己的老父亲已近九旬,阿尔茨海默症近十年,也全是她在照顾。怎么不累,怎么可能轻松,但一走到工作岗位,她又是一副笑脸,满腔赤诚。有一次我听说她生病做了手术,于是和几位同事去看望她,带去的礼物她仅收下了一盒土鸡蛋。我打心里敬佩她,喜欢她,也暗自下决心向她学习,把老干部工作做好。
  为了这次书画展,我又特意联系了机关支部的赵书记。他原籍也是山东,一米八五的身高,高大魁梧,看上去铁骨铮铮,一般人不敢接近。但我了解他,他退休前担任信息中心的主职,当兵时就对通讯设备这块很精通,转业后也多岗位锻炼,后来负责信息工作。他刚退休,人看上去还很年轻,心态上也很不愿意把自己纳入老年群体,偶有牢骚,主要是一种心理落差的真实反映。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主动要求他担任机关支部书记,并发挥所长兼任宣传报道组长。
  其实他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熟悉以后经常给我讲他的当兵故事,甚至家长里短,儿女情长,情动处满含热泪,和着一杯酒吞下。真是铁汉柔情。他为这次书画展拍摄了很多有价值的镜头,又配文写报道,发在工作群里,为此次书画展活动锦上添花,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三
  可考验也随之而来。
  第二年组织全省老干部门球比赛,我知道这是块难啃的骨头,主要是人员问题。门球组的几名成员可没书画组那么斯文,彬彬有礼,他们一个个性格鲜明,粗声大嗓,喝了酒吹起牛来更是争得面红耳赤。特别是他们退休以前都担任过一定职务,表面上不说什么,其实暗地里互不服气互不买帐。比赛训练时,有时为了一个球争得连教练都劝不下来。
  以前门球队长是夏伯,一位性格沉稳管理有方的老人,他可以说是这个团队的核心人物,几位球员还比较“服搓”,带出去比赛都可以取得好成绩,他们因此更加骄傲。但夏伯眼看已年过七十五岁,不符合参赛标准,我想请他担任教练,但他因年轻时打篮球的旧伤复发,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看着就让人心疼。我只有嘱他注意保养身体,然后和另一名副组长想办法,从外面请人担任教练。
  训练开始了,我每天都到球场巡视一遍,为他们送茶送水,了解每天的训练情况,并要办公室小陈做好服务工作。终于要比赛了,队员们整装待发,摩拳擦掌,白发下的面孔自带威严,着装整齐,精神抖擞。我暗自高兴,因为上年他们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我想这次保前三应该没问题。
  隆重的开幕式后,比赛开始了。第一天是淘汰赛,入围的小组将参加前六的角逐。前两场都打得好好的,怎样布局,怎样进球,在教练的指导下战略战术都用得挺顺,我也步步紧跟,一直在球场观战。刚一转身,状况出现了,老黄和裁判争执起来了。他气势汹汹,指责裁判有误。高大的嗓音马上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我急忙上前拉开老黄,制止了他的行为。
  赛前我深知老黄的性格锋芒毕露,只因他技术实在好,所以顺着他说了很多好话,还开了专门会议,主要是强调纪律,一定要团结一致,赛出水平,赛出风格,因为我们走出去是代表一个地方的形象。还要求他们每个人都宣读比赛规则,为的是恪守体育精神。
  此时我用凌厉而祈求的眼神望着老黄,示意他遵守规则。又和裁判沟通,比赛接着进行下去。可是由于团队缺少了夏伯这个灵魂人物,队员之间的配合并不默契,状况频出,比分一下子拉大了差距。我这时多么希望夏伯就在身边。
  我冷静下来,趁小组赛结束间隙,把所有队员拉到运动场旁边的小树林开会。既言辞凿凿,严肃地指出他们的缺点不足,又鼓劲一定要团结战斗,把团队的实力发挥出来。队员们一个个低下头默不做声,望着他们足以做我父辈的年龄,一张张青丝冒着白发的面孔显着岁月的沧桑,此刻却像小孩子一样沉默不语,听着我一个可以说是他们女儿辈的人训话。旁边不时有走过的路人,好奇地向我们张望。
  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批评了老黄,又委以他重任,要求其他人在球场上配合他。队员们都点头答应。
  随即下一场比赛开始,队员们扭转局势,开始配合起来,在接下来的两天,球打得越来越好,最终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虽然不是第一,但也很高兴。吃饭时,队员们拿出自带的白酒,与邻桌其他兄弟单位的老干部们互相敬起酒来,一个个红光满面,笑语喧哗,高兴得像一群孩子。
  
  四
  很快国庆到来,省厅新的工作任务也下达,要求各地为每年新退休的民警举行一次荣休仪式,颁发纪念奖碑。
  这是一项政治任务,我和政治部宣传科的几名同事忙碌起来,联合做好各项会前准备工作。
  首先确定了几位典型代表发言,介绍他们几十年警营生涯的光辉事迹,然后组织当年退休的近三十名老同志一起拍摄宣传片。选了几个重要的有意义的拍摄点。先是在市局升旗广场拍摄全体着警礼服的群像,老同志们即将卸下警衔,脱下警服,回首走过的几十年风风雨雨,每个人都感慨万千,情绪激动。
  拍摄取景时,我全程跟同。按性别和高矮秩序整好队型,前排是我们的第一代警花。曾经风华正茂的几位姐姐,年轻时或一头短发,或盘起长发,穿上警服,那飒爽的英姿,美丽的身影,活跃在各自的岗位上,奉献在辛苦的工作中。如今岁月为她们增添了风霜,染上了白发。但着上警服,她们依旧腰肢挺拔,目光如炬。按照警察男女比例的要求配比,女警占比是很少的,她们作为第一代警花,如今也要光荣退休了。平时我依孩子口气叫的龚奶奶今天也按时到场了,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孩子气地轻吻了她的面庞。我看见她转身摘下眼镜,用衣角擦拭眼泪。刘大姐、史大姐是最有气质的两位美女姐姐,身材高挑,举止端方,面容优雅大气,我们几人并排合了影。然后新入警的年轻民警和即将退休的老民警进行警旗交接,他们警容端正,表情肃穆,步代铿锵有力,专业摄影机和照相机刷刷直闪,捕捉到这一动人的瞬间。
  接着到专业的摄影棚为每位即将退休的老民警各拍摄一组照片,各录一段视频。进入摄影棚之前,他们还说说笑笑,一旦拍摄起来,他们都很认真,整个过程记录了他们警察生涯的最后一站。
  最后是生活取景,这个环节最轻松。我们开上一辆大巴车来到一个水库旁,这里风景秀丽,是最佳取景胜地,沿途也可观光。到了目的地,女警姐姐们换上美丽的便装忙着摆pose照相,我充当服装助理,小陈和我打下手。正在臭美,旁边的老吴点燃一枝烟,望着水库悠悠的一池碧水,不紧不慢地说:“这好的水库,今天要是带个钓鱼杆来就好了。”旁边几个男民警随声附和。我和小陈捂嘴偷笑,这就是男女差异,女警们想到的是美景当前怎样留下自己的倩影,男警们却想的是怎么钓鱼。
  正是一年最好的季节,远处的格桑花开得红红火火。还有一群游人在拍抖音,全是一群老太太。其中一名老太太打扮得很美,面容秀丽,正指挥一个老头说:“等会我从这里走出来,你就开始拍,注意镜头,从这个角度。”边说边比划。身背摄影包、端着长镜头的老头听话地按照她的指示,耐心地反复取景拍摄。他们早已步入退休行列,把自己的老年生活打造得多姿多采,把怎样玩好当作一件正事来办。看着这一幕,旁边的一个游人和她的同伴说:“你看,女人就是要漂亮,哪怕是老太太了,长得好看,旁边照样有老头服务。”我和小陈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愉快的拍摄结束,进入后期制作。一切有序进行。
  马上荣休仪式开始了。全体民警集合,在宽大的主会场,即将退休的民警身着警服,胸戴着大红花坐在前排。当庄严的国歌奏响,全体起立。伴随着警察之歌的节奏,举行了新老民警警旗交接仪式,当年轻的民警从饱经风霜的老民警手中接过鲜艳的警旗挥舞起来,中国红与警察蓝交相辉映,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接着是两名即将荣休的民警代表讲话,他们是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讲起他们战斗的一生,那高光时刻的精彩片段伴随着深情的讲解,一种职业的崇高感、自豪感涌上心头,每个人脸上都是专注的神情。
  谁说仪式感不重要呢?仪式本身也是一种教育。这次盛大的荣休仪式还是第一次举行,以后也会每年延续下去。这是对每名民警辛勤工作一生的最好总结与褒奖。眼前的屏幕闪过一帧帧他们的画面,有刚入警时的照片,有工作的场景,有生活的插图,有每一个荣誉的瞬间,最后是全体的合影。一个“敬礼”的口号响起,面向国徽,面向警旗,刷地举起右手,动作整齐,干净有力,镜头特写推进,一位老民警眼角噙着激动的热泪。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活动结束,送走一个个老民警,我知道,我又将迎来一名名老干部,我们的队伍又增添了二十几名新人。这是怎样的新老交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谁会记得他们老去的背影呢?时间会记得,我们会记得。
  
  五
  后来因工作调整,我不再负责老干部工作。到了新的岗位很久,还是会有老干部来找我,我总是耐心地帮着解决各种问题,不在我工作范围的,我就把他们引到现在负责的同事那里,协助他们。我的电话依然24小时开机,依然会接到老同志们求助的电话,我从不推却。这是对我工作的褒奖,这是一份珍贵的信任,一份质朴的感情。
  当他们年轻时,谁不是意气风发,战斗在一线,如今卸下警徽,脱下警服,他们走入自己的生活,与家人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但他们退休不退位,退岗不褪色,依然怀着一颗赤诚之心关注着国家和社会,关注着曾经战斗过的警营。他们发挥余热,依然为社会为家庭做着贡献。他们多才多艺,热爱生活,实现着年轻时的梦想,关键时刻又能为集体争得荣誉。这是一群可爱的人!老吾老及人之老,每个人都会老去。当英雄谢幕,他们的幕后生活一样活出了别样的风采。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说,他们没有最终谢幕,而是踏上另一处人生的舞台。而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他们搭设新的舞台,让他们在新的舞台上施展才华,人生快乐。而这恰恰也是老干部工作的舞台和职责。
  回到办公室,我的桌上放着一本书画集,装帧精美,古朴典雅。打开扉页,上面一行遒劲的颜体字:梅华女士芳正。原来是危老八十大寿新出的一本“文礼墨苑”,特意托人送给我。我何其有幸,获得危老如此厚重的礼物。或许,这是离退休老警察对我那一段工作的肯定吧。
  
  2022年6月16日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