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西的一个小山村,是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那里的山,既奇又秀还险,在广西内外小有名气。我老家正门前有一座小山,山上草木葱茏,石峰拔地而起,整座山形似一匹卧姿端庄的骆驼,人们都称之为“骆驼山”。
  山是祖辈父辈们赖以生存的平台。我的祖辈和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在我印象当中,他们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起床做工。母亲先去到山脚自留地割红薯藤煮猪食喂猪,然后再胡乱摆弄一家人的早饭。母亲摆弄早饭的时候,父亲在给水牛喂草,并检修整理犁耙等农用工具。爷爷则挽着高高的裤脚,弓着腰背着一捆草料回来了。每天早上到山脚下割草料,是他老人家雷打不动的活计之一。早饭过后,大人们就要上山下田干重活粗活:或是犁田耙田起垄,或是种玉米种黄豆,或者把秧苗和插秧,或是摆弄自留地并种些蔬菜。春种秋收,夏耘冬藏,他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按照季节更迭在山脚的农田或者山坡旱地上从事着不同的农活,简单而机械。山,是他们生活的主题之一,他们以自己的辛勤劳动,从山那里获取自然的馈赠,用于养活一家老小。
  山是孩子们制作传统玩具的材料来源地。少年时代,我们经常玩陀螺、打尺(打棍)等游戏。讲到陀螺,大家都不会陌生,但打尺可能鲜有人知。根据《广西通志·民俗志》记载,儿童打尺游戏习俗在靖西等桂中桂南壮汉族地区盛行,是用一尺多长的木棍做“鸡母”,用约四寸长的木条做“鸡仔”,用“鸡母”敲打“鸡仔”一头令其弹起,再横打之,使之远飞,计其长度决胜负。制作陀螺、打尺等玩具的硬木,都是我们自己上山砍伐的。那时候,大人们经常上山放牛或者砍柴火,上山的路光溜溜,我们堂兄弟几个不费多大的劲儿就顺利登上山顶,砍伐一种小孩手臂粗细的叫不出名字的硬木制作陀螺,再选一些较细的枝丫做成打尺。我也经常坐在山顶向下望,山下是一块一块形状不一的农田,黄绿等多种色彩错综交杂,黄的是油菜花,绿的多半是麦田,其间还有飘带一般的河流和道路贯穿其中,车辆和行人像蚂蚁一样在道路上来来回回……
  小学一至四年级时,我是在村里的小学读书,那时候经常跟随堂兄弟上山玩。五年级时我转到镇中心小学读书,后来又升入镇初中、考上县高中,再后来又远赴桂林到广西师大读本科,毕业参加工作后辗转几个地方后又在百色市区安了家。我为了学习远离故乡,为了糊口在城市打拼,这几年像一颗蒲公英种子一样离故乡越来越远,回故乡次数越来越少,但我始终惦记着故乡和故乡的山。我从父亲的手机上发现了一张骆驼山的相片,那应该是晴天的早上拍的,淡蓝的天空中夹杂着棉絮状的白云,骆驼山端卧在绿色的原野上,相片下方是我家的一片鱼塘和看守鱼塘的砖黄色泥瓦房,还有一些围着菜园的竹篱笆。我把这张相片设置为微信朋友圈的封面,方便自己经常看到。
  山水养人树养心。故乡的山,为周边居住的人民提供生存所需的各种资源,为孩子们单调的童年涂抹上了鲜明的色彩。在山脚下居住的人们,他们对山有一种独特的情感,很多人的名字都带有“山”字,很多人照全家福时以山为背景,很多人百年之后也葬在了山上。我现在已经将近四十岁了,经历了一些事情,也看淡了一些得失。我想,退休后我要回到故乡,修葺一下祖宅,在那里安享晚年,每天静静地坐着,坐对一山青……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