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学者认为,你的名字与“川”字的含义有关,由来应与河流有缘。完整含义应为金沙江东面的高山深川。为你起名为东川。
  你是一片熊熊似火的热地和五彩斑斓的色土。你那悲壮的沧桑和辉煌一直在我心中萦绕。
  一九八八年第一次见到你,就因为一个蒋家沟泥石流的名气把你写进了中学语文的教材。成了世界名流,吸引我去了东川,投入了你的怀抱。
  三十三年过去了,二零二一年国庆休假,再一次踏上你所在的红土地,看着眼前这块贫瘠的土地,依然如故,沟沟壑壑,荒秃满山,满目疮痍,对你有了更多的遐想和怜惜。
  你这块布满十足沧桑感的群山沟壑之地,平静地躺在昆明的东北部,以你独特的颜色五彩缤纷地绽放在金沙江畔、乌蒙山麓、牯牛山下……
  沧桑中蕴藏着厚重,你就像一位久经风霜的美女坐落在昆明的最北端,与四川凉山美丽的彝族姑娘隔江相望,相互招手。你是昆明的美女子,在金沙江畔牯牛山下,任凭风雨的侵袭,烈日的烘烤。据史籍记载,你从西汉伊始,两千年来,世世代代,子子孙孙耕耘在这块炙热的土地上。红土地上的子孙在你这块五彩斑斓的土地上把你打扮得如此漂亮。你这位精疲力竭的美女,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把财富全部贡献给了祖国,财源枯竭,毫不保留地把风采全部展现在了这块土地上,静卧在曾经激情火热的红土地上。留给后人太多的思索、感慨和回味儿……
  过去,人们总认为是人为的破坏才造成了现在的你这样的悲凉,其实,只要了解一下你的千万年历史的波澜,可知,有的是人们为生命的延续所需,不得已而为之;有的则是大自然的先天伟力所为,不可抗拒。这也不能全怪你,据长期致力于研究你的泥石流专家推测,你的古泥石流形成于第四纪大冰期,距今已有上万甚至上百万年的历史,那时你可能刚刚从母体中诞生。大规模的泥石流发育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先天基因的不足,我们就不会再有太多的责备和叹息。毕竟在那个遥远的年代,你没有改变自己的能力,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人们又是多么的艰难、无奈甚至是不幸。
  大自然,经过上万年的风霜洗礼,你把这块红土奉献给了我们,使它成了历史的遗留和遗迹。大自然的伟力塑造了你,雕琢了你,这才是你形成的真实成因。纵然这种塑造和雕琢还将继续下去。或许是永不停歇。我们不妨把它看做:泥石流是你流躺在大地上的热泪,红土地是上天给你披上的婚装,满山的沟壑荒秃的群山是大自然留给你继承的珍贵遗产。在这里,你把色彩做到了极致,使你成了世间一切色彩的最终归宿。
  变迁裹挟着历史,历史演绎出辉煌。清代的你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那就是“天南铜都”的雅名。在这片素有“天南铜都”美誉的土地上,上苍用红色的铜色巧夺天工的把你涂抹成一幅绝妙的油画,轻轻把你晾晒在滇东北广阔的山水之间,展示在金沙江畔。
  你以铜弛名,远扬天下的铜币在京都朝廷的府库里存放,在商贾的店铺里作响,我怎么不认为你是大自然造就的朝廷的天然聚宝盆呢?卑微的矿工、简陋的炼炉在你的身躯上筑就了朝廷经济的繁荣和辉煌,熠熠生辉的铜色发出耀眼的光芒,把你所在的大地照射的五彩斑斓,异常的绚丽。我可不可以还这样认为,如果没有你铜业的辉煌发展,哪来中原文明的青铜灿烂哩。你牺牲了自己,把最辉煌的色彩奉献给了祖国。虽然你已满目疮痍,但沧桑中蕴含着的历史的悲壮和辉煌怎能让我们忘记。
  离开你返回昆明的路上,我坐在车里,看着你的身影在窗外一幕幕地从我眼前掠过,我不尽感慨,思绪万千,情感的笔触在心里流淌,爱慕的心情在心中升腾……
  东川,你的美,是阿诗玛被清风吹落的头帕吗,还是七仙女遗忘在人间的裙裾?或是上帝遗留在人间的调色板?或者,什麽都不是。我想,你只是用铜的色彩涂抹出了大地美女妖娆的红唇;你用炉火的热度点燃了大地美女风情万种燃烧着的火焰;你那般相思万种的色彩情缘,都铺展在云淡风轻迤逦跌宕的山丘坪坝上,铺展在每一个旅行者寻寻觅觅的眼神里。
  你这红色的身躯啊,用你的红色留住了我的魂;你用你悲壮的笔墨记录着千万年曾经发生的历史,留给了我们的后人太多的思索和感慨。眺望你的容貌,那晴朗的天空和起伏的山峦间蔚然飘荡着的片片青蓝和白云,把你点缀得更加妩媚妖娆;你那铺天盖地地毯般的锦绣,把你妆扮成了艳丽的出嫁新娘;你那彩蝶一样的层层梯田在山谷里洋洋洒洒,率性地飞舞;把大地渲染得如此的靓丽、芬芳。还有那低矮的白房子,随形起伏的黑色的公路,一片一片盛开的格桑花朵,都是为你迎亲时准备的嫁妆。更有那成熟的庄稼在五彩的土地上静静地沉默,迎风招展,不也是你出嫁时头顶的花环吗?小江的西瓜,李子沟的土豆,满山的牛羊不也是你诞生的子女吗?
  东川,这块红土地啊,犹如在油画一样的世界里。我刻骨铭心地怀念你,诗情汹涌地热恋你,还有深刻记忆着那个俯身大地对你火热而热恋的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