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朗乾坤之下,暗流汹涌,暗流涌动,不是冰山一角,是黑恶势力嚣张跋扈的气焰;不是警民一家,而是变质的警匪一家,利益作怪,在利益链上移花接木,乾坤大挪移,暗箱操作,徇私舞弊,徇私枉法!
    社会性聋哑,是现在的常态,在复杂和繁杂的众矢之的,黑白颠倒,真亦假,假亦真,踢皮球,互相推诿,官僚主义,官官相护,不负责任,假话真说,真事假做,知法犯法,执法犯法,金钱开路先锋,法通行,一切为了钱,一切向钱看,只要有利益均沾,只追求利益最大化,圆滑的当着官,天平的砝码是以物质金钱为基础,在向物质金钱倾倒,社会的不公,社会秩序的混乱,社会秩序的混杂,王子犯法与庶民不同罪!
     习主席的英明领导,国家反腐倡廉!现世的毒瘤,世风日下,宪法成了一纸空文,以金钱为上,黑色的利益链条,权钱交易,有权有钱能买法!公安造假拘留牟利,法官吃了原告吃被告,检察院把正确的案件不监督,不起诉,钻到缝隙吸几口,沾点油水,公检法油水不分离!社会的不稳定,社会的黑暗,积怨太多,陷入恶性循环!人性的扭曲,人性的丑陋,贪婪的人为了钱不管不顾,没了良心,社会的不公,难于置信!当人们分不清轻重缓急,当黑成了一种常态,黑了心,为了钱,不管什么卑鄙无耻的事都能做出,人类突破了道德底线,道德沦丧,人类社会的发展出了方向性的错误!
    在社会秩序,社会主义制度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地方政府个别官员,公检法的涉案人员,私欲膨胀,假公济私,假公肥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平、公正、公开,公平正义简直是一句空话!没有道德底线,道德情操,全凭利益决定事非的不在少数!公检法的行业被金钱利益渗透的太多了,自由裁定权可以忽略证据,扭曲法律!当政者的腐败昏聩给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使上访群众走向了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
    2000年1月29日,母亲郭芝草眼睁睁的看着二十岁的儿子郭建文,无辜惨遭民警黄开虎开两枪,郭建文血染黄土,当场死亡,民警黄开虎同行两人丢掉警车(陕,05791),路夺一辆买豆腐的自行车,狼狈逃跑。肝肠寸断的母亲悲痛欲绝!
    检察院立案侦察,当场并有目击证人,杨建军为证!区,市、省检察院两次尸鉴都是郭建文身中弹两枪,检察院案卷定性为:滥用职权,故意杀人!我和母亲去临渭区检察院寻问案子,一位检察院的办案人员,不愿意透露姓名,告知我们,杀人犯黄开虎通过财政局自己的亲戚范仙娥,给临渭区检察院拔款10万,然后检察院用那10万元买了个车!时隔四个多月,我们也不知何故,检察院把案卷不向法院起诉,却反交由公安机关,自侦,自鉴、自办案,自包庇罪犯护短!更奇怪的是郭建文无幸枪杀致死案,却是两份案卷!公安局案卷结论定为:正当防卫,撤销案件!
    母亲郭芝草为儿伸冤,讨公道上访,被判五年刑,这是执刑的什么法律?在国信发(2003)5号通知中胡锦涛书记单批示,“重复上访问题仍得不到解决,究属何因?是不符合政策规定,还是我们官僚主义?能否做点具体分析。关心群众疾苦是具体的,必须狠抓落实”!这些渭南市政府是如何落实的呢?
   《法制与新闻》的记者,马宏斌,文浩,两位记者来到国家信访局几经周折内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信访人员告诉记者,关于2004年12月24日的事情,是渭南方面让拘留这些群众的,陕西省给国家信访局报了40名缠访人员,其中渭南有27名,这11人便在其中!两位记者来到渭南市,为了不惊动政府方面,通过暗访得知,早在2004年11月24日前,政府通过信访部门,已经决定对渭南市长期上访27名群众决定劳教,以示后者,借以达到地方安定之目的,于是便通过市信访局副局长曹高泉联手渭南市住北京信访接待处的丁宏武来实施这个计划。至于上访群众超过警界线、打伤国家信访人员、局长住院只不过是为了给这些上访群众最终劳教、判刑找借口而已,可见其用心良苦!!
    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也是群众在反映相关问题不能得到公平解决时的唯一途经,如果公民失去了正常的上访权利,国家还有什么民主可言!渭南市政府部门不去解决存在的问题,反而原市政法委的副主任张秋梅和原临渭区公安分局局长朱东吴给省媒体记者史佳送礼,收买媒体记者!把主要媒体的嘴封住,在封杀媒体方面也就不遗余力,软硬兼施。渭南市的黑恶势力来源于政府,政法委,公检法保护伞撑腰!把人民内部矛盾当敌我矛盾来激化,和人民群众站在了对立面!不想办法解决矛盾,化解矛盾在基层,却认为上访,是刁民,是缠访!给政府抹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给上访者扣上一个莫虚有的罪名!而一味给长期上访得不到解决的群众贯一“缠访”名义来阻止、打击、镇压乃至动用公检法判刑来平息事情,实在有悖于宪法之规定!
    包公断案是明察秋毫,明察暗访!我们只是无权无钱无势的农民,只想以事实为依据,依宪法办案,严惩杀人犯,纠正冤假错案!是谁助长了黑恶势力嚣张跋扈的气焰?是谁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是谁在受害者的伤口再撒了把盐?又是谁在想尽一切办法包庇罪犯?昭然天下!昭然若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