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步行的脚边有一条水沟,也有一排垂柳。水沟是一条直线,一排垂柳也是一条直线,两条直线延伸的方向不同,都有绿色的山野存在。但在沟的直线处,有一只小白兔突然出现,让我的一双眼睛豁然开朗起来。小白兔见人没有怯懦,面对我的到来,小白兔在沟里向我前进了好几步,才停止下来。我一边看着小白兔,一边倒是放慢了脚步声。虽然小白兔一直没有越过沟沿,但在我的视线里它却给我带来了满脸的笑容和愉快的心情。
  这时,我的笑容像是一面温暖的镜子,小白兔在我镜子里,它仿佛回到了我的老家老屋。整个老家老屋建筑设施都是父母亲创造的一笔物质财富;它不仅为我遮风挡雨提供物质基础,而且也为我健康成长,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父母和我一样热爱老家老屋,忽然有一天父亲给老家老屋添了一只小白兔。我用小手抚摸小白兔的身体,满身的绒绒白毛我形容不了它的美丽来,但小白兔给了我不一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可爱的小白兔,那时就好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小白兔每天所需要的口粮,都是由我负责在野外割回来的青草供给。小白兔吃完青草能在我怀里规规矩矩躺着,任凭我的小手在它的耳朵上、面部上、身体上抚摸着,小白兔也不乱动弹很听话。平日里,若是父亲忙忙碌碌在我身边出现,小白兔显得非常精灵乖巧,四条腿在我怀里一踢蹬,整个身体就弹向了地面。于是,小白兔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面对父亲似乎在洋溢着深深的笑容。这时,父亲不顾满手的泥土,弯下腰就双手托举着小白兔。父亲一边托举着小白兔,一边还用满脸的络腮胡亲热小白兔。我看着父亲对小白兔的亲热动作,也诱发了我的行为举止。我赶快上前一步,从父亲手里接过了小白兔搂在怀里,也学着父亲的模样亲热了小白兔毛绒绒的面部和身体……
  小白兔饭量开始渐渐增大,不仅能够吃到获取青草的数量,而且还能够吃上父亲提供的可口粮食饲料。小白兔胃口好放心吃着混合口粮,身体也开始慢慢变成肥壮了,也开始变得不听话了。所以,小白兔在我怀里的次数也就少了起来。有时候,我拿在手里的青草招呼小白兔快吃,但只有我把青草放在墙角适当阴暗处,小白兔才摇晃着尾巴吃起来;父亲有时喜欢丢给小白兔粮食吃,同样等到父亲离开时小白兔才开始咀嚼起来。
  小白兔在我生活中变化太大了。小白兔再变化都没有离开我老家老屋。我每次割回家的青草小白兔仍然吃得津津有味;父亲高高兴兴丢给小白兔的粮食,它仍然香喷喷地吃得非常香甜。当我发现小白兔没有吃完的青草无踪无影了的时候,其实我都有意在老家老屋房间一一搜寻过了,就是找不出一片青草来,显得我一脸的茫然好像无计可施了。
  后来,父亲发现了小白兔的端倪,小白兔把一些青草藏在了自己爪挖的一个洞穴里,父亲也不直接告诉我,小白兔的洞穴隐蔽在房间的某一处。让我只管给小白兔每天保证提供青草供应,强调更不要去影响小白兔的正常生活世界。我从小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尤其是父母的教诲和引导。既然父亲这样对我说,我就决心每天给小白兔按时提供,优质新鲜青草计划不变,算是我对小白兔一种割舍不掉的依恋。尽管小白兔再也不会自觉来到我的怀抱里,但生活在老家老屋的小白兔,它的身影依然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还是没有离开我们这个大家庭。其实,我一致认为小白兔已经成为,我们家庭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父亲关心小白兔生活比我看得还重要,每一天提醒我好几次,要把割回家的青草用水清洗干净,晾干水蒸气,才能让小白兔放心吃上健康的青草。在那时,我倒还没有理解父亲健康意识的科学性,每一天只是关注到小白兔,吃上青草数量在减少。这说明小白兔在我家快乐地生活着,使我也常常显得特别高兴起来。
  在后来,小白兔突然有一天在老家老屋出走,却莫名其妙消失掉的那些日子里,我很伤心,父亲有些惋惜。父亲担心小白兔到了野外,是否要被野兽伤害夺去生命。我伤心的是小白兔与我相处的日子里,它好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我的确是对小白兔这样想念的。因为学校老师在一次课堂上,曾经给学生讲过月亮和玉兔的传奇故事,这个故事被深深铭记在我心中。
  处在童年时代的我,居然有一次在有月亮的晚上,我独自一人静悄悄地守候在皎洁的月光下,等候我家那只小白兔在月亮中出现,希望小白兔从月光里赶快回到我的身边来。因为那时处在童年世界的我,似乎越是想念我心中的小白兔,却越发离不开小白兔了。当时我在月光下这样天真地想到,小白兔应该在我老家老屋生活才安全,也应该在我的身边,经常出现才算合情合理吧……
  当我把笑容从一面镜子里收回来时,一直处在沟里还没有移动的小白兔,这时它忽然向空中直立了身体,也伸高了两只前腿。小白兔一边用伸高的前腿在抓耳饶腮,一边斜着身体似乎在接受从一排垂柳枝条中,飘浮过来一束束太阳光线的照射。那些光线带着闪亮,好像又给小白兔带去了不少的快乐。
  看不出小白兔的快乐也许隐藏在太阳光辉中,没有被暴露出来吧。于是,小白兔竖立起两只高高的耳朵,它平直了身体跳出了沟沿,连蹦带跳又弹进了一片花草丛中。这里的花草也连接了一排垂柳,垂柳树冠葱绿,花草茂盛,阳光和煦。穿梭在阳光中的那些蜜蜂和花蝴蝶,它们一个个扇着翅翼带着美丽的身材,停留在花草丛中的花朵上。一会儿,蜜蜂在采集花粉,花蝴蝶在空中飞舞着。
  停止在花草丛中的小白兔,有两只花蝴蝶从空中降落在它的身边不断地飘飞着。这时似乎高兴起来的小白兔,在花草丛中一步一个弹跳,就尾随在两只花蝴蝶的后面了。当两只花蝴蝶一前一后飞出了花草丛时,小白兔也跟着跳出了花草丛;当两只花蝴蝶飞向空中时,又斜着身子停留在了一排垂柳枝条上。在小白兔停下脚步的时候,它像一座挺拔的山峰停留在地面上了。现在,小白兔是不是在瞭望挂在垂柳枝条上,两只花蝴蝶的美丽身材?是不是也在观赏飘浮在广阔无垠山野上,那些壮观的画面?是不是面对太阳还在享受着,天空太阳光辉的沐浴呢?
  当我走进小白兔画面时,小白兔好像无视我的存在了;当我再次面对小白兔画面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发现画面中的小白兔,好像就是我老家老屋那只小白兔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