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红楼梦》四十九回笔记。
  从情节来看,本回从诗开始,又以诗意结束。作者似乎是手拿着画笔,在冰天雪地里,描摹着蓝、靛、青、紫的色彩,这些颜色越是丰富,就越能展现出大观园里生命的生机与激情。
  多少年来,我每次读完这一回后,常常轻抚书页,掩书沉思,不禁感慨万千——那白雪飘飞的寒冬,对一群生命力旺盛的人来说,根本体会不到寒冷是什么。这令我想起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有一年冬天,蓉城下过一场大雪,山村银妆素裹,校园里所有的孩子都跑去校外的田野里打雪仗、堆雪人、手捧、脚踢、嘴尝嬉戏打闹响彻整个山村……那时候虽穷,衣衫单薄,然而对于雪景,却兴致浓烈。这对比大观园里的一群少男少女,我们的青春却少了文化的熏陶——大观里的雪景是喝酒吃肉,作诗吟对,是一种生命的精致。而对于贫穷的少年,雪中的快乐是野性的。这种野性又是一种生命的放纵和自由,野性的生命往往以顽强的形式表现出来。后来,待我渐渐长大后,才明白:在野性的生命里,也有诗一样的快乐——生命的自由自在,就是一种诗意!
  
  二
  本回开端与香菱梦中得诗为首:“原来香菱学诗,精血诚聚,日间不能作出,忽于梦中得了八句。”
  前面我讲过香菱学诗的六种境界,此为最后一种:仙。正应了古时一句话:苦心人,天不负;有志者,事竟成。我想如果做任何事。倘有香菱这样的境界,又何事不成呢?
  所以香菱对自己的这一首诗是胸有成竹的。列位不妨跟随我一起来学学香菱这首七言,究竟妙在哪里呢?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
  这诗的整体意象是写月亮,却不着一个月字。第一联讲月亮的光是掩不住的,月影的形象美好而令人向往,然而光辉却是清冷异常的。这里“精华”指月光,也暗指香菱的情操与诗意。她虽然身份卑微,但内心的美好追求不因自己所处的环境而被淹没掉。其中一个“寒”字,似乎定下了这首诗的情感基调。
  第二联,承接第一联写深夜里到凌晨这一时段的月色,不直接写景,而是化用李白的“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来叙说对远行人的一种思念。这还不够伤感,接着用“鸡唱”、“月残”来加深那种眷恋之情。读到这里,常常想到周邦彦的“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天快亮了,月亮也快落下去了,离人远去,送人却久立于此,那种在寒凉之下依依不舍的情感,呼之欲出,也痛彻心扉。
  第三联,我认为此为这首诗最佳的句子:句式美,意境美。读完此句犹感一种凄苦无助、欲说无言的愁闷涌上心头。秋天的夜里,江面很静,乘船的远行人还不能入眠,立在江边吹起感伤的笛子,那声音悠扬、百转千回地飘荡在江边上,似乎江水亦静了,渔火暗淡,都沉浸在笛声里。而思念远行的妇人,也无法入眠,枕红妆倚偎在冰冷的栏杆上,怅然远望:不知你何时归来?然夜空静,月色明,只留下一声声叹息而已。
  此句对于香菱的生命来说,有特别的意义。她是一个从小被贩来卖去的女子,生如浮萍,不知家在何处,纵然有相思惆怅,却找不到可以寄托之人,那种无依无靠的怅然失望、寂寞与孤独,谁能懂呢?又谁能给予安慰?
  所以众人读完此诗都大赞:“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
  
  三
  大家对香菱的诗还未评完,突然有小丫头跑来,说贾府里来了很多客人,重点的是来了一群与大家年纪相仿的姐妹兄弟。书中对这几个人都作了详细的介绍:李纨的堂妹李纹、李绮;邢夫人的侄女邢岫烟;薛宝钗的堂弟堂妹薛蝌、薛宝琴。
  大观园里的年轻人,一听说有新的小伙伴来,非常高兴,而且这些少年,个个才貌双全,与众不同,自然更引起众人的注意了。贾宝玉见了,却又是另一种痴相:
  然后宝玉忙忙来至怡红院中,向袭人、麝月、晴雯笑道:“你们还不快着看去!谁知宝姐姐的亲哥哥是那个样子,他这叔伯兄弟,形容举止,另是个样子;倒像是宝姐姐的同胞兄弟似的。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见他这妹子,还有大嫂子的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来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谁知不必远寻,就是本地风光,一个赛似一个。如今我又长了一层学问了。——除了这几个,难道还有几个不成?”一面说,一面自笑。
  站在成人的角度上看,贾宝玉的言行实在有些可笑。但站在少年人的角度上看,人对人的认识就没有那么复杂,在那颗年轻的心里,只有一种单纯的人际关系,所以当贾宝玉看到这些年轻的少男少女时,就像当时见了秦钟一样,有一种亲近和喜悦。
  我记得自己小时候,每逢寒暑假就特别期盼表弟们到我们家里来,——虽然在内心里知道父母与姑妈那时候的关系并不融洽,但在我们的心里,却没有那种世俗的观念。我们可以在一起去村里的小河边游泳,摸鱼,捉螃蟹,或者去山坡上爬树,掏鸟窝,放野火……那种快乐,直到现在都留存在我的心里。
  所以当探春说诗社活动又增加了几个人,这一下子就更热闹时,贾宝玉就抑制不住那种兴奋与期盼,时时盼望着诗社活动的快快举办。
  在诗社活动前,作者拿起画笔,把这场白雪的世界当成了一张巨大的画纸,把大观园里每一个人的颜色一一描绘出来:
  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笺面白狐狸皮的鹤氅,系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上罩了雪帽。
  看看黛玉的打扮,只有颜色和衣着,没有面貌的描写,但从那红、黄、绿的颜色中,可以看到黛玉的心情是很好的,一种鲜活明丽的生命形态从文字中飘然出来。作者对此时人物的描写,就像工笔画一样,把林黛玉从下到上,细细地描摹了一番。有一次为了了解一些这本书里写的衣着和服饰,我从《中国服饰大全》中查到黛玉此时的这一双鞋子,简直令人叹服。“掐金挖云”是一种非常精湛的绣功。所谓掐金,就是在两层布料之间,再夹入一层金黄色面料或者丝线在其中,使颜色丰富起来;所谓挖云,用白丝线,细针脚绣上云彩的形状,使原面料的颜色在对比之下更突显出来,所以远远看去,那云彩就像深深地陷进去一样,若隐若现。
  我们在看看湘云的打扮:
  一时湘云来了,穿着贾母给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子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一面说,一面脱了褂子,只见他里头穿着一件半新的靠色三厢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小袖掩衿银鼠短袄,里面短短的一件水红妆缎狐肷摺子,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鹿皮小靴,越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
  有一次与一个朋友谈到这本小说,他说读这本小说太难了,不说里面的诗词之难懂,就是小说里面人物的服装描写,能读懂一点点都非常不容易呢?其实我读过此小说后,我认为《红楼梦》描写服饰的文字比诗词更难——至少在我们的学习过程中,从小学到大学,对中国古典诗词或多或少有些了解,然而对于服装、绣技、颜色等的样式、方法、搭配却了解得甚少。
  大家不妨看看湘云穿的短袄:“一件半新的靠色三厢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小袖掩衿银鼠短袄。”我估计要把这件短袄解释清楚,非得有专业的知识,没有半天功夫,是难以有说服力的。这一件衣服要这样分开来看:靠色三厢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小袖/掩衿/银鼠短袄
  其中靠色是指三种相近的颜色;三厢,应该是三镶,指把这三种颜色相近的锻锦拼成衣服的领袖;秋香色是指黄绿色,像秋天庄稼要成熟的颜色;盘金五色绣龙是指用五种金丝在袖口上绣上龙的花纹,让图案像浮雕一起凸出来;掩衿,指腋下的部位。这一件小袄子,做工精致,颜色丰富,而且防寒保暖,也不知道现代纺织工业中能不能再生产出这样的衣服呢?至今我也未曾见过。
  从整体看,湘云的打扮是很紧凑和干练的,所以林黛玉见了说她像一个“小骚鞑子样儿”——像一个男孩子一样。从这服装的精致和颜色,湘云的自我打扮,可以看出她生命的与众不同——有一种洒脱,也有一种豪爽。
  
  四
  读到小说这一回,我有一种向往:我想在冰天雪地里,能够围炉喝茶,品画吟诗,是多么美好的事!我每次读到这里,往往想到电视剧《三国演义》中刘备在下大雪天访孔明的路上,在竹林的茅屋里遇到孟公威、石广元等名士围炉饮酒唱诗的情景——那种世事无关己心,天地自在之人的洒脱和闲适,让人羡慕。
  为此这总让人想起一本名叫《围炉夜话》的书,不看书的内容,似乎就令人充满着向往,这更让人想起一首诗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在冰天雪地里,围炉夜话,想必有不一样的情趣,也有不一般的精神享受,只是我此生从未经历过,甚是遗憾!所以当贾宝玉听说在芦雪庭拥炉作诗时,既兴奋又急切,整夜难以入眠,不及天亮,早早就起床了:
  宝玉此时喜欢非常,忙唤起人来,盥漱已毕,只穿一件茄色哆罗呢狐狸皮袄,罩一件海龙小鹰膀褂子,束了腰;披上玉针蓑,带了金藤笠,登上沙棠屐,忙忙的往芦雪庭来。出了院门,四顾一望,并无二色,远远的是青松翠竹,自己却似装在玻璃盆内一般。于是走至山坡之下。顺着山脚刚转过去,已闻得一股寒香扑鼻,回头一看,却是妙玉那边栊翠庵中有十数枝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宝玉便立住,细细的赏玩了一回方走。只见蜂腰板桥上一个人打着伞走来,是李纨打发了请凤姐儿去的人。宝玉来至芦雪庭,只见丫头婆子正在那里扫雪开径。原来这芦雪庭盖在一个傍山临水河滩之上,一带几间茅檐土壁,横篱竹牖,推窗便可垂钓,四面皆是芦苇掩覆。一条去径,逶迤穿芦度苇过去,便是藕香榭的竹桥了。
  这一段文字描述,可以看出贾宝玉的心情。作者用:“穿、罩、束、披、带、登、忙忙”等几个字,写出了贾宝玉有一种急切、兴奋的期盼。
  这时常让我想起自己热爱垂钓的事来:我喜欢去乡下的小河边钓鱼,每每计划着第二天出门垂钓时,总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激动与兴奋,半夜不眠。很多时候还不到凌晨五点就起床,穿衣洗漱,背上渔具,提着鱼桶,兴致勃勃地开车一小时,跑到乡下,特别到了深秋及冬日,待到小河边,天还没有大亮——可谁能明白,那种对垂钓热爱至骨髓里的境界呢?
  我想贾宝玉也有这样的心情。所以当他往芦雪庭走的路上,那些青松翠竹、红梅竹桥、茅檐土壁、横篱竹牖自有另一番景象。看风景也是人的一种心情——兴奋、惬意。所以在空间里,贾宝玉的步伐应该时而轻快,时而缓慢,在兴奋里感受生命中的气息,在惬意里感受雪中的风景:雪白、梅红、茅屋、芦苇……构成了天然的一幅山水画卷。
  读完这里,我们大可闭眼想一想:服装的艳丽,自然界的红与绿,在雪的衬托下,是不是更有一种生机和活力?仿佛是画,又仿佛是诗——画是生命的颜色,诗是生命的激情。
  当我们看到冰天雪地里,湘云与宝玉烧着鹿肉,大口喝酒的时候,似乎这样的雪,已经不再冷,这样的冬天倒生出一种热度——这里有一种自然的野性。也许生命只有回归到自然而放松的形态中,才会有真实的诗意。那种洒脱与随性,自由与放纵才能培育诗心,正如湘云说的一样:“我吃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是真名士自风流”。
  有时候读完这一回,不禁令自己怅然:大观园里的雪景,虽与自己少年的场景不一样,然而生命的过程是一样的。青春的时候,都有诗意,也都是诗的生命状态。但人至中年,却失去了那种诗意,留下的全是世俗的一地鸡毛,所以感叹:人啦!最易失去的东西,才最应该珍惜啊!
  
  2022年6月2日于新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