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龙湾素有“天下名泉,北国江南”之称。对南方人而言是清幽僻静的名胜;对北方人而言是水乡泽国的秀美。其中的景点“濯马潭”、“雪化桥”、“白龙行宫”与“海浮山”皆为人间之佳境。趁着3月,春风送暖。我从中原驰往,到了山东的潍坊市便听到,有人在说老龙湾的事。当地人总说,老龙湾地处小县之侧,进入者无不感到身心舒畅。
  至此,老龙湾在我心中的印象又美了一分。此前,我在故乡也听过山东有个老龙湾。人们都说,老龙湾山水沂蒙、风光秀丽,值得一去。真正抵达,才看到那山光水色的清美;长途奔波后,由身心俱疲到筋骨舒朗、逍遥自在的感觉。老龙湾地处平原与山区的交界地带,西南为山区;东北为丘陵,南高北低。远远望去,像被群山拥抱的淡绿色摇篮,人成为摇篮里的生命。
  当我刚踏入老龙湾地界,首先听到鸟鸣。于是,想起王维的诗“年鸣山更幽”。顿觉,进入空谷,肌肉松弛下来。周围的树木郁郁葱葱,青翠欲滴;风拂过,像温柔的手抚过漫山遍野的绿色海浪,迎面春风荡绿波。一阵阵的吹着,一排排的倾倒,其间,大可嗅到山林的清香与人们野炊,飘来的一股浓郁之气。循着树木野草的香韵,继续深入便是广阔无垠的潭水,隐约还能听到泉眼在冒泡的声音。这又是那水的来源。老龙湾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泉;泉汇聚成的潭又称“世上一绝”。在漂浮的林萍里,水鸟嬉戏,遂有“冶源烟霭三冬暖”的诗句。明代教育家冯惟敏在《桂枝香》,也盛赞老龙湾“海山三山秀,人间万古奇。见说江南好,江南恐不如”,他晚年隐居于湾内,自在逍遥。
  循着古人的足迹,我渐入湾中。整个老龙湾在前半段,树木层层叠叠,野草萋萋。斜阳落日下,安静得如同处子。一片金灿灿又一排林木香。当我在江南亭前读完诗,到了“三角湾”看到“濯马潭”:泉旺水清。传说齐宣王的妻子,钟离春曾在此洗马:故得此名。潭中又有石桥,我站在凸出潭中的石板上,看见桥上有人;而背景却笼罩在远山之中,桥上的人们有说有笑,又像在远远的眺望我。定睛细视,真是绝妙。我绕过水潭,行进一大弯。抵足石桥时,才知它名唤“云桥”。如其名,桥皆纯白,形象如云朵,漂浮于九天之际;游荡于四海之内。雕镂玉器,莫过大成。站在桥上,便能发现水面横着两条分界线,静如震裂玻璃;动似风送游丝。再往远处看,水面如境;天地全在镜中了。
  过了白云桥,就是白龙行宫。三面环水,宫门对面,还立有清人陈荣的画竹刻石。石碑由青砖镶嵌,镌竹数杆;枝叶劲俏工整,竹腰纤细而绵长。洒落多姿,神兴盎然。颇得高洁之神韵。白龙行宫的门槛很高,木质结构。迈入后,看见砖石大堂,内植丛竹,在晚风的洗礼下,清秀若雨,袅袅伊人。但又悄然挺立,英姿飒爽。泉堂之高妙,龙湾之雅洁都在这竹林与仿古建筑中了。海浮山在老龙湾南侧,在道路设计上,紧邻白龙行宫。
  顺着卵石铺砌的路,海浮山,像仙山楼阁“蓬莱岛”般,浮于黄昏六点的水雾中。山顶有座“浮山庙”声名远播,古刹始建于北魏和平三年;由南齐高僧选址修建。有“碧霞祠”、“玉皇阁”、“王母殿”、“钟楼”与“鼓楼”。山上庙旁,还有一“江南亭”。此亭,我登上去看过。明代散曲家冯惟敏晚年在老龙湾隐居,三十年间,修建了此亭。乾隆年间,大学士疏敏,又为亭题匾“碧波云潭”。我站在亭中,俯视泉水与潭水,眺望老龙湾内。见南北的芳洲亭与白龙行宫,正南北相望。湾内的人群也少了些,逐渐安静下来。关于海浮山的亭子,原还有一座清漪亭,清光绪《临朐县志》载:明代,冯琦在海浮山建此亭。题曰“芳洲”。后因年久失修,于1965年拆毁,重建在老龙湾北部的泉池中。
  说到泉池,需从老龙湾的古代雅称谈起。老龙湾又名“薰冶水”。湾内泉水喷涌,水深数丈。郦道元《水经注》曰:薰冶水已成名迹。泉池中,最著名的就属“铸剑池”。《齐乘》中记载:因欧冶子用混沌宝斧凿出源泉,便有了“冶源”的地名;因欧冶子在铸剑淬火时一次次使水中冒起热气,此泉也便名“薰冶泉”。著名冶工欧冶子被吴王阖闾追杀,隐藏在这里的茂林修竹中铸剑。后得神人指点,辟地为泉。用老龙湾这泉水淬炼出龙泉宝剑。因制造龙泉宝剑淬火时即腾起熏人的水气,当时,这里便叫做“熏冶泉”。当我亲身立于池边,只见池中,水尤清冽。一泓池水,光鉴秋毫,游鱼穿梭于藻萍之间,岸边苍松翠柏、垂柳依依。水流涌急,不断喷出的细小泉流,像一串串明亮的珍珠。
  在漫长的时光中,人们对这段传奇,与老龙湾的著名泉池,有了生动的比喻:瑶门池底谁最怕,龙湾内里铸剑池。之前,我对老龙湾略有耳闻。如今亲临,方体会到,清幽静美中的情怀,人格的高洁与灵魂的坚硬。我心中的老龙湾,美则美矣,大美于天地。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