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早年间听过一首广告歌曲,虽是为某方便面品牌代言的,但歌词却写得荡气回肠。“优质的小麦优质的面,养育了中华五千年。”不得不说,词作者真是深谙中华文明精髓。五千年的华夏文明,起自黄土地,兴盛和衰败也在黄土地上。百姓不懂什么国朝更替,他们眼中只有金黄的麦穗,和端上桌吃进嘴里的白面馍馍。
  中华有很多重要的节日,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不是春节,而是麦收。因为如果每年的麦收时,家家户户的粮仓被装满,那么就意味着可以过一个想吃啥就吃啥的春节。某种程度上,麦收决定着春节能不能过好,过富裕。你说,麦收是不是比春节更重要。
  
  一
   想要把粮仓装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播种养护直到满地金黄的时候,还不能松气。因为到麦收的时候才是最要命的时候。
   麦收时期雷雨较多,所以农民要跟时间赛跑,要抢在雷雨到来之前将麦子收割完毕并晾晒好收入粮仓,这才算是完成了从种到收的完整的过程。
  过去,老庄稼把式把麦收叫做龙口夺食,这并不是夸大,因为麦收承载着一家人全年的希望,其紧迫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节日都必须为麦收让路,民以食为天,什么都不如多收获一把粮食重要。
  记得在我小时候,为了收好麦子,父母会在麦子小满前抽空出山赶集。说是赶集,其实就是为麦收做准备。提前到集上买一些常用的木杈、扫帚、扬场锨和镰刀之类的农具。若是钱还有富余,就会捎带着买回一些小东西,如防止蚊虫叮咬的风油精、消暑用的糖精和白糖等。那时的白糖算是奢侈品,一般家庭买不到也不会去买。每当麦收时,我就会在一大铝壶的凉开水里放上几粒糖精,用筷子搅均匀后,把麦杆插入壶嘴用力一吸,那凉滋滋甜丝丝的味道,令我至今回味无穷。
  
  二
   夏天的天气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所以收麦就是和时间赛跑。无论如何只要能在连雨天来临前把麦子割好,运到麦场,碾成籽,晒干入仓就算是大功告成。
   收麦时最累人的活是割麦,那时候机械很少,全靠手工收割。记得天还没有亮,院子里就会传来“嗞啦嗞啦”的磨镰声。那块磨成半圆状的磨石已很有些年头。它归我们大院里三大家共有,据说这大磨石是我们的老爷,从南山一石匠处用几斤粮食换来的。经过几代人的使用,已由原来的大而厚,变成弯而薄的模样。它的凹处亦如一个弯腰驼背的老人,向人们诉说他那厚重的经历。
   父亲的磨镰声如同出征的号角,母亲为我们准备的早饭,就如出征前的聚餐。在我老家进入麦收时节,各家各户在吃饭上从来都不讲究,但提前熬好的小米汤和刚烙好的烧饼是必不可少的。
   我家的早饭需要母亲在凌晨四点前开始张罗,当匆匆吃了早饭之后,我牵着牛,父亲驾车,随父亲那一声浑厚的“得、得”,新的一天就在摸黑中开启了。由于我们走的是山路,架子车还没拉到地边,麦地里就传出起母亲和姐姐她们那沙沙的割麦声。
  那时的大牛儿真是挺“懂话”,刚取下绳套它就在地边贪婪地啃食起来。于是我把牛绳缠在牛的角上,开始学着割麦。人都说:庄稼活不用学,人家咋着我咋着。话虽是这么说,但做起来并不容易。
   我先站在麦田里,仔细看着他们割麦的样子,学着他们的动作,弯腰,搂麦,割麦。可真割起来时那一棵棵麦子极不听话,慢了抓得少,快了只捏住几个麦穗。我当时急于求成,还险些把腿割伤。后来经过父亲的耐心示范,我算是掌握了一些技巧,但距离自如娴熟的割麦还差得很远。
  姐姐说:“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于是我就沉下心思,迈开马步,弯下腰把左手伸向前一把抓住麦穗的下部,把镰刀平放在其离地面四五厘米处,右手猛用力向后平拉。刺拉一声响,一把麦子就被成功割掉了。接下来,我只需重复第一次成功割麦的动作就可以了。一声声刺拉声此起彼伏,一堆堆麦铺就像一幅金色的画卷在大地中无限铺展开来。
  
  趁着中午大人忙得不可开交,我们听着布谷鸟“咕咕咕”的叫声心中也开始长毛。树上的桑椹黑得醉人,不趁机去摘点也对不起自己,但最诱惑我们还是西沿后头,那一片白杏和鸡蛋杏树(仰韶大杏的一种)。
   在大场运麦时,我们得到“密报”,于是趁着中午大人摊场晒麦的机会,我们来这个杏树坡,滋溜滋溜爬上树,透过斑驳的树叶缝隙,我看见了红杏枝头夏意闹,很快满足了我的味蕾。一番操作后,我的口袋里鼓了起来,接着把装不下的抛给小伙伴。没爬上树的小伙伴惊喜地欢叫着,这叫声也暴露了我们这群顽童的恶作剧。不远处传来,“我看见你们了!给我留点,我马上去逮你们”。叫声中,这里迅速静了下来,我们悄无声无息地爬下树,迅速消失在那一片杏树林,只有鸣蝉高声地欢唱着:知了,知了。我们把它理解为跑啦,跑啦,别让抓住了。其实,他们忙于收麦,哪还顾上这片杏树上的仨核桃俩枣……
  
  三
   麦子割下来了,真正的困难也刚开始。装车是个操心活,抱麦时要从最底处搂住麦秆,一次性抱起。当然手指也常会被麦茬和大刺芥刺伤。装麦也是个技术活,先把麦铺抱上车。那时我个子小,就想用木杈挑,可是挑着让我很受伤害。于是我就想着像哥哥一样在车子上装麦,谁知道在架子车上装麦更难,要把抱上来的麦子一一摊平,踩实后还要像砌墙似的,一层层地抬高压实。本以为这个活做得不错,在最后的用压杆压实拉紧阶段,还是拉得有点重心偏移,以至于拉麦的架车子刚走到了半路,还是翻车了。把翻车的麦子重新装上车,比在麦地装两车麦子都难,当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麦拉到场时,父亲就说:“要记住这个惨痛的教训,若是遇上雷雨天,这可就惨了。
  后来在这收麦的运输环节,我尽可能去做牵牛拉空车的活,对于装车我也是尽可能学着,其实只有把车子装好了。运麦的架子车才能在父亲的完美驾驶下,安全通过上坡下坡拐弯抹角的山路。如今我一想起家乡运麦子的羊肠小道,我就很感激党和政府前几年为我村修的村村通道路。它是一条致富路,也让我们彻底摆脱了那梦魇般的运麦子日子!
  
  四
   麦子一进大麦场,父母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暂时放下。错峰碾麦是每家达成的一种默契。该谁家碾麦时,先用木杈把麦垛上中麦棵在场上撒均匀。若很干就可以真接用牛拉碌碡碾压了,但碾麦子这活却需要一家好几个人的精准配合,一个人牵着牛拉着碌碡,好几个人将碾压过的麦杆用木杈翻起,抖擞一下,牛儿跑得快,翻麦杆这活几个人往往显得力不从心。当然还有一个眼色活就是拿一茅桶在场边随时准备着,防止牛儿拉屎尿尿,弄脏了一场麦子可不好拾掇哩!
  每每这场上几处同时响起吱扭吱扭的碌碡声,农村的收麦就进入高潮。
  在每年的收麦中,最易用坏的农具就是扫帚和扬场锨,这些用坏工具的人,大多都是我们这些扫麦和扬麦子的初学者。每次在大场上收麦,三叔见到我们就会谆谆善诱地教我们学用扫帚和扬场锨。他常教育我们说:“不要以为庄稼活不用学,学不好将来说媳妇后,你们到老丈人家干活,人家会笑话说咱家的孩子没有材料。”听了这话,我就学着他干活的样子去使用这些农具。可惜的是后来在我说媳妇那会,农村已开始半机械化,我已学得炉火纯青的扬场和掠场技术却没有了用武之地。
   在收麦天劳心劳力的永远是父母,当然最忠实最累的还有家里养的那头大牛。大牛能拉独犁也往往成了别人使唤的对象,如今机械化代替了耕牛,牛也成了遥远的记忆……
  
  五
   麦子被碌碡碾几遍后,要擞尽里面藏的麦籽,颗粒归仓不容易,还要在收麦结束时把所收的麦秸归在一起再晒一次,碾好再擞。
  在收完地里的麦子后,每家都要举行一次最大的群体性性劳动一一打麦秸垛。这也是为家里的牛儿准备过冬年的口粮,同时也是一次夏季丰收的大汇演。为了这场喜事,父母提前收听天气预报,做到妥善安排。当然在打麦秸垛的前一天还要出山买些大肉,啤酒和汽水之类。
  万事俱备,只盼这天到来。那天还没亮,父母就开始忙活。扫完场后把所有碾过的麦杆摊满了整个大场。随着一些邻居们加入,要每一隔一小会就要擞一次麦杆,为的是麦杆能均匀通风透光,尽快在阳光下把潮气赶走。其实,这也是麦杆的最后一次集体日光浴。
   欢笑声,谈论声交织在碾麦场上,此景宛如在举办一个快乐的盛会。大人们忙于擞麦杆翻场,我们岂能闲着,趁机在麦杆场上追逐,撒欢,翻跟头。大人们也不责怪,只是大声提醒,小心碰到杈尖。其实不用他们提醒,我们已早知道碰杈尖的厉害。那种痛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停止的,我们农村的孩子们常在荆棘中穿行,哪个不是伤痕累累。但在这麦场上翻跟头,就像一场有组织的表演赛。少年的轻狂在这里表现得淋淋尽致。三连翻,多连翻,翻得童年乐翻天!如果翻跟头是打麦垛的前奏曲,那么碾麦杆又称溜麦秸则成了打垛的预演。最难忘的记忆就是牛拉碌碡转圈,叽叽歪歪声一片。
  随着社会的发展,后来麦场上是手扶车拉碌碡碾麦,再后来是打麦机打麦,这种打麦机打麦打得又快又干净。不过这一切都随着我们去远处上学,参与收麦的次数越来越少,这些记忆深处的场景却越来越珍贵了!
   打麦垛是一次最大的合作活动。在现在看来,那打垛的人真是技艺高超,只用一张木杈就能将十几个人一起向上挑的麦秸均匀打散,并像变戏法似的把麦垛打得既漂亮又大气。打好了麦垛,人们才可以幸福地谈起一年来收入麦子的多少。在一般情况下,打麦垛前是不讨论收成的多少,这一种默契,也是一种厚重的传统,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不显山不露水吧!
  
  六
   如果拆开那时空中儿时的麦收,它将被分成六分艰辛,三分喜悦,一分感悟。收麦期间除了艰辛的劳动还有闹心的酷热及顶着烈日去割麦的艰难情景,麦子熟透了,沉甸甸的麦穗低着头,弯着腰,羞涩的有一碰即落的趋向。若不抓紧割下,遭遇连雨天将会前功尽弃。于是我们就跟着父母忙收忙种,那会谁还在意天气的炎热,即使麦灰沾到我们浑身是汗的脸上,手臂上,背上,脚脖子上,搞得奇痒无比,我也全然顾不得这些。把干麦铺抱上架子车,也不容易。除了麦芒扎身还得遭受麦茬夹带的那大刺蓟的刺痛。
  记忆中,我的手不小心被镰刀割伤时,母亲常就地取材拔一些大刺蓟,挤出它嫩叶部分的汁液来为我止血消炎,但它的干叶部分刺手也是让我忘而生畏了。
   那时的碾麦,打麦,扬麦几乎是在战天斗地。碾麦,打麦在烈日下进行,扬麦靠风,做这些麦场上的活儿,父母都没有防护工具。那飞扬的麦灰,会在不知不觉中让父母和我灰头土脸,鼻孔里藏的黑灰条让我至今一想起都望而却步。
   如今这现代化的收麦情景,虽说让人少受了很多苦累,但也让人失去了体验收麦艰辛的机会。
   只有体验了痛苦才懂得幸福的来之不易,科技改变了生活,但不能忘记的是艰苦奋斗的精神,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和牛相处的一些细节和故事,很难忘,曾经的牛往事让我想了很多。 一 很多年前,我家饲养了一头母牛,主要是婆婆在照顾,我偶尔过去看一眼,母牛认生,以为我要伤害它,鼓着眼睛歪着脖子,...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