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从河南归返,路过著名的汝窑——随即想起了宋代,苏坟也在河南郏县。
  夜晚八时,我抵达郏县境内;村寨上空的炊烟袅袅,村民们开始烹饪饭菜了。望着白纱般的烟雾、安静的村庄,古朴的石街;我遂在姓姚的人家夜宿。
  进屋时,天空雾蒙蒙的,雨淅淅沥沥的落下。屋内的桌上摆放着一盏灯火,在风雨中摇曳。淡淡又微茫的火光,将门窗半掩的里屋弄的影影绰绰,如混沌的世界。但我迈入又如同走进回望汝河的历史风烟中去:祥和安宁的啊。
  透过那户窗口,汝河大抵也有百余米远。大雨瓢泼,宛如狮子的咆哮,像是从温婉的姑娘转瞬之间变成了跌宕起伏的人生。汝河的支流毗邻苏坟而距离苏坟的档口,又有座丘陵:冒出的烟霭正笼着雨水肆意撩起的雨雾,二者合一。我想起,苏轼跌宕起伏的生命,也思考他为何选择郏县,作为终了的归宿。大概由于郏县人民的善良和不拒外者。
  这块风水宝地既见证过沧桑的文化,也诞生过美丽凄凉的故事。早年,听说郏县有蓝河,上架石桥名唤“蓝桥”。蓝河又与汝河相连,犹如母亲和儿子的关系。汝河是上游的主流,蓝河则是下游的支流。在前往郏县前,我想若依据,汝河的历史,追溯的长远,也能体会蓝河的魅力。任何独具风韵的美丽,都必有名人遗迹跟文化、历史作敦厚的铺垫。
  郏县便是这样的地方,一条汝河、一条蓝河;由传说中象征浪漫、朦胧却又凄凉的蓝桥。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归宿。于是,我与千年之隔的东坡,开始有了心心相印的感觉。
  当年,东坡选择郏县为万年吉地,也由于它基于自然风光和文化积淀出来的底蕴。我曾读王剑冰《郏县三苏园》写道“踏足苏坟内外,薄雾笼罩着一切;却也是淡淡、几乎留意不到的一层。苏坟四周的道路一侧,栽植柏树、松树和桂树,林风茂茂”。再往远处望,就是蓝河,上面有座桥,就叫作蓝桥——读至此处,我开始摸索出东坡的心路。文人都爱僻静,柏树和松枝代表“竹柏”一样的人生而蓝桥象征着所经历的爱情,还有文人的风骨。
  夜色凝结,隔壁人家的灯火熄灭。瓦砾的房顶被雨珠打得“铛铛作响”,像某种暗示和借喻,泛指苍凉凄婉的一生。它也许属于我,抑或直至古蓝桥。然而还看不见蓝桥,它被无尽的雨和茫茫的山崖所遮蔽。次日,我顺着汝河乘船至峰子口,再转至当伶处:传说这是清代名伶:因与达官贵人相恋,后被追逐并跳河之处。我看着汝河的水,涛涛东逝……
  蓝桥架在汝河与蓝河的交界,山壁陡峭、河岸优美。蓝河蜿蜒的绕流着村庄,像护城河般庇佑。妇女和儿童裸足、嬉戏,一会儿踩着水花,划起双桨;不一会儿又撩起裙裾,翩翩起舞。我看见,蓝河水波倒映着粼粼光芒,五光十色的折射在舞女的袖口、裙子的底端。她的笑容,犹如两千年前浣纱的西施,素颜又不失高贵。郏县之美源于人文底蕴,蓝桥化作了陪衬,默默的驻守。
  蓝河和蓝桥是郏县处三苏园外,富盛名的景区。与三苏园不同,沉沉的雾霭褪去了,鲜亮却又略带忧郁的气韵,蓝桥虽小,但游客踏访的足迹无数。我在观赏完舞蹈、欣赏蓝河后,由村寨的“末子坊”出来,行至蓝桥:由青石砖和汉白玉一样的碎石铺砌,像玉带、如架设在山间云廊的石桥,将人的情思牢牢锁住、升华。我想起电影《魂断蓝桥》:女子与男子相恋,但因战争的爆发,赶赴沙场的男人死掉了;女的从此沉沦风月……凄美绝凉的故事。
  蓝桥的底下,就是蓝河。我曾问过附近的村民“为何称作蓝河”。河水并非蓝色,他们说,蓝代表着凄婉和忧郁,千百年来的汝河及蓝河两岸,造窑的民工和烧瓷的匠人,生活艰苦;不少都死了。他们的爱情也是凄美而令人无奈的。我还站在蓝桥上,闻歌谣: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漱如调饥。遵彼汝坟,伐其条肆;既见君子,不我遐弃。鲂鱼赤尾,王室如檓。虽然如檓,父母孔迩。描写一位妇女在河岸边砍柴,思念远征未归的丈夫。窃窃私语化作缕缕情思。密布字里行间,纯真感人。郏县蓝桥一带的民风淳朴,可见一斑。
  由此,我联想到:西方蓝调,最初也属于被贩卖的黑人劳工,为思念故土;唱出的哀伤的曲调;故被称“蓝调”。
  关于蓝桥,还有记载显示:东坡当年走过这里,乘舟远赴蓝桥;此后,纪昀也曾三度到访郏县,研究郏县附近的裴李岗遗址和龙山遗址……这些,都作为郏县蓝桥最深处的文化底蕴,文化的发展和历史的积淀。郏县的历史也可追溯至周代,周武王伐纣之后,建立的周代崇尚礼教;郏县和蓝桥,便是其中代表性的一例:年代久远、美名早成。
  我伫立于蓝桥上,看着那风韵犹存的石雕、印刻着斑驳印记的蓝桥石砖。无比的沉郁,仿佛当中也搀杂着喜悦、美好和黯然。历史的风烟,如构建郏县和蓝桥的先祖,他们的血脉,在中原大地正流淌着,依旧焕发着活力和朝气。而我此刻,正站在由文化、历史和传奇爱情的丰碑上,回望前人的心思、品味着历久铭心的历史。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