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有“天下第一奇险之山”的西岳,巍巍屹立于中原之上,集风景名胜、道教圣地于一身,古今无数人为之注目。经过一天的长途颠波,我终抵华阴市区街道上,站在它的脚下,华灯初上,夜景稀疏,隐约中,领略到它的雄伟壮观。
  清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又站在华阴市区,向南远望去,群山相拥,晨曦沐浴着它,它隐约显现着自己满身的苍翠,但现在依然看不出它的险俊,待身入山中,再慢慢体会。
  品尝了当地的风味小吃后,驱车前行,与它走得越近,越能感觉到它的雄伟,我想,大山都会给人这样的感觉。时值五一前夕,游人不是太多,还好,我喜欢这样的环境爬山。因华山地势险要,一直以来,就有“自古华山一条路”的说法,虽然,现在有条登山通道,但我还是喜欢古人踏过的华山登山要道,只有这样,才能在脚下感觉真切的华山。
  来到了华山北麓,入口为玉泉院,它位于华山的北麓谷口,为登游华山的必由之地,凡是有灵气和人气的山川,都与道或佛有了缘份,泰山是,华山也是。玉泉院依山傍水,为全真教道教华山派祖庭,院内绿荫蔽天、泉石如画、建筑宏伟、回廊曲折,时有道士出入,玉泉院传为五代隐士陈抟所造,是华山道教活动的主要场所,清乾隆时重建。解放后曾数次整修,亭台、殿廊,雕梁画栋,焕然一新。内有清泉一股,据传,这股泉水和山顶的镇岳宫玉井潜通,特别清澈甘美。以至我在后面的登山活动中,时常想去涨些山间的清泉来饮,以让自己沾些西岳华山的灵气。
  过了玉泉院,进入华山山门,拍照留影,继续前行。脚下十几里的山石,错落整齐,蜿蜒通向山中,放眼远观,映入眼帘的,是华山巍峨壮观的景象:一座座千仞石壁立于眼前,如倚天长剑直插云天,那雄壮的山峰像天工刀砍剑僻般直直削下,那陡那险,无不让人惊叹天然造化,而许多巨石块,又如天外飞仙,鬼斧神工般地巧妙地落于两峰间,或两石之间。大石压顶,摇摇欲坠,给人唯恐躲闪不及的感觉。抬头,群簇的葱郁植,被点缀山间、悬崖峭壁之上,伴着行人,山里的轻风吹来,空气一下子清新起来,耳边有山里的宁静,时而听到山涧汩汩的水声、鸟儿欢快的叫声,我还看到,漫山的野槐花;淡淡的花香,迎面扑来、沁人心脾。在此,华山展现出,它的钟灵毓秀之美。
  还算平整的山路缓缓走来,欣赏着路边的、山间的美景,华山的道士、挑山工还有游人,同事们开怀在山间狂吼,那“空谷传音”和“回音壁”就是这样来的吧。粗犷豪放的声音回荡在山间,听得很远,绝不是我们在城市里的那种干燥直白的回音。一路前行一路景,山路两边的小卖店、五里关、石门、娑罗坪、十八盘、毛女祠、青柯坪……
  地势愈加险俊,石阶也愈加陡峭,迂迴百转于群山削壁之上,非抓住铁索不能登陆,回首望去,自己早已置身于崇山俊岭之中,远处的青山、绿谷尽收眼底。此时距华山险峰千尺幢、百尺崖、苍龙岭还很远,而我已全身汗浸浸了,听旁边的导游说,登华山才刚到较险的地段。
  华山奇险,险象环生,险险不同,险而不危。千尺幢有“太华咽喉”之称,在千寻绝壁上,开剔的宽约80公分的石槽,坡度近60度,上有铁索悬挂,在这里只有人工开凿的260多个台阶,登山时,只能紧抓铁索攀登,回首望去,石槽之外一线天,向下看,如登悬崖峭壁,下面好似万丈深渊,令人眩晕又心惊胆颤;过了千尽幢不敢松口气,接着就是百尺峡,它两侧峭壁,中夹石阶险道,纵坡度也近50度,仅容一人、上浮悬石,仰望摇摇欲坠,唯恐躲闪不及却又无处可走;老君梨沟东依绝壁,阎王砭则西倚削壁、傍临深渊,让人无不危危而立。
  颤颤地登过老君梨沟,终于,来到了华山北峰,一阵欢呼,立于山顶,眺望群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此时,眼底的华山似一幅开天画卷,其奇观,俯仰皆是,远处隐约可鸟瞰华阴市的面容,北处可观北峰暮色,东侧悬崖之下为智取华山路,南到苍龙岭,在智取华山纪念亭、“华山论剑”处拍照留念。延华山北峰前面,是天险苍龙岭、擦耳崖,其通道则是在壁立万仞的华山山脊之上开凿的石阶,侧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沟,石阶宽度只有80公分,没有铁索的抓取,是万不敢登峰的,在这里,你只有进或退,向上是五云峰、东峰、中峰、南峰、西峰。由于时间关系,后面的南峰、中峰,引凤亭、金锁关、仰天池、镇岳宫、沉香劈山救母处就没再继续登。
  惊心动魄,心神未定,回到北峰顶,饥肠辘辘,吃着华山食品,欣赏着群山簇拥:奇险灵秀、云天弧光,稍憩,遂乘索道下山。终此胜览,实慰平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又到麦收时节了。田间,联合收割机在轰鸣穿梭着,几个来回下来,夏忙就接近尾声了。看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捡拾着田间地头零星散落的麦穗,我不由得想起当年...

一 我斟酌再三,最后觉得“代销点”比“代销店”的提法要妥当些。其原因“店”比“点”更具规模,“店”因其规模要大些,许是存活得也要长久些。而“点”则不同了,因其小,很可能是昙花...

七月的江城,太阳炙烤着两江四岸,大堤旁的草丛泱不拉几,毫无生气。空气热浪弥漫,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日来的气温接近40度。 安全度夏前往利川,利川是重庆、武汉两大火炉之间的著名“凉...

北方,夏至一过,雨就多起来,雨季到了。 淡淡的雾气,亮晶晶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小巷,碎花伞下素雅的旗袍……这是我对江南雨季的印象。若把江南烟雨比作温婉娴淑的女子,那北方的雨...

一 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也是白天见不得人的一些物事露面的时候。睡在老院西屋的土炕上,迷迷糊糊间,渐闻有几只鼠辈窸窸窣窣从墙角的鼠洞或者炕洞口钻出,“吱吱”乱叫着,似乎在相互致...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哎,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 寻声望...

对不起,我不认为你已不在,在我心里,你的生命从没有真的结束。所以,我在诗书画里寻你,在网中寻你,在所有留有你痕迹的地方寻你。 在西湖西泠桥看到你的墓,与苏小小的墓南北相对。对...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丝毫不为任何而停驻。转眼半年的光景一去无返。回顾过往,已成为我追及不上的脚步,那星星碎片中悄逝的曼妙时光,那些被日子挥霍的光阴,像尘埃般遗失,已成从前...

农历2022年5月21日(阳历6月19)是宝贝外孙一周岁生日。女儿一个月前就打电话给我们,希望我们到时候也能到杭州和他们一起给外孙过生日,接到女儿的电话,我们欣喜万分。想到我们很快就能见...

当布谷鸟“快黄快割”的叫声响彻村庄时,南头塬上的麦自南向北一浪一浪黄了过来。 南头塬的这片土地是僧念村最好的地,展样样的一眼望不到头。每年芒种节气一过,整个塬上便成了金色的海...